“钱教授,快来帮忙看看,这些土到底是不是……”

等孙庆波领着人刚靠近,老支书便迫不及待的捧着一把土凑到那位钱教授眼前。

“孙支书,你还是叫我老钱吧,别犯错误。”

钱教授真名叫钱敏行,年纪也就五十多,但两鬓已经斑白,唯有那双眸子,带着一种睿智。

相比老支书的急切,他却显得不慌不忙。

“这里又没外人,不要紧,先看看这些土。”

这要是换成孙庆波,老支书早就一耳光扇过去了,但面对钱教授,他这个老支书也拿不起架子来。

“这土有点像黑垆土。”

钱教授这才认真打量起老支书手里捧着的土,但看了之后,脸上却露出些惊讶。

“真是黑垆土?”

老支书立马激动起来,他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钱教授总不能也认错吧?

“我再仔细瞧瞧。”

钱教授说着,就蹲在挖出来的坑旁,先是观察土层的变化,然后就铲出一些,仔细的辨认着。

足足过了几分钟,他才点点头。

“没错了,就是黑垆土,没想到双水湾这里还残留着黑垆土。”

“老天保佑,我双水湾竟然有黑垆土,不对,这是向阳的功劳,向阳,你可是咱们双水湾的福气啊。”

老支书这会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钱教授,什么是黑垆土?跟东北那边的黑土地一样吗?”

孙向阳忍不住问道。

“这黑垆土,跟黑土地发育过程相似,但严格的来说,并不一样,黑垆土是发育于黄土母质上的一种残积沾化层,是黄土高原上古老的耕作土壤,几千年前更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只是随着无限制的开垦,绝大多数黑垆土层慢慢消失,变成了如今贫瘠的模样。”

钱教授耐心的解释道。

“那这里怎么会有黑垆土?”

孙向阳继续追问。

听到他这话,钱教授也给出了解释。

“应该跟这边的地形有关,我了解过双水湾,这边地下水脉相对比较浅,或许几百上千年前,这边还不是这个样子,后来随着地壳变动,雨水冲刷,将周围的腐质层全部冲到了这里,一年又一年慢慢沉淀,最终形成了黑垆土层。

再加上这边一直没有被人发现,所以才能保留到现在。

也有可能是这片地方原本就有丰富的黑垆土层,但却被深埋在地下,直至这边被冲刷成一条沟,才慢慢显露出来。”

孙向阳仔细想了想,这个解释倒也勉强能说得通,而且他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就听之任之。

不过他还是紧接着问道:“钱教授,您觉得这片黑垆土层面积到底有多大?”

“对啊,这条岔沟子这么长,要是下面全都是黑垆土,得种多少庄稼?”

老支书这会也反应过来,如果只有一两亩,那肯定没什么用处,顶多挖出来撒到梯田里,勉强当化肥用。

可如果几百亩呢?

“这個我也不好说,但这条岔沟子里,大概率会有不少。”

钱教授也没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然后老支书就来劲了。

“庆波,去打井队那边拉十个八个人,带着家伙过来,注意保密,这件事情先别往外说。”

“好的。”

孙庆波听后,立马往回跑。

虽然老支书也知道,这边发现黑垆土的事情不可能保密太久,尤其是等打井队的人过来,知道的人也会更多,但现在能拖一天是一天,最起码也要等确定了大致范围跟面积。

还有就是明天开会的事情,正好今晚他要跟村里几个干部碰碰头,这件事情也得先拿出个章程来。

没多久,孙庆波就把人给拉来,然后大家开始分散开,卖力的往下挖。

刚刚老支书已经跟他们说了,这下面有黑垆土,那可是一等地,随便撒点种子就能长出庄稼来,如果面积够大,今后大家再也不用饿肚子。

这个好消息直接让所有人都激动的满脸通红,压根就不用监督,连吃奶的劲都给拿出来了。

而孙向阳其实早就知道这片黑垆土地的面积,72亩。

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只是凑在钱教授身边,不住的询问着。

经过接触,他已经知道钱教授以前在学校里是教什么的,农业!

一个教农业的老师教授,竟然会来到双水湾干农活,孙向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根据钱教授的话,黑垆土适合种植小麦,玉米,小米,以及豆类,产量比较高,也适合陕北这边的温度气候。

要说单纯只是为了填饱肚子,那小麦跟玉米无疑是首选,关键是这两种农作物正好可以衔接种植。

种完小麦,接着种玉米,收了玉米,再种小麦,基本上什么都不耽误。

但在知道钱教授是农业方面的教授后,他便有了别的想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