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出水了!”

井下,其余几人先是呆呆的看着赵富贵手上的泥水,等反应过来后,便狂喜的朝着上面大声喊了起来。

此时此刻,那泥水代表着什么,没有人会不清楚。

尽管大部分人都相信这口井可以打出水来,但心里的预期基本都在二十米往上。

也就是说,依着现在的深度,还得再往下打个十来米,才有可能出水。

像先前孙庆波打赌的话,压根就没人相信,就等着看他的笑话。

可现在,竟然真的被孙庆波给说着了。

当然,真正的功臣肯定还得是孙向阳,毕竟这里是他找出来的。

井上面的人,听到出水后,齐刷刷的愣住了,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就出水了?

可能吗?

直至井下的欢呼再度传来,大家才终于确定,没听错。

就是出水了!

“出水了,老支书,出水了,向阳,出水了。”

孙庆波第一个反应过来,朝着不远处的老支书以及孙向阳奔去,诉说着这个好消息。

眼下打出水来,也就意味着,那個赌,他赢了。

可见,他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以后在双水湾走路,都得抬着下巴。

并且回到家后,不但不用再挨训,他娘还得给他煮两个鸡蛋。

“出,出水了?”

老支书听后,声音都打着哆嗦。

他其实是最相信孙向阳的,因为之前他就发现了孙向阳隐藏的秘密,这些年,一直都在藏拙。

而孙父,也始终保守着这个秘密,甚至还跟他说儿子不是那块料,故意误导他。

现在呢?

就算孙父爬出来,他也得指着对方的鼻子笑骂两句。

只不过,他虽然对孙向阳有信心,但作为老支书,双水湾的定海神针,他考虑的事情往往比较多。

可谓是欲思胜,先忧败。

便是连马有失蹄这个结果都想好了对策。

那仍旧被关着的钱婆子跟赵富海,就是最好的替罪羊,用来给孙向阳擦屁股的。

只是现在,却是用不着了。

“对,出水了。”

孙庆波使劲的点着头。

“好,好啊!”

老支书同样满脸激动,紧接着,他就看向一旁的孙向阳。

“向阳,你是咱们双水湾的大功臣。”

“啊,老支书,您过奖了,这只是我应该做的。”

孙向阳像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上同样挂满了喜意。

只不过,他的欣喜主要是来源此刻不断接收到的提示。

孙庆波,老支书,还有其余人的真心敬佩跟感激,化作了一道道经验,无形中,嗖嗖的朝他射来。

仅仅只是一个出水,只是一会的功夫,双水湾打井队提供给他的经验就已经好几十点。

先前的投资,直接回本一半。

这还是消息没有传播开来,等整个双水湾,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恐怕还会有一次更大的丰收。

可以说,这笔投资,他赚麻了。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还是确定井下出水的情况,再制定相应的计划。

毕竟这出水之前跟出水之后,是两个打法。

很快,孙向阳就跟耿国海来到井下,看着那拔出石头后的坑里,此刻正不断往外渗着水。

耿国海拿着钢钎往下捣鼓了几次,然后刚刚将泥土扒出来,就能看到正下方往上渗水,然后他竖起那满是泥水的大拇指。

“厉害,我老耿服了!”

耿国海当年没少跟着父亲研究打洞,后来在打井队也跟着打了不少井,可谓是经验丰富。

依着他此时的判断,这种情况是真正打着水脉了。

只要再往下挖个两三米,这口井的水量绝对少不了。

但更让他佩服的是,孙向阳对出水深度的把握。

先前两人讨论打多深才能见着水的时候,他说再打个十来米,也就是二十多米往后。

当时,孙向阳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脸上多少有些不以为意。

倒是孙庆波在一旁说最多五六米。

果然,一语中的。

此刻回想当时孙向阳脸上的那种表情,以及对孙庆波开口后的肯定,无不说明,在孙向阳的预计中,就是这个深度。

只不过他为人沉稳,谦虚,不愿意张狂罢了。

甚至在耿国海的判断中,孙庆波之所以能说出五六米,肯定是不经意的时候,听孙向阳提起过。

毕竟最近孙庆波一直围绕着孙向阳转悠。

这个可能,不是没有,甚至就是事实。

反正,耿国海就这么认为的。

自然,他此刻也就对孙向阳佩服的五体投地。

“嗯,跟我判断的差不多。”

孙向阳这会却没有继续谦虚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