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春花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有点瘦弱的青年,脑海中回荡着他最后那铿锵有力的话语。

对方,似乎豁出去了。

就为了给风水师正名?

尽管她也承认,孙向阳说的那番话有那么一点道理,但终究还是理论上的,人体的微弱电流才多大?

能够影响铜棒形成磁场效应吗?

能够被地下水脉形成的磁场冲击破坏吗?

刘春花不是专门研究这个的,所以没法用事实来判定,但她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更关键的是,对方的态度。

甚至还要搭上后半辈子,值得吗?

“不行!”

没等刘春花开口,一旁的老支书就站了出来。

“向阳,你是帮村里找水,又不是给自家打井,就算没打出水来,那也不是你自己的事情,没道理让你承担队里的损失,咱们双水湾要是连这点担当都没有,那不成笑话了?走出去也会被人戳脊梁骨。”

老支书很坚决的说道。

孙向阳是他找来的,这口井也是他要打的,更是为双水湾,为所有人打的。

“老支书,我……”

“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情不可能让你一个人背,至于井,就按你说的位置打。”

老支书干脆一锤定音。

“孙老支书,这打井不是一件小事,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刘春花终究还是没忍住,又劝了一句。

“刘队长,我知道伱还是不愿意相信寻龙尺能够找到水,要不这样,咱们先根据我选的位置打几天,总共也花费不了多少人工,在这期间,你也可以在一旁观察,研究分析土层的变化。

如果这边真的出水了,不恰好也能证明寻龙尺是有用的吗?

咱们黄土高原向来缺水严重,光靠你那些理论,也不能百分百保证打出水来吧?

不如试试寻龙尺,将两者结合,要是真的成功了,那样以后岂不是能够帮助更多的人?

这才是你这個打井队队长应有的使命。”

孙向阳继续忽……劝说着对方。

这年头,大家还是很重视荣誉的,大多数人都是在其位,谋其职,甚至废寝忘食,舍小家为大家。

毫无疑问,刘春花也是这种人。

想到孙向阳之前那套磁场的理论,想到万一真的有效,刘春花也不禁心动起来。

正如对方说的那样,她作为打井队的队长,她的使命就是在这片黄土高原上打出更多的井,解决更多的人吃水困难问题。

“好吧,那就先打几天,看看情况。”

刘春花最终点了点头。

旁边,钱婆子傻眼了,这个打井队的队长不是站在她这边吗?

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同意了那个病秧子的话?

就在她准备继续说什么的时候,一道像刀子般凌厉的目光朝她看了过来,正是老支书。

顿时,她吓得一哆嗦,没敢吱声。

“我看大家伙基本也都在,也不用等晚上了,现在就举手表决,不同意在这边打井的举手。”

老支书这才把目光转向众人。

其实,有他点头,以及刘春花都同意了,压根就没必要开会。

但老支书是什么人?

又怎么可能犯下这么简单的错误?

开会,举手表决,那就代表了整个双水湾大队的集体意见,有错也得一起担着,就算公社那边来人,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要是没有这道程序,不幸真出了问题,那就是他这个老支书搞一言堂的责任,甚至还会牵连到孙向阳。

老支书一句不同意打井的举手,周围顿时鸦雀无声,没有一个敢冒头的。

没看到对方那快要吃人的目光吗?

就算钱婆子,这会也不敢举手。

“既然没人举手反对,那就全体通过,我宣布,双水湾打井队,正式成立,生产队那边协调好打井的社员,明天早上,在这边集合。”

老支书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看向刘春花。

“刘队长,既然来了,那中午就留下吃个饭。”

“不了,我这次过来的比较急,得回去安排一下,明天一早我带两个人过来,但也就只能是两个人了,毕竟打井队那边也忙,实在抽不出太多人,人来了以后就先住在这边,孙老支书帮忙找孔窑洞就行。”

刘春花摇了摇头。

她那边还有不少事情要忙,本来这趟过来,只是想着先看看情况,没想到最后连自己有点都陷了进去。

“刘队长放心,今天下午我就帮你把窑洞找好,你尽管带人来就行了。”

老支书痛快的应下。

双水湾肯定也得成立打井队,但因为经验的缘故,干点苦力还行,真要打起来,还得听人家的。

尤其是现在打井跟以前也不同了,一些工具这边也没有,特别是抽水的机器,也不知道打井队那边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