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井,是眼下全村都盼着的事情。

但也得分在哪里打。

如果这口井,只给自家用,钱婆子这会牙都能给笑没了。

问题是,这口井要供应全村人吃水。

也就是说,如果这口井打在她家的院子里,那么以后村里所有人都要来这边挑水。

从天不亮,到晚上,不知道要来多少趟人。

又吵又闹的,她家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而且人来人往,她家要是少了东西怎么办?

还有她那个模样身段都不错的儿媳妇……

越想,钱婆子越是不能同意。

突然,她目光一转,看到了旁边的孙向阳跟嘟嘟,她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便爬满凶厉的表情。

“好啊,我说老支书怎么突然跑到我家来打井,是不是你这个病秧子挑拨的?你个杀千刀的,之前就应该被井龙王收走,现在居然还跑来祸害我家,还有这個小丧门星,晦气,赶紧滚出我家。”

钱婆子不敢冲着老支书龇牙咧嘴,但一个病秧子,她可不怕。

“啪!”

话音刚落,钱婆子脸上就狠狠挨了一巴掌。

这也就是老支书眼疾手快,瞅着孙向阳要动手,所以才提前打了。

像钱婆子,他打可以,任谁也不敢叽叽歪歪。

但换成是孙向阳,难免会落下不好的名声。

所以还是由他来当这个恶人比较好。

“打人了,老支书打人了,欺负我一个家里没男人的老婆子。”

钱婆子先是被打蒙,差点蹲到地上,然后撒腿跑到外面,就在那里大声吆喝起来。

此时,恰好生产队的社员回家吃饭,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赶了过来。

“大家都来评评理,老支书就能随便打人吗?不就是欺负我家没男人吗?我可怎么活啊。”

钱婆子这会干脆坐在地上蹬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那里哭嚎,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娘,怎么了?”

一个颇有风韵的女子,抱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后面还跟着两个大点的男孩,着急忙慌的过来。

她便是钱寡妇。

钱大山跟钱小山的娘。

“不是让你在家看门吗?你死哪去了?再不回来,咱家都让人给扒了。”

钱婆子冲着儿媳妇发火。

钱寡妇则有些懵,怎么好好的,要扒她家的窑洞?

然后她就看到了老支书,还有孙向阳。

难不成对方要来把房子给收回去?

“钱婆子,大白天的你嚎什么呢?”

不等钱寡妇说话,一个身影疾步走来,正是之前孙向阳去挑水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七婶,双水湾的妇女主任,金香兰。

她这个妇女主任可不是只管谁家生孩子。

一般邻里之间的纠纷,也多数由她出面。

毕竟她是妇女,有什么话也比较容易说开。

“你瞅瞅,老支书带着这个病秧子打我,还要拆我家的窑洞,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天理了?双水湾要是没讲理的地方,我就去公社。”

钱婆子见人越来越多,干脆指着自己被扇肿的脸,使劲嚎着。

刚刚老支书那一巴掌可是没留半分情面,此刻钱婆子头发披散,脸颊红肿,倒真像是被人给殴打了。

顿时,不少目光就落在老支书的身上。

“是我打的,伱待怎着?别说你去公社,就算你去县里,我孙玉德也照打不误。”

老支书眼睛一瞪,上前走了两步。

要不怎么说恶人自有恶人磨,钱婆子见老支书似乎一副要生吃了她的模样,吓得脸都白了。

“老支书,您先消消气,犯不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香兰赶忙上前拉住老支书。

钱婆子什么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平时大家躲着她都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她家来闹事?

“哼!”

老支书冷哼一声,然后环顾一周,大声的说道:“正好大家伙都在,我就说说,刚刚向阳已经帮咱们双水湾重新找了一口井,只要把井打出来,以后大家就又能有水吃了,再也不用跑那么远去挑水。

不过就是这个老虔婆,死拦着不让,别说打了她一巴掌,她要是还拦着,我就开会,把她赶出双水湾。”

“找到水了?”

“在哪?”

“钱婆子,你凭什么拦着不让打井?”

“就是,全村人都喝你家孙子撒尿的水吗?”

随着老支书开口,周围的人也都怒了。

两人的分量本来就不对等,一个德高望重,一个人人厌弃。

更何况还关系到打井,全村人的喝水问题。

矛头指向谁,还需要考虑吗?

“胡说八道,找水凭什么找到我家里来?就这个病秧子也能找到水?我呸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