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慧晚听完孙向阳的完整计划,有些目瞪口呆,就连旁边的陈书婷也是瞪大眼睛,看着孙向阳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什么太太口服液,中华鳖精,甚至是脑白金,不说一本万利也差不多。

后世某果就将这种攀比的营销做到了淋漓尽致。

也就是眼下的时间还太早,有些东西不方便拿出来,要不然保健品,绝对是跟开印钞机一样。

就算比普通的枣贵很多倍,他们也会趋之若鹭,所以只要名声打出去,咱们可以将收购规模扩大到整个俞林,甚至是陕北,产量也将是十倍,百倍的提升,你觉得那些乡下人都不在乎的枣,能不能挣大钱?”

走亲访友,提酒,点心,再加上一包能够在友谊商店专门卖给外宾的高档养生枣怎么样?

那些人傻吗?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上次咱们去京城友谊商店你还记得吗?

钱算什么?

多花几个钱,有面子才是最重要的。

苏慧晚冷静下来,开始分析着这里面的利弊。

“照你这么说,真的能行?”

“能翻倍?不少农村都会种一些枣树吧?就算城里也有人在自家院子里种,谁会买?”

苏慧晚想了想说道。

“九月份左右吧,不过就算把所有生产队的枣都收上去,也不多,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而且普通的枣树从种上幼苗到结果,一般也得三五年的时间,倒是农科院那边可以联系一下,采用嫁接技术,两年就能结果,所以刚开始,最好是从整个俞林收购,只要扛过这两年,基本就稳了。”

孙向阳想了想说道。

不管什么,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

可即便如此,苏慧晚仍旧决定尝试一番,反正今年种枣树也晚了,可以先从各个生产队,甚至周围县里的生产队收购一些,按照孙向阳的方式加工一批。

只要能卖出去,明年加大收购规模,并且鼓励所有生产队种植枣树。

这样一来,一开始不用投入太大,也不用担心血本无归,完全可行。

想到这里,苏慧晚点了点头说道:“好,就按你说的,不过这次去京城,你带我去见见那个康明远,我跟他谈谈。”

说起这个,苏慧晚顿时自信起来。

她当记者那么多年,跟人打交道可是她的长项。

甚至只要能够给县里,给那些生产队的社员带来好处,她也不介意动用一下自家的关系。

如果真跟孙向阳说的那般,规模一旦提升上来,收益也将是恐怖的,完全可以撑起县里的财政,初步解决缺钱的问题。

“姐,这样行吗?”

陈书婷有些担心的说道。

要说别的,比如风水之类的,孙向阳自然是权威,可这种高档养生枣的生意,在她眼里,却总有些不靠谱,谁会那么傻,花几倍,甚至十倍的价格去买那些枣?

不都是枣吗?

顶多有的更甜一些,能有多大的区别?

“放心吧,伱家男人在赚钱方面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再说了,一开始也不用多大规模,先从生产队收购就可以了,本钱也不多,等验证可行以后,再让那些生产队种植枣树,这样也算是有个保障,不会让他们白白种了枣树,最终却只能烂在手里。”

苏慧晚认真的说道。

对于她的这种考虑,孙向阳心里也是认同的。

后世很多地方,打着振兴乡村的幌子,实际上却跟那些果树苗公司联手,收割韭菜,至于种出来的果子,卖不出去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反正规划的很好,万亩这个,万亩那个,照片一拍,完成一年的任务就结束了。

而苏慧晚想的却是,别让那些生产队的社员白白忙活,花冤枉钱。

毕竟光买枣树苗,也是要花钱的。

陈书婷听到她这么说,又看着自家男人点头,也放心不少。

足足坐了两天火车,一行人才终于回到京城,早早就得到消息的张家栋开着吉普车接人。

没错,上次在双水湾找李青青拉关系的那个知青,也叫张家栋,两人重名。

不过对方失去了这次回城的机会,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双水湾,甚至因为他的行为恶劣,就算明年有名额,依旧轮不到他。

除非他自己能够弄到城里的工作名额,或者考上大学,才有机会回去。

不过,他要是有这个能耐,也就不会想出骗人那一出。

一段时间没见,张家栋也有些变样,比起在双水湾那会,明显白了不少,倒是精神依旧不错,见到孙向阳一行,也是很高兴。

“老爷子知道你们回来的消息很高兴,这会在家等着呢,我先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