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儿,辰儿。”

楚风招了招手,两个孩子欢快地跑了过来。

咻!

两道光芒一闪而逝,下一刻便出现在楚风的怀里。

得亏楚风是巅峰武帝,换做常人,怕是直接被这一下给撞得粉身碎骨了。

“爹爹。”

两个孩子用光滑稚嫩的脸庞一左一右摩挲着楚风的脸颊,稚气而亲昵的声音在他耳边几乎同时响起。

楚风很享受这种感觉,笑起来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良久才开口道:“爹爹要出去一段时间。”

“爹爹,是不是要去帝都救娘亲了?”

姐姐楚欣一袭红裙,唇红齿白,扎着马尾辫,用一双雪白的小手抱住楚风的脑袋,用力掰向她,圆圆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期盼。

弟弟楚辰穿着白衣,扎着两个丸子头,满脸肉嘟嘟,看上去很喜庆。他用肉乎乎的小手将楚风的脑袋掰向他,一脸向往地问道:“爹爹,我也要去救娘亲。”

以前姐弟俩每天都会问娘亲在哪里,楚风只能谎称他们的娘亲被关在帝都。

从那以后,姐弟俩每天的问题变成了什么时候去救娘亲。

楚风摇头说道:“我不是去救娘亲,很快就会回来。村子外面很危险,你们现在毫无修为,不要离开村子。村长爷爷会照顾你们,乖乖在家等我回来。”

“爹爹又一个人出去玩,不带我们,臭爹爹,我不理你了。”楚辰撅起了小嘴,将脸用力偏向一边。

“爹爹很快就回来,到时候给你们买很多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好不好?”楚风捏了捏楚辰肉嘟嘟的小脸,温柔地说道。

“我不要,我就要跟爹爹一起去。”楚辰倔强地说道,一双肉乎乎的小手环抱胸前,一副你哄不好我的表情。

啪!

楚风还想再说,一只雪白的小手伸了过来,在楚辰的小脑袋瓜上拍了一下。

“弟弟,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爹爹出去肯定是有正事要办,不要缠着爹爹。”

楚欣一本正经地教训着楚辰,或许是得益于他们体内的神纹,虽只有三岁,有时候说话做事却跟个小大人似的。

而原本还跟楚风犟嘴的楚辰,揉着小脑袋瓜,一脸委屈,却又不敢顶嘴。

这小家伙可以不听楚风的话,但绝对会听姐姐楚欣的话。

有时候楚风觉得自己这个父亲的威严,还不如楚欣这小丫头。

当然,这也是楚风一般不会跟孩子黑脸,一旦他脸黑下来,两个小家伙那是一句话都不敢顶。

“好了,在家乖乖等我回来,要是敢偷跑出去,我回来把你们屁股揍开花。”楚风威胁道。

“知道了,爹爹,你快走吧。”楚欣挥舞着小手,催促道。

“嗯?”

楚风眼皮一跳,怎么感觉这丫头巴不得自己走?

“呜呜,爹爹,你可要早点回来啊,我们会想你的。”

楚欣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点不对,霎时间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不舍,两眼泪汪汪。

这才对嘛。

楚风满意地点点头,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又安慰了几句后,转身离去,踏上了渡神劫之路。

姐弟俩一直送到村口,这让楚风心里暖洋洋的。

不过,若是他能听见姐弟俩的低声交谈,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姐姐,你刚才为什么阻止我?只要我哭上一会儿,爹爹说不定心软就答应带上我们了。”楚辰揉着刚才被姐姐打的小脑袋瓜,有些抱怨地问道。

“别傻了,你那招哪次管用了?”

楚欣白了他一眼,随后又兴奋地说道,“等爹爹走了,我们自己溜出去。”

“啊?那不好吧?”

楚辰有些犹豫,虽然他喜欢在楚风面前发发倔脾气,可让他偷偷离家出走还是不太敢。

“有什么不好的,爹爹不带我们去救娘亲,我们自己去。”

楚欣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你还记得爹爹给我们讲过的杨戬劈桃山救母,沉香劈华山救母的故事吗?这一次,我们姐弟俩就劈开帝都救母。”

“好好好,这个好。”

楚辰一听,顿时欢喜地连拍小手,过于用力肉嘟嘟的小脸都在抖动。

“可是……”

他很快又皱起了眉头,“爹爹不让我们出去,爹爹说我们毫无修为,去外面会很危险。”

“不对不对,”

楚欣伸出雪白的右手食指左右晃了晃,小大人般地分析道:“村长爷爷说过,修炼者分为武者,武师,武王,武皇,武宗,武尊,武圣,武帝,武神。村长爷爷还说一般人能修炼到武师就很不错了,方圆数千里除了村长爷爷外,只有一个武王。村长爷爷也是武王,但是他打不过我们,还称我们是小怪物。所以说,我们虽然没有修为,但还是很厉害的。爹爹就是为了吓唬我们,不让我们出去。”

“好像也是哦。”

楚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