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回来走过山脚时,杨春燕看到那些艾草和沟边的薄荷,拍拍脑袋,觉得自己下次出门该随身带一把镰刀。

走到石桥,杨春燕指着岸边茂盛的半边花,“怀安,等会儿拿镰刀来,把这些半边花割回去。”

半边花学名半边莲,半边莲虽然名字中带着莲字,但是它并不像莲花一样长在水上,而是长在湿润的田埂水沟边。

属多年生草本植物,高20cm左右,枝节上根系很多,茎干比较细弱,通常只开一朵花,花朵只有半边,花朵的颜色多为白色和粉色。

且全草入药,含多种生物碱,有清热解毒、利尿消肿之效,治毒蛇咬伤、肝硬化腹水、晚期血吸虫病腹水、阑尾炎功效等。

周怀安看了看,“半边花我晓得,以前跟奶奶放羊的时候,她说被蛇咬了,可以采它捣烂了敷在伤口处。还可以捣烂挤出汁液,加甜酒搅匀喝。”

“还是老一辈的人认识的草药多,昨天爷爷还说放羊的时候看到茯苓了,说挖回来给我。”

“看样子爷对你满意的很!”周怀安高兴的看了杨春燕一眼,“以前不晓得草药也能卖钱,早晓得就去卖了。”

杨春燕白了他一眼,“你可别去和蔡二妹他们几个得瑟!”

周怀安听后心里有些不舒服,“二妹除了打老婆,对哥们还是很讲义气的!”

杨春燕想起前世蔡二妹不顾周怀安昏迷不醒,就怂恿家人来堵门要钱的事,心里就堵得难受,“算了吧你!一个偷老婆钱找寡妇还打老婆的男人,会对哥们讲义气?”

糟了,说漏嘴了,果然是话多必失!

周怀安听后停了下来,疑惑不解的看着她,“蔡二妹偷他老婆私房钱的事我也是才晓得的,他啥时候和寡母子搅合在一起了?我们咋不晓得?”

杨春燕脑子转的飞快,“就是老熊把死牛抬家来那天,我不是去挖山萝卜了吗,路上有两個妇人摆龙门阵,我跟后面听到的!”

周怀安听她说到死牛,心里就发虚,“可能是那些多嘴婆瞎说的,你不要出去和别人说!”

“切~”杨春燕翻了个白眼,“我才懒得管别人的闲事。要不是话赶话说到这了,我都忘了这事。”

周怀安听后沉着脸不说话,打算回去找蔡二妹问问……

两人过桥上坡,遇到村里下田除草的村民,一见两人就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说周家时来运转找到牛黄发财了。

“我看老熊家这两天都焉了。”

“你也不想想,那是牛黄诶!”

“还是周老幺能干,早晓得我就去撵牛了。”

“格劳资,吃多了找不到卵事……”周怀安停下来骂骂咧咧看着走过去的几人。

杨春燕拉了他一下,“随他们说吧!俗话说,宁说千声有,不说一生无。说咱们时来运转了多好,总比说咱们霉戳戳的好啊!”

周怀安想想也有道理,转头推着车继续往前走。

到了回家那条小路口,就看到周母和大嫂、二嫂,背着背篼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周怀安停下,大声问道:“妈,出啥事了。”

“我们去自留地割草浇水,看到我们的苞谷被偷了。”周母说着就来气,大骂起来,“老娘都舍不得掰一包回去吃,不晓得哪个生儿子没屁眼……”

杨春燕看着赵慧芳,“大嫂,偷的多不多?”

“有三四十包!”赵慧芳气呼呼的说,“我们都舍不得掰,狗杂种掰那么多嫩苞谷,吃了拉稀拉死他。”

周怀安阴沉着脸,“偷到劳资家了,劳资逮到非把他手剁了不可。”他决定放好鸡公车,就去找一丁他们问问。

李秋月见竹筐已经空了,竹筐上还挂了块肉和一副肥肠,拉了杨春燕一下,“燕儿,草药全卖啦?”

这块肉也要三四块钱,还有一副肥肠,那么多骨头,看样子那些草药还挺值钱!

杨春燕点头,“卖了。我们去菜市买肋条肉,哪晓得没了,就买了块坐墩肉,还买了一副肥肠,老板还送了堆骨头给我们炖汤。”

李秋月看看竹筐里的东西,又看看她背篼里的小锄头还有烟叶,两眼发光的看着她,“卖了……”

“燕儿,”周母打断了她的话头,提起那块肉,嗔怪的瞪了两人一眼,心疼的说:“才吃了牛肉没两天,又买肉做啥?卖点草药能卖几个钱,咋遭得住你们这样大手大脚的花!”

老人家就是这样,平时都是能省的就省,割肉也要等农忙干重活了,割点肉回来,给大伙儿肚子里添点油水,打打牙祭。

周怀安不耐烦的看着她,“真是的,买肉回来吃你也叨叨。还不赶紧进去,让人看到我们割肉吃,……”

周母听后难得一次没骂他,还立马把肉放了回去,高兴又心疼的说:“燕儿,老幺不懂事,你也跟着他乱花钱,买副肥肠回来就行了,买这么大一块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