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走到杨春燕跟前,拿起一块川芎看了一眼,“这东西嫩芽子也能吃的。”

杨春燕点头,“嫩叶炒鸡蛋更巴适。”

老爷子看了看四周,小声说:“春燕,爷爷晓得哪里有茯苓,下次挖回来给你们。”

杨春燕抬头看着老头子,心里暖暖的,“爷爷,你挖回来我送县城帮你卖。”

周老爷子慈爱的看着她,“一把老骨头要那么钱做啥子,你和老幺好好过,爷爷就放心了。”

“你放心,我们会好好过的!”

杨春燕看了看老爷子浑浊的眼,觉得老爷子可能是得了白内障,想着攒了钱带老爷子进城看看眼睛。

“爷,你来啦!”周怀安提着箩兜走进了院子。

老爷子看着他揶揄道:“哦哟~你昨晚睡磨盘上了啊?”

“嘿嘿!”周怀安干笑两声,冲老爷子显摆起来,“爷爷,我今天挖草药去了,爬了好几道梁子才找了两背篼。”

老爷子白了他一眼:“要不要我去大队高音喇叭替你宣传一下?你以为你才三岁,做这么点活还好意思在老子面前显摆!”

干活也要挨骂,不干也要骂,周怀安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闷声不吭的放下箩兜,“燕儿,你看看洗干净了没?”

杨春燕抓了一把折耳根看了看,笑眯眯的看着他点头,“不错,比我洗的还干净。”

周怀安的郁闷的心情瞬间被治愈,满眼笑意的看着她,“还有要我做的么?”

他觉得还是自己老婆好,不嫌弃自己。

杨春燕指了一下鱼腥草:“你去把抬筛拿出来,垫两根长板凳放阶檐上,把鱼腥草抖散摊开晾在抬筛里面。”

抬筛是一种由两人抬着筛选谷物的长方形竹编农具。

编制抬筛得用浸泡几日的青竹篾编,家用的抬筛长约2米,宽约80厘米,深约25厘米,底部留有小孔。

抬筛底部两侧各系有一根硬头簧,既能作抬筛手柄,又能支撑抬筛底部,以免抬筛里面装入豆类谷物时下垂。

将谷物或豆类倒入筛中,两人立于抬筛两端双手分别握住手柄,前后左右摇动,谷物渣滓便掉落下来,一次可以筛选一箩筐豆类、谷物。

“好咯!”周怀安去了后院,把抬筛从猪圈上取下来,用扫把扫干净灰尘,扛着回了前院按照杨春燕说的,利落的干了起来。

周老爷子看了看孙子,又看了看孙媳妇,暗暗点头。

周怀安晒好颠颠的走到杨春燕跟前,“燕儿,我晒好了,还有啥要晾出来的么?”

杨春燕指了指川芎,“你把川芎上面的土抖干净,拿两个大簸箕出来放在长凳上面,摊开晾在簸箕里,省得捂坏了。”

“好,我这就去。”

周母煮好猪食出来,看到弯着腰站在抬筛前干活的周怀安,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当看到周怀安晾好了,继续找活干时,差点惊掉下巴。

她看了一会儿周怀安,又看看杨春燕,心里对小儿媳妇愈发满意,转身回屋给老爷子铺床去了。

给孩子洗了澡出来的李秋月看到麻利的干活的周怀安,翻了个白眼,腹诽:一家人一起干活的时候就当懒汉,干自己的跑得比兔子还快!

周小琳看到老爷子,蹬蹬跑到他跟前,奶声奶气的问:“老祖,你吃饭饭没?”

“老祖吃了,乖乖肚肚吃饱饱没?”老爷子乐呵呵的看着她,牵着她朝堂屋走。

周小琳拍拍小肚肚,“吃饱饱了,奶奶喂饭饭。”

李秋月见小丫头跟着老爷子走了,眼珠子一转,提着草凳上前,“春燕儿,这么多草药,你俩要弄到啥时候啊,你教我,我帮你弄。”

杨春燕看了她一眼,“这個简单,除掉枯叶,剪一截藤蔓松松的捆成小把就行。”

李秋月点点头,拉起一根,“这东西我以前在田坎坡上都有见过,村里人都嫌弃它遮挡庄稼,全都挖来丢了,吃了有啥用啊?”

“这是首乌藤,听我老汉说能治失眠多梦,风湿所引起的关节痛、腰腿疼痛,风疮疥癣,具体咋用我就不清楚了。”

“哦,拿去能卖多少钱一斤啊?”

“我也没卖过,我老汉说我们这边挺多的,应该不怎么值钱。”

李秋月听后羡慕的说:“还是你老汉有本事,给人看病赚钱多容易啊!”

“也不好赚,草药收回去还要晾晒炮制,现在好多人都不喜欢喝中药,觉得中药抓回家还要熬太麻烦了!西药拿回家就能吃,省事多了。”

“西药是省事,就是贵的要死。上次小琳感冒发烧去卫生所抓药,几包药片片就要了一角多。”

杨春燕听后觉得现在的药一点都不贵,伤风感冒去卫生所,医生查看一下就可以开药,几分钱一两角钱的药就能把病治好。

还有中医,这年头民间高手一把草药就能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