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牛杂去你家,我就想找你商量借点钱,又不好意思开口。现在我实在找不到办法了,你看你能不能借两百块钱给莪?”

周母也走进了堂屋,苦着脸说:“大哥,你看怀荣他们的娃都大了,几口人还在一间屋子里住着,原本攒下来修房子的钱又让老幺败了。”

“你借两百给我家,我们先给老大老二修三间草房把他们分出去,等年底卖了大肥猪就把钱还你。”

“呵呵,”周大春干笑两声,“我哪来的钱啊!我还巴不得你们能搞到牛黄,也找你借点钱给怀兴买拖拉机呢!”他边说边起身往外走。

周父虽说是故意这样说的,但看到他避之不及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发酸,穷了连一母同胞的兄弟都要嫌弃啊!

周大春出了堂屋走到远坝里,对周老爷子说:“走了老汉。”

周老爷子站了起来,看向周父,“你明天早点来接我。”明天就该他来二房住了。

周父想了一下,“老汉,明天搬和今天搬也没好大的区别,你来都来了,要不就在这别走了,我和大哥一起去他家,把你的东西搬过来?”

“也好。”周老爷子看向老大,“我就不过去了,你和老二把东西给我搬过来。”

老大家虽说是砖瓦房,也还孝顺,但他不喜欢老大媳妇的做派,觉得她心眼小又爱算计。

加上老大又是个耙耳朵,啥都听老婆的,兄弟有难处不想帮忙,有好处跑的比谁都快。

“好。”周大春爽快的应下,和周父一起走了。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