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周父想起挖草药的事,看向杨春燕,“你们上山挖了些啥草药?”

杨春燕指了一下屋外廊檐下放着的背篼,“有益母草,首乌、川芎……没怀安帮忙,我一个人还挖不回来呢!”

李秋月探头看了一眼,见两个背篼都装的满满的,羡慕的看着杨春燕,“山里有这么多草药?”

杨春燕笑道:“都是些不值钱的草药。”

周怀安见周父问起草药,也走过来向周父卖弄自己刚学到的草药知识,“老汉,我告诉你,赶山鞭也是草药,药名叫半枝莲,还有藿香也是草药……”

周父嗯了一声,看他时的脸色好了一点,“好好跟春燕学好好干,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周怀安难得看到他老汉一次好脸色,也不犟嘴,“晓得了。”说罢想到和杨春燕的赌约,走到杨春燕身边,“燕儿,赶紧把草药收拾好,明天好去县城卖钱。”

杨春燕点点头,两人开始拆绑在背篼上的麻袋。

周怀荣惊讶的看着他,“你们看,老幺真的转性了!”

周怀军撇嘴,“大哥,我赌他最多坚持三天,超过三天算我输。赌一包大重九,来不来?”

周怀山更绝,“三天都长了,我赌他最多坚持两天。”

周怀安见几個兄长当着自己的面赌自己做事没恒心,觉得太看不起人了,放下手中的麻绳,看着周怀荣,“大哥,你和他们赌,我保你赢!”

周怀荣想了一下,对这个前科累累的幺弟没啥信心,大重九要三角五一包,换成春耕要买好几包了,摇摇头,“算了,你说话我不相信。”

太打击人了。

周怀安被他气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二、二哥,三哥,我和你们赌。”

跟你赌,傻子还差不多!

兄弟俩毫不犹豫的摇头,“不来。”

“不来算了。”周怀安悻悻的帮杨春燕整理草药去了。

“怀安,你在家整理这些草药还是去沟边洗折耳根?”

周怀安看了一眼,“我洗折耳根。”

杨春燕把折耳根从麻袋里倒出来,“把黄泥清洗干净,搓的时候轻一点,不要搓烂了。”

“晓得了,啰嗦!”周怀安将折耳根装进箩筐里面,提着朝外面走去。

杨春燕把益母草根茎上面的土抖干净,摊开晾在大簸箕里。

周家明几个好奇的看着她,“幺婶,你还认得草药啊?”

杨春燕笑笑,“认得一些。”

周小倩看着她,“那你会看病抓药吗?”

“不会,要学过医的才会。”杨春燕看了几人一眼,“你们要好好读书。”

周家亮奇怪的问:“老师还教我们看病啊?那我们老师咋没教我们?”

“大学的老师才教人看病,你们好好读书,长大去省城读大学,以后就住在城里给人看病。”

周家康跑到周怀山跟前,“爸,我要去省城读书。”

周怀山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滚滚滚,你哪是读书的料!”

“我告我妈,你打我。”周家康噘嘴捂着屁股跑了。

还没跑到灶房门口,见周小倩几人拿了沙包出来,立马忘了告状跟着打沙包去了。

杨春燕唇角抽了抽,觉得还是现在的小孩皮实,哪像二三十年后有些小孩,娇宠的厉害,轻轻拍一下都要哭半天。

“大松,吃饭了没?”话音未落,周大春和老爷子走了进来。

“吃了。”周怀荣看了他一眼,“大爸今天咋有空来我家耍?”

周大春笑笑,“送你爷过来坐坐!”

周怀军撇嘴腹诽:熊大海来找事,你家人影子都看不到一个,一听到牛黄的事,就巴巴的赶来了。

周父从堂屋走了出来,“老汉,哥,你们来啦!”

周老爷子笑嘻嘻的看着他,两爷子开始飚演技。

“村里都闹开了,都说你家弄了一块一斤多重的牛黄发了大财,是真的么?你要是真的发财了,老子也好跟你享几天清福。”

“老汉!”周父看着他一脸苦笑,“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发财的人么?”

周老爷子看了他几眼,“看你的样子,都不像发了财的人。”

周怀荣暗自觉得好笑,去提了三把竹椅放在院坝里,“爷爷,大爸(大伯),你们坐。”

一直看着弟弟和老汉的周大春拉着周父去了堂屋,“老二,你老实说,你家真的没搞到牛黄啊?”

周父摇头苦笑,“不晓得是哪些人在造谣?熊大海下午来找我,我才晓得我家发财了。”

周大伯看他的样子,觉得周父没骗他,可想到熊大海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又有些怀疑,“真的没找到牛黄?”

“要是能弄到牛黄就好了。”周父苦笑一声,拉着周大春,“哥,上次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