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怀安去柴房找了两根一米多长,比大拇指粗一倍的斑竹,走到房门口虎着脸递了一根给杨春燕,“拿着。”

天暖和起来了,山上蛇虫多,带一根竹竿上山敲打草丛驱赶蛇虫用。

看着他别扭的样子,杨春燕心里好笑,接过竹竿戴上草帽,背起背篼扛着锄头,朝院门口走去。

“春燕,”周母喊着追了出来,递给杨春燕一个小纸包,“家里还有一点雄黄,你们带在身上。”

“谢谢妈!”杨春燕接过,“我们中午不回来吃饭了,不要留饭。”

“好。”周母看了周怀安一眼,“老幺,你不是三岁娃儿了,是二十好几的大男人,该把家里的担子担起来了。”

“晓得了,每天都念,你不烦我都烦了。”周怀安拉着杨春燕就走。

周母气呼呼的挥手,“老娘看到你才烦。鬼肉都吃的三大碗,就看不得你那鬼样子!讨债鬼,老娘上辈子不晓得欠了你好多?”

杨春燕两人出了门,周怀安扭头看着她,“去哪?”

山里哪些地方长黄精,哪些地方容易长重楼,三七和天麻喜欢长在哪里,杨春燕是知道的,可惜前世运气不好,就算找到也是零零星星几颗。

运气最好的一次,是她在后山翻过两道山梁,在山梁上的半山腰找到二三十颗厚朴树。

这时节正是采割厚朴的时候,她想去那看看是不是和前世一样?

杨春燕说道:“咱们去后山看看。”

那边离村子远,好的草药也更多,两人第一次采药,找到好草药卖个好价钱,也能更好勾起周怀安的兴趣。

“随便你。”周怀安左拐朝屋后山脚走。

杨春燕前世一個人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背上背篼上山挖草药。

采到一棵不容易找到的草药,她也能高兴半天。

那种感觉就像出门寻宝,因为自己也不晓得下一秒能找到什么值钱的草药?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背上背篼进山看看,心情好的时候也背上背篼进山看看……

只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山运,前世的她就是山运特别差的那个人。

妯娌几个一同上山捡菌子,她经过的地方,别人会采到松茸,鸡枞菌……而她最多能捡几朵牛肝……

两人转过去走了四五分钟就到屋后,山脚离老房子有十几米远,屋后有一丛香蕉树,树上挂着的香蕉不是大家常见的那种。

是当地特有的品种,果型有点像帝王蕉,短短的皮薄薄的,吃起来糯甜糯甜的,本地人又叫它小米蕉。

房前屋后到处都是草药,有叶下珠,金丝茅草、地锦草,开着淡淡的紫红色小花的土参……

两人到了山脚,杨春燕指着田坎边开着紫色小花的半枝莲,“怀安,这种草药名叫半枝莲,能凉血解毒,散瘀止痛,消肿和清热利湿。采回去背到县城,大概能卖几分钱一斤。”

周怀安看了一眼,“这是赶山鞭。你别把野草当草药,挖回去吃死人就麻烦了。”

“赶山鞭也叫半枝莲。你放心,我跟我老汉一起采过不会记错的。怀安,你记性好,好好记下来,以后就认得了。”

“赶山鞭哪个不认识,还用的着记么!”周怀安说到这,忽然想起自己还在生气,“我偏不记。”说着冲她翻了一个白眼,朝山上爬去。

幼稚!杨春燕摇摇头,跟了上去。

周怀安走了几步又担心她跟不上,不时扭头看看,“快点,小琳都比你走的快。”

杨春燕好气又好笑,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这么别扭,就像没长大的孩子。

山上这一片三十多亩全是周家的,分到手后,周父就带着他们把地挖出来,种了不少油菜、黄豆;苞谷、高粱,还有芋头、洋芋、红苕,来不及挖出来的地方,就挖坑种了些花椒和果树。

再往上,山坡上长了不少小灌木,放了几天假,能吃的野果早就被孩子们采摘一空。

再过十来年,这一片山全被村里人开出来种满了果树,就她家开出来的荒山最少……

向东这面的山丘,还能看到在山上开荒的村民。

宁安一带的山高却不陡,山体缓缓绵延而上。

两人穿过齐腰深的苞谷地,山道上随处可见土参,地锦草,车前草,蒲公英等草药。

爬上一道山梁,山上的植被也茂盛起来。

下坡没走多远,杨春燕就在山坡上发现了不少益母草,可能是这段时间的雨水不多的原因,长得不怎么茂盛。

益母草长得和艾草有些相似,叶子没有艾草大,有的开白色花朵,有的花瓣粉红至淡紫红色,据说开粉红花的益母草药效更好,有的地方又叫红花艾。

益母草开花一节一节往上延伸,当地人都叫它艾蒿。

有的地方叫它九节草。它是一种食药两用的植物,也是药房中经常用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