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僵硬地站在那儿不动了,然后转头,急切地寻找江渡。

手里拎的礼物掉在地上,发出声响,江渡看出他的异常,把礼物捡起,问他:“不舒服吗?”

魏清越一把捏住她胳膊,非常用力,掐的江渡都要皱眉了,但她忍着他忽如其来的怪异,只是很温柔地叫他名字:“魏清越,你怎么了?”

他问的也奇奇怪怪,眼睛不眨:“你是真的吧?不会走吧?”

江渡于是把礼物丢开,不管了,她的手指很自然地攀扶到他手臂上,在刚亮起的昏昏路灯下,跟他说:“我在这儿呢魏清越,没走,也不会走的。”

魏清越点点头,他说:“你们小区的保安为什么跟以前你家小区保安,长的一样啊?”

江渡扭头看看,好似明白了刚才他脸上莫名的恐惧,她笑笑,不停地摩挲着他的手臂:“你看错了,保安大叔都长的差不多。”

“真的?”魏清越脸上有一瞬间的脆弱感。

江渡有些忧伤地望着他,说“真的”,她手指滑下来,握住他的手:“魏清越,你现在很不好,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好吗?”

“好。”他不假思索答应。

两人把礼物重新捡起,进了家门。

门打开的瞬间,旧日的光线,旧日的气息,旧日的……两位老人,容颜几乎未改,魏清越呼吸凝滞,好一阵窒息。

他掩饰着情绪,打完招呼,又把目光投向江渡。

那样的眼睛,那样的面庞,他忽然发现江渡竟然是十六岁时的样子,只是换了一头长长的卷发,仅此而已,她白白净净,眼神清澈,眉毛乌黑,只是换了发型,仅此而已。

魏清越情不自禁攥了攥车钥匙上的挂件,那只翠迪鸟。

挂件在肌肤上硌出深深印记,他低头看了看,再抬眼,江渡已经是大人模样,老人两鬓尽染风霜,皱纹深重,魏清越暗自长长舒出一口气,他眨眨眼,终于自如地介绍起自己:

“外公外婆好,我是魏清越,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

“记得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外婆高兴地说,不住打量他,“你来过我们家的,考第一的男同学,对吧?”

第一名的身份,是很久远很久远的事情了,霸图如梦,魏清越嘴角勾起笑意,点着头说:“对,您还记得。”

“老头子,你也记得吧?”外婆碰碰外公,外公身前挂着围裙,一笑,还是那么响亮,“怎么不记得,要出国留学的那个小子嘛,你回来啦?快坐快坐,你小子今天有口福,我今天烧了好几个硬菜。”

江渡娇嗔着把外公往厨房推:“我们都饿了,您好了没?”

外婆把礼物接过,说:“吃顿便饭,你看,还买这么多东西,下次可不兴这么破费的。”魏清越说:“也没买什么,一点心意。”他有点不自然地说着客套话,看看江渡,江渡正抿嘴偷笑。

饭桌上,外公倒了点小酒,让魏清越喝,魏清越忙站起弯着腰,双手捏杯沿接酒,仰头印尽,眉头都没皱一下:

“我干了,您随意。”

江渡还是抿嘴看着笑。

魏清越就一杯接一杯地喝,好在酒杯小,外婆阻止外公:“你这老头子,回头把人孩子灌醉了,喝的难受,图啥呢?”

“你老太婆懂什么,今天我高兴,来,小魏,你叫魏,魏什么?”外公挥着手,脸一片桃花红。

“魏清越,清水的清,超越的越。”魏清越耐心解释。

聊天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外公其实不胜酒力,一碰就脸红,一喝就醉,他话很多。

“你跟江渡高中同学?”

“对。”

“在外国念的什么?”

“计算机。”

“哦,搞电脑的,你家里几口人?”外公已经忘记了江渡的嘱咐,此刻,接不住频频递过来的眼神,醉眼迷离地盘问。

魏清越笑笑:“我父母离异,各自有了新的家庭。”

外公“哦”了声,自语说:“离婚了,离婚了好。”

气得外婆拿筷子一敲:“你这憨老头子说什么呢,”她转头不好意思赔笑,“孩子,别介意,他说胡话呢。”

魏清越摇头:“没事,我也这么觉得。”

外婆脸上分明尴尬了几秒,她连忙让魏清越多吃菜,不停夹,江渡没说什么,只是趁外婆去盛饭,外公醉醺醺的时候,摸了摸魏清越的手。

魏清越冲她一笑。

“其实,我今天来,除了想看看二老,还有件事,我跟江渡都老大不小了,”魏清越刚开口,桌上的两个女人都愣住了,外婆看看江渡,江渡看看魏清越,眼神质问,你没跟我商量呀?不是只来吃饭的吗?

“我的打算是,最近要不然就看日子把婚结了,”魏清越继续按自己的节奏说,目光在两位老人身上交替,避开江渡,“我的基本情况,想必江渡也和你们说了,您二老要是同意,我们先订婚。”

江渡的脸都烧成猴屁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