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地点在高校,研究院院长主持,魏清越做了份研报,分析完自动驾驶领域的三大关键趋势,又现场分享车路协同产品。

他来领动不到三年,步步高升,能力跟野心向来匹配,典型青年才俊,难免有人关心他个人问题。魏清越虚伪地相过亲,他见过各种各样的女孩子,都很好,他看谁都很好,不分性别的那种好,像社交场合里一个彬彬有礼的人。

但他知道自己属于江渡,只有到江渡手里,才算物归原主。

因此,当院长客气跟他说借一步说话时,魏清越这回终于不必虚伪了,他说他有了女朋友,很快就会结婚。

院长什么场面没见过,一点都不尴尬,当时就笑呵呵说你看我这头一回想当媒人,就出师不利。

魏清越笑笑。

张晓蔷代表车企来的,没聊两句正事,她就扯看神经内科的事。魏清越克制着不快,这几年,他这个老同学跟走火入魔了一样,他很想说我觉得你该去看看脑子,但魏清越到底忍住了,张晓蔷都交了男朋友还这么关心他,尽管他不需要,他不能这么不知好歹。

“我不跟你卖关子了,”张晓蔷笑眯眯的,脾气超好,她戴了对珍珠耳钉,最近健身,减肥,神采飞扬,“医生你认识的,江渡的同桌,你还记得吗?文实班的朱玉龙,后来转到理实一班,哦,我差点忘了,她转咱们班时你已经出国,你睡眠不好老毛病了,好好看一看嘛,叫老同学帮你好好瞧一瞧,我跟你说,朱玉龙厉害着呢,最好的医院呆着年纪轻轻就评了什么职称来着?”

魏清越表情淡淡的,说:“耳钉不错。”又装作对她打扮很感兴趣的样子,“你皮肤黑,这个颜色很适合你。”

张晓蔷无奈地看着他:“你老是这样。”

裙子刚才坐出了点皱,魏清越指着说:“你回家熨衣服吧。”

张晓蔷简直想打爆他狗头,她摸着裙子,气鼓鼓说:“我真是脑子进水。”

“朱玉龙?”魏清越跟梦游似的,忽然又续上了话题,他记得这个女生,破天荒地点头,“去看看也不是不行。”

猝不及防的松口。

一定是朱玉龙,一定是朱玉龙这三个字起了魔性作用!

张晓蔷掩饰住狂喜的情绪,她怕自己多流露出一分不恰当的表情,魏清越就会变了主意。她其实哪里有什么不恰当,只不过,魏清越这个家伙喜怒无常,在熟悉的人面前最会阴阳怪气最会气人。

明明,她刚才瞧见他跟研究院的院长说话时一脸如过春风,台上做研报,又是那么地娴熟练达,网络上,他的视频总是飘满弹幕,无数小姑娘要给他当老婆,他有一群所谓老婆粉。魏清越多么迷人啊,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你看哪个时间合适?”张晓蔷装的稀松平常。

魏清越则平静又认真地回答她:“你安排就行。”

张晓蔷没告诉他,朱玉龙其实有自己的心理工作室,时薪非常高,那个当年看起来很漠然的女孩子,现在风生水起。

云朵大块大块漂浮于天,像怒放的玫瑰。

魏清越坐在后排,老罗在开车。他现在很喜欢没事看看天空,看看云,看看一掠而过的鸟,这带给他一种舒适的钝感。

他想起来,很多年很多年前,他也有过类似心情,只不过,中间断了很久。

那时,他刚上小学,寄宿,晚上不能回家。学校里寄宿的孩子没一个是市里的。吵吵闹闹的小孩子,臭烘烘的鞋子,严厉的生活老师,魏清越很排斥这个地方,太乱了,太吵了,大家喜欢你推我搡,碰掉饭盒,踩脏牙刷,他的钱被人偷偷拿走,生活老师找不回来,在那大声骂人,又嫌他事情多……他想回家,但家里一片狼藉,既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

妈妈说,你看到没,家不像家,多留无益,我要出去一段时间,你也早点自立自强更好。

钱总是丢,他跟人打架,像斗狠的小公鸡,生活老师给魏振东打电话,说你的儿子有点问题,小小年纪不够阳光,一打架,就往死里揍人家小孩,男孩调皮点很正常,但没有一个孩子是你家儿子这样的,你还是跟他好好沟通沟通。

魏振东来了一次学校,当着老师的面,差点把他打死,一脚踢老远,他脑袋撞到学校中央小花坛,老师都吓坏了,魏振东在很早以前,和他的沟通方式,就是打人。

魏清越被揍吐了,他发高烧,烧的乱七八糟意识错乱,又疼又冷,一个人在床上想着老子要快点长大。

小学没毕业,暑假,魏清越因为情绪障碍被送进上海的医院。妈妈说,我会来看你的,你听话,病了就好好看病。

她说这话时,魏清越突然有了无比激昂的期待,他以为,终于有人打算关心一下他了。

但妈妈一次都没来过。

魏清越无聊就坐窗户边看天,云彩一会儿一个样,树上有知了叫,夏天漫长,往窗外一伸手,就好像伸进了一个无底的黑洞,偏偏太阳光强烈。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