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就这么仓促结束,魏清越至始至终都没怎么看她几眼,也没和她说一句话,又从人群里走掉。

怎么会没流言蜚语呢?

饭菜掉一地,狼藉满目,江渡管食堂阿姨要了扫把和铁簸箕,王京京本来要和她一起打扫,林海洋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抢着打扫。

“你们瘦的跟小鸡呢,我来吧。”林海洋手里拿着拖把,他嘿嘿一笑,还跟以前爱开玩笑。

江渡这才第一次意识到,林海洋好像每次都不知道从哪就突然出现了,真奇怪。

高考两天,那么重要,也竟然和寻常日子一样,日升又日落,学校门口站满了送考家长,有交警维持秩序,马路旁边停了长长一排爱心送考出租,这是全国的大事,但再大的事,发生时,太阳还是那个太阳,天空也还是那片天空,无谓人间。

8号那天晚上,高一高二就恢复晚自习了,学校里,教学楼灯火通明,高三的学生站在楼上撕书,纷纷扬扬,像雪花一样坠了下来,有人大声表白,喊着“xxx,我喜欢你”,有人则大叫“后会无期,梅中再见”,自由的空气,好像一下就涌到了高三毕业生的眼前。

整个教学楼乱极了,没人管,走廊栏杆那挤满了高一高二的学生在看高三的学长学姐闹腾,灯光映在眼睛里,瞳仁深处,有书本的碎片,有肆意的笑脸,还有无法言状的艳羡。

教室里人很少,都出来了,江渡和同桌朱玉龙都坐在位子上没动弹,朱玉龙拿着个mp4看电影,外面太吵,实在没法学习,她有个日记本,喜欢用来摘抄电影台词。

要知道,在高考的压力下,被限制上网被限制美只能穿校服的少年们,对外界信息对精神食粮的渴望有多迫切。然而,如果一直沉湎,是罪过的,只有这样的时刻,看一场电影可以心安理得。

江渡连看电影的心思都没了,她在整理文综笔记。

抬手想抿下头发时,察觉到朱玉龙好像在看自己,江渡扬眸,朱玉龙对上她的目光,还是淡淡的表情,她很少说话,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现在江渡知道了,并非如此。

她展颜,朱玉龙没笑,耳朵上耳机还挂着,收回目光,继续看电影。

这个小小的插曲,江渡并没放在心上,虽然,她不知道朱玉龙为什么盯着她看。

“你有那个吗?”江渡忽然察觉到一些异常,她生理期有点乱,小心地戳了戳朱玉龙。

女生把耳机拿下:“怎么了?”

“有那个吗?我好像身上来了。”江渡局促说,“忘记买了,我明天去买。”

“教室没有,寝室有,现在要吗?”朱玉龙把电影按了暂停。

江渡连忙摆摆手:“没事,那等下了晚自习借我两个可以吗?明天还你。”

“可以。”朱玉龙又戴上了耳机,她没说什么不用还的客气话。

江渡还想商量点什么,话到嘴边,又犹豫着咽下去了。

复课后,她总是很怕一个人做什么事,去食堂,去打热水,去卫生间,学校大门口更是一步不敢出。总有无数目光在角落里潜伏似的,她一出现,那些目光就会黏在身上,像夏天出的一层汗,不舒服。

外面人很多,她想去厕所,从抽屉里撕了长长的卫生纸,叠成块,江渡捏在手里硬着头皮出来了。

迅速穿过喧闹的人群,低着头,像犯错的小偷,江渡只想快点到卫生间。

满是人影的走廊,那么长,好像没有尽头,但总会走出来的不是吗?江渡回头,深深吁出口气,她仰起脸,看着那么明亮的教学楼,有纸屑擦着脸颊过去。

我也会有这一天的,加油。她默默对自己说。

第二天,高三学生离开学校,校园重归有序,大课间跑操江渡照例不参加,留在教室纠结怎么一个人去校门口买卫生巾。

好不容易攒够勇气了,朱玉龙忽然大喘着气跑到教室来,她看看江渡,说:“你要去门口超市买那个,是不是?”

江渡有点诧异,点了点头。

“钱给我吧,我给你买,”朱玉龙脸跑的发红,“没事别往学校门口去。”

“没事,我总不能一直麻烦你。”江渡委婉拒绝了,她冲朱玉龙温柔笑笑,“不过还是谢谢你。”

“别去,江渡。”朱玉龙脸色变得不太好了,“我帮你去买吧。”

江渡看她片刻,一会儿才轻声问:“那个人在学校门口?”

朱玉龙显然迟疑了,但还是告诉了她,说:“嗯,听老师说这人被拘留了的,不知道怎么搞的又跑到学校门口胡言乱语,你没事别出去,也别搭理他。”

她什么都知道,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江渡双肩微微颤抖,没再说什么,而是把钱掏出来给了朱玉龙。

她忽然一阵恶心,捂着嘴,在朱玉龙走后独自快步下了楼。

到了厕所,快速关上门,江渡却发觉自己什么都吐不出来,蹲厕旁,有溅出的黄色尿液,不小心踩在脚上,只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