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迟迟没能回好,王京京揉了一张又一张纸团,抓耳挠腮的,总想着怎么写魏清越会喜欢,那种类似考试作文怎么讨阅卷老师喜欢,拿高考的心态,把攥着她。

一直拖到元旦汇演。

校级的放在上午,有阳光,风很大。主席台是前一天晚上就搭好的,试音响时,学校里震耳欲聋,路过的学生会张望几眼。

“真他妈冷啊,节目单还有光腿跳街舞的。”林海洋手里抱着个卡通暖水袋,把小道消息提前告诉大家,他是班里最活跃的家伙,王京京在那翻白眼,说,“你就等着看人家光大腿,真猥琐。”

“人不猥琐枉少年。”林海洋总是“出口成章”,惹得男生也笑,江渡听他们满嘴胡扯,气氛热烈,抬头看了看教室挂起的气球,五颜六色,喜气的很,看了几眼,她又软绵绵地趴在了课桌上。

忽然,林海洋的声音变得暧昧起来,他对王京京挤眉弄眼:“还有魏清越哦……”这个“哦”拉的山路十八弯,阴阳怪气,王京京起身就打他,林海洋一边躲,一边说,“我劝你赶紧准备一束花,到时魏清越表演节目时,你上去得了。”

听到这里,江渡的心又开始像海浪一样,轻轻地涌到沙滩上,退回,再涌上来。

魏清越不是爱抛头露面的人,这种场合,他一般会选择在宿舍睡觉,初中几年就是这么过来的。这次是被张晓蔷逼迫,老同学,总要给几分面子,至于张晓蔷,这种场合是她的拿手好戏,主持,装作大人的样子,她总是拿捏的惟妙惟肖。

这次,张晓蔷放弃主持,要跟他一起唱《加州梦,张晓蔷喜欢云里雾里的王家卫。2006年的时候,很多同龄人沉迷于暗黑风格的□□空间,发火星文,抄厚厚几本歌词,职高技校的学生则爱留看起来像被鞭炮炸了一样的发型……梅中身为本市最好的重点高中,学子们力求呈现出一种独特的风貌来,绝对不愿意搞那些看起来很降智的事,那时候,互联网还没那么发达,社交局限于贴吧、□□,怎么想出一句小众而有文化的签名,是最重要的。

王家卫在那个时候,还是很安全的选择。张晓蔷问魏清越有没有看过王家卫的电影,听没听过加州梦,知不知道意识流……魏清越对这些毫无兴趣,他甚至笑了下,笑的张晓蔷莫名其妙,还有点心虚。

“怎么了?”

“没怎么,有事你直说,扯王家卫干什么?”

张晓蔷有点不好意思,说:“想跟你一起唱歌啊,再怎么说,我们一起唱歌,也算强强联手吧?”

魏清越看看她,说:“你太争强好胜了,唱个歌,还要强强联手。”

张晓蔷不会生他的气,因为,她知道魏清越说话就是这个样子,就这样,魏清越到底还是同意了。

汇演开场前,明德楼前的空地前用粉笔做了标示,高一高二每个班的地盘,清清楚楚。小许老师到教室里说了几句注意事项,大家就各自搬起凳子,成汹涌人潮,走出了教学楼。

只剩江渡。

她感冒了,圣诞节一过就感冒了,前两天特别难受。直到此刻,人还是头重脚轻,浑身没劲,王京京对她关键时刻掉链子感到特别惋惜,说:“节目单有很多劲爆的节目哎,你不能看了。”

江渡虚弱地笑笑,又打开保温杯,往嘴里灌热水,多喝热水,包治百病,她都快要喝吐了。

人昏昏沉沉的,一点不想动。

整个教学楼人去楼空,突然静谧,江渡前一秒还处在人声鼎沸中,这一刻,忽然就天地茫茫,四大皆空的感觉了。她好不容易有好转迹象,不能再去广场吹冷风,回头,吹的病情加重,一个元旦假估计要在挂水中渡过了。

等人走完,她戴好绒线帽围巾,全副武装地到连廊那边探看,离的有点远,只能看到挨挤的人头,幕牌后面,是色彩缤纷的演员们,有女生穿的很少,光着腿,罩着羽绒服,时不时搡同伴一把,笑的恣肆。

主持人的开场白,永远似曾相识,笑容很官方。

第一首歌前奏一响,江渡嘴角便弯了弯,在心里说:是笔笔。

是笔笔的《笔记,一唱出来,可以全体合唱的那种。2005年,她们还在读初中,有一档选秀节目叫《超级女声,万人空巷,只有小学时代看《还珠格格可比拟,大家都疯了一样用手机短信投票。小许老师也说过,他花了100块给张靓颖投票,真是大手笔。

那时,她们寝室贴满了李宇春的海报,大家第一次知道,原来女生可以这么酷,这么帅气。当然,也会为支持的人争执不下,同寝室有女生喜欢周笔畅,王京京就一口气买了八个封皮是李宇春的日记本,另一个,则每天为黄雅莉摇旗呐喊,回到家拜托七大姑八大姨投票。

“回忆的画面,记录的语言……”江渡小声的张嘴就来,这是她们这代人的独家记忆,关于超女,关于有些伤感的《笔记。

果然,底下跟着大声唱出来,江渡在后台寻找魏清越的身影,看不到他。她知道,他跟张晓蔷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