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东宫时,只见宫内的女眷侍从们都出来迎接太子殿下回宫。

看到他带回来一个年轻女人,他的那些姬妾们面上的表情顿时精彩,由最先的喜悦思慕,变为尴尬嫉妒。

这些人的态度对她算不上是友好,如果谢宸不在,她甚至都能想象出她们会朝自己吐口水,扯头发,一个个的大家闺秀,顿时在她脑海中化身为泼妇,当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直觉对不对,也或许宫里的人就是这么奇怪,眼高于顶的傲慢,喜欢用不屑的鼻孔看她,并不待见入宫的新人。

这里面唯一叫她还有一点好感的,便是一个青衣少年,看样子跟谢宏一般大,但是眼神却比谢宏要清澈温润许多,并没有他那么少年老成,倒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好奇。

只见他目光新奇地看着她的脸,见她也看向自己,面上甚至还又染了一抹红晕,有些害羞地侧过了脸,不敢再看她。

阿颜当时就觉得这个少年真是可爱,若不是身边人太多,她真想上前去跟他说说话,逗他一下了。

很快谢宸便简单交代了他们几句,率先踏入了宫殿,随后舟车劳顿的一群人,也紧跟他的脚步入了宫。

自此,阿颜便在东宫住了下来,做了太子身边一位贴身侍女,来了东宫数日,她人生地不熟,除了在太子跟前伺候,也不敢跑到东宫以外的地方转悠,渐渐的,对于这诺大的东宫也熟悉了,包括他的那几个身份高贵的侍妾。

这日,她过去太子那儿奉茶,路过御花园时,只见他那几个如花似玉的侧妃正在八角亭下摇扇赏花。

本来她是不打算停留的,那几个女人,从她来了后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但即将离开时,却不禁又被她们的一番对话吸引。

“呦,果然花无百日红啊,自从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入了东宫,连出身高贵的妹妹你都失宠了。”

率先开口的是伺候太子时间最长的徐妃,见李妃路过,不禁又冷嘲热讽道,她生的风情妩媚,目光里却满是奚落,一脸的阴阳怪气。

她旁边还坐着一个同她关系较好的刘侧妃,而那个最年轻貌美李侧妃,见她们两人串通一气对自己冷嘲热讽,原本就不甚开心的面上,不禁越发有些脸黑。

她不过就是心情郁闷出来散散步,没想到都能这么倒霉,碰上这两个最希望看到自己笑话的贱女人。

她心里暗自骂道,却又听那边继续嗓音妙曼道,“呵呵,妹妹既然来了,快过来坐坐吧。”

徐妃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又笑得不怀好意地朝她伸手招呼,李妃即便心里厌恶,对于她的‘热情’,却也不好直接甩脸离开,于是不禁有些不情愿地去到了她们跟前坐下,冷着脸色,也没有对她行礼微笑。

见她们提到自己,阿颜心中好奇,不禁又轻挪了两步,来到一棵垂柳后,以此作为遮挡,竖起耳朵仔细听起她们的谈话。

她倒要听听她们几个都是怎么背地里说她的坏话。

按照资历,徐妃是位份最大的,李妃理应对她行礼恭敬,但是因为李妃出身高贵,父亲在朝的官职当得比徐妃大得多,所以一直以来,也是心高气傲得很,一直不甘心居于年纪最大,即将人老珠黄的徐妃之下,更别说在眼下这种难堪的处境下,会对她不恭敬,也是能够想象得到了。

对此,显然徐妃也并不放在心上,她也早已经习惯了李妃的娇纵,反正在这东宫里,不管你是什么出身,得不到太子殿下的宠爱,也都等于没有,不过与她们几个一样,即将凋谢的花罢了。

徐妃入宫这么多年,对于这些明争暗斗的较量,早已经看开了,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李妃心里在想什么,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妹妹看着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啊?好像太子殿下回宫后,就一直没去你那里吧?”

徐妃话落后,不禁又抬手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

“最近刚灭了北魏,朝中事情多,殿下身体又不好,没有精力到我这儿,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李妃口吻淡淡,却隐约能够听出一丝埋怨,“反正他来不来我这儿,也都一样,不过就是多个人坐着罢了。”

一直静静不说话的刘侧妃,此刻不禁也目光好奇地询问她道,“妹妹入宫也有段时间了,难道太子殿下对你也……”

她欲言又止,李妃却是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禁又垂头丧气道,“反正我如今都失宠了,也不怕你们笑话……不,我感觉我都算不得是受过宠,哪有男人跟女人躺一张床上,却能忍住一直不碰的呢?更何况我长得又不丑,二位姐姐,你说太子殿下他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

李妃不禁又郁闷道,早在入宫之前,她就听闻了关于太子的各种传言,有说他不近女色的,有说他身体病弱活不长的,甚至还有人说他是断袖,她都鼓足勇气进宫了,为的就是得到那一直悬空的太子妃位,使自己与家族成为最荣耀的存在,却没有想到,太子殿下竟会是这样的。

太子温文尔雅,待人亲和,行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