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打好包袱再出来时,只见他手上牵着一匹黑马。

“都准备好了?”

听到她的脚步声,他不禁又回头看向她浅笑道。

“这……”

见她目光惊奇地看着那马,他只是又淡淡解释道,“这是之前追来的人留下的,我看这马灵性,见了我也不逃,就牵来用了。”

话落只见他又随意摸了摸马的鬃毛,那马儿竟也十分平静,仿佛已经将他视为了新主人一般。

“这马好乖,它好像已经认你做主人了呢。”

阿颜点点头,只是又认同道。

谢宏唇角勾起满意的弧度,只是又上下打量了那马儿一眼,见它四肢强壮,通体高大黝黑,没有一点杂色,唯有四蹄雪白,便又思索道,“看这体色,以后便唤你为‘乌云踏雪’吧,以后我便是你的新主人了。”

他给马儿取了新名字,又摸了摸它乖顺的头。

“若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匹千里马,或许它的母亲只是一匹普通的马儿,但即便血统不纯,应是该有日行千里的能力,这回咱们运气好,竟能收获这么出色的马儿,这也更方便咱们逃跑。”

谢宏看着那马,爽朗的笑音里,竟有了些许自嘲。

“你我确实有缘,难怪会认我做主……不过那些人可真是有眼无珠,竟将这种好马配给普通的士卒轻贱。”

阿颜目光疑惑地看着他,直到后来,她才明白他的这番话,是在说自己的出身。

“你打算骑着它走吗?”

她只是又脱口而出,询问之后才又后知后觉自己的愚蠢。

这很明显嘛,他就是想骑它,不然还从外面牵进来干嘛。

果然只见他又点点头道,“嗯,你会骑马吗?”

阿颜只是又有些目光畏惧地摇摇头,“不会……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马。”

想想也是,她这种出身的没骑过马也再正常不过。

“不会也没关系,反正也就找到了这一匹马儿,待会儿上了马只管抱紧我就好,当然可能第一次骑马,会难受一点儿,事态紧急突然,出门在外便忍忍吧。”

他只是又道,然后目光又望向了那马儿正色道,“乌云踏雪,救我们出城,可全靠你了,若是此番活着回去,成就了我,也成就你。”

日后他将会骑着它驰骋沙场,踏平北魏的国土,结束这苦难的乱世,一同感受那建功立业的荣耀。

那马儿点头低鸣一声,竟像是能够听懂他说的话一般,谢宏心里不禁也是大喜,他拍了拍马颈,只是又喜悦道,“好马儿!”

“我……我没骑过马,靠近它会不会踢我?我若是骑它,它不高兴了会不会把我摔下来?”

阿颜见他喜笑颜开,不禁又目光怯怯,小心凑近了两步道,“还有……你打算怎么出城?”

“自然是找准机会,直接冲出城去,眼下这种情况,想要伪装成普通人怕是也无法顺利通过盘查,风险太大了,得不偿失,城门那边一定加强了守卫,倒不如策马扬鞭,直接飞奔离去。”

谢宏听她满怀顾虑的询问,只是又回答她道。

“至于这骑马……哈哈!放心吧,有我在,它不敢咬你,而且也肯定不会叫你摔下来的,你只管记住上马后紧紧抱住我,其余的什么都不要想。”

谢宏只是看向她又笑道,并朝她伸出了手。

“来,我先扶你上马,时间紧迫,拖得越久越坏事,还是抓紧时间快走吧!”

见他面上严肃,她也不禁认真地点点头,然后挎好包袱,上前几步又目光谨慎地握上了他伸来的那只手,并紧紧抓住。

谢宏先扶她小心上马,随后自己才又翻身而上。

“抓紧我!”

感受到身后她的小手紧紧抱住自己是腰后,他便扬起马鞭,伴随着马儿一声长鸣,很快他们便也隐没在尘烟里。

……

因为城内先前的骚乱,城内的百姓不禁也人心惶惶,大受影响,如今城门处皆是一些想要离开的人,守城的官兵也增加了许多,守卫森严,几个士兵正不耐心地对比画像挨个盘查,随后才肯打开城门放行。

见到机会,他策马扬鞭,冲向了前方熙攘的人群。

“驾!让开,不想死的快让开!”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城门处的一些百姓们受到惊吓,纷纷四散逃去,唯有那些士兵们拔了刀剑。

“快!关闭城门!”

只见那个头领眼疾手快地指挥道,“此人应是刺杀二皇子的那个敌国刺客!”

城上负责开关的那个士兵在听到命令后,连忙又手忙脚乱地转动木轴,城门开始慢慢闭合。

谢宏见状便立刻拔出腰间的佩剑,使出全力朝城楼上扔去,只见角落处的那人很快便呜呼一声,长剑直刺入他的胸膛,瞬间毙命。

而下方的谢宏两人,更是不要命一样狂奔向城门,因为这迫人的冲击力,奔跑速度太快,根本无法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