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颜……倒也不必多此一举,这几人死不足惜,但只怕血腥味会引敌人过来,当务之急,还应是尽早离开此地,这里已然不安全。”

话虽如此,他刚才也还是被面前这个瘦弱女子眸里的狠厉所震惊。

他没有想到,自己眼前这个贪生怕死,视财如命的女子,竟也有如此杀伐果决的一面。

谢宏心里突然就有些彷徨,他看向她的眼眸深邃。

若是自己哪日也站在了她的敌对面,她是否也会这么绝情呢?

她是否也会想要杀死自己。

不知为何,他脑海里突然就又冒出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背后顿觉一凉。

然而眼前发生的一幕,却由不得他思考犹疑。

“阿颜!小心后面!”

冰冷的刀刃划破长空,反映出刺目的亮光,耳边疾疾呼啸来的冷风使她本能地朝后挥舞了菜刀,没想到竟真的砍死了一个迎面袭击的士兵。

“啊!”

那人哀嚎一声,便满身是血地倒在了她的面前。

“我……我杀人了!”

求生的本能还是未能战胜心底第一次失手杀人的恐慌,她手中染血的菜刀陡然掉落,只是目光颤颤地看着地上的死尸发愣,因为过度的惊吓,连腿都软得快要站不住。

“阿颜!”

见她手足无措,他急忙伸手一拉,将她护到了自己身后,将另一个举刀向她砍来的士兵一脚踢了出去。

后面陆续又涌来了许多官兵,谢宏捡了地上的长剑,独身上前与他们缠斗。

一番搏斗后,这些新寻来的士兵便被谢宏杀了个干净,看着一地的死尸,他不禁感到有些疲惫,但也还是伸手擦了擦溅在脸上粘腻的血,然后转身毫不犹豫地将剑刺进了那边地上绑缚的几个士兵的胸口。

顷刻间,遍地哀嚎,但也很快便随风隐去。

四周又恢复了安静,仿佛不曾发生过一样,唯有一地死尸血红得刺目,诉说着先前激烈生死搏斗的惨状。

“哐当——”

因为过于精神紧绷,眼下一但松懈下来,他竟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他扔了剑,只是又回到了她的跟前,目光中是她渐渐清晰深刻的脸。

只见她依旧还是惨白的脸色,连他走近了,都不曾关注。

“阿颜。”

最后还是他喘着气率先开口,“好了,你别害怕,他们都已经被我杀了。”

“我……我刚才杀人了。”

她却是又低头看了自己颤抖染血的手,“我从来没有杀过人,刚才我真的好怕,我杀人了,以后会不会下地狱?”

听说人做了坏事,死后是会被惩处的,也许会踩刀山,滚油锅。

她并不算是什么虔诚的鬼神信徒,但是她怕死,更怕疼,就是因为怕痛苦,所以她才能忍受活着的所有苦难。

阿颜其实很少会有什么轻生的念头,即便活着经常要忍饥挨饿,受冻受累,因为她也知道,即便是死,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至少,她还没有对自己痛下杀手的勇气。

但是刚才,她杀人了。

她竟真的动手杀死人了,心里不禁涌生了许多罪恶感,更害怕自己犯下的罪过,会遭受惩罚。

她是个自私的人,还贪恋,即便这世界并没有多么地善待自己,但至少,她还不想以死谢罪。

她不想赎罪!她还想好好活着,若不活着之前的努力艰辛岂不都白费了,一直以来,她明明都是那么努力地活着,可是现在,她私藏了敌国刺客,又杀死了官兵,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死罪了。

“怎么办?我还不想死?我刚才确实是想借你的手杀死他们,反正你之前也应该杀了不少人了,不差这几条命,但我不一样!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手上会沾染血腥。”

她只是又痛哭流泪道,他没有想到,之前那个如此狠绝的女人,此刻竟然也会因为自己第一次杀人,而流下了凉薄的眼泪,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阿颜,我们是共犯。”

他的眸微眯,看着她想了想只是又沉声道。

“第一次杀人,都会手抖的,以后就不会再感到害怕了。”

他想她只是还过不了自己杀人的那一关,但眼下还想跟自己撇清关系,无疑是愚蠢的想法。

当然也许没有遇到他,她现在还是干干净净的自己。

但是现在,不管人是谁杀的,从她产生杀人自保的念头起,便已是与他一样一身罪孽,手上再怎么洗,也洗不干净这血腥。

不过这样也好,染黑了她,她也算是自己的人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可以允许你跟我一起走。”

他眸光一暗,只是又幽声道。

“反正这里你也没法再平安住下去了,若是等追兵来了,看到地上的一切,一定会捉拿你斩首……你既已无家可归,便跟我一起逃走吧,一路上,我会护你周全。”

他承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