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没有了?!”

她不禁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不是……这才过了多久?怎么就卖了?而且当日我不是说过以后肯定会赎回来的,当时你答应我半年内不会转卖的!这当期都还没过,你怎么就能私自做主将我的玉佩给卖了?你知道它对我朋友来说意义多重要吗?!”

她匆匆来到当铺,哪料却听掌柜的对她翻着白眼嫌恶道,只说她的玉佩被人拿走了,不禁拍了案台,有些气急败坏地吼他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乞丐!我哪说是卖了?是被人拿走了,被些气势汹汹硬闯尽来的当兵的强行抢走的!老子一分钱都没赚,还倒赔钱了,当初接受了你的典当老子可谓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不然也不会招惹那些强取豪夺的‘土匪’,听明白了吗!那东西是被他们明目张胆抢走的,你是物件的原主,老子还要找你要钱呢!你快些赔我二十文钱的损失!不然老子这就去叫那些当兵的去抄你的家!”

阿颜火气大,哪料这掌柜火气更甚,只是又对她疾言厉色道,随着话落,并向她伸手讨要银子。

“额?”

阿颜被他的气怒的话说得一愣,怎么小谢的玉佩还引来了官兵讨要?她顾不得去思考细想太多,因为掌柜的朝她伸过来的那只大手更加具有震慑力,犹如讨债的恶鬼。

“我……我没有钱。”

她不自觉便又捂紧了怀里的银子,只又内心忐忑地结巴道。

这算是实话,若不是今日靠着小谢得了这笔天降横财,她的结局大概会是饿死在街上。

而即便有了这些钱,她也还是要用它生活的,既然小谢的玉佩赎不回来了,她断没有再白送钱的道理。

她悄声后退两步,打算趁机溜走。

“什么?!你来当那种珍奇美玉还敢说自己没钱!那玉佩的价值都足以把我整个当铺买下来了!不然你以为我会愿意收你一个穷酸乞儿的当品?你说你没钱谁信!”

那掌柜只是又瞪大了牛眼道,当初他就是因为慧眼识珠,看出了那玉佩价值不菲,所以才花二十文钱打发了这叫花子,哪料如今宝玉被人夺走,他痛彻心扉的同时,也越发坚定了讨要回自己损失的决心。

这女孩说她没钱谁会信?能有那么珍贵的玉佩,她身上也一定还有其它银钱宝物!

“来人啊!给我搜她的身,有什么都给我拿过来!”

他又急急恶声恶气地招呼左右伙计道,哪料当铺的人还没来及靠近她,她便已经拔腿逃跑。

毕竟这些年别狗撵被人追的腿脚功夫早就练出来了,她虽然瘦小,但也轻盈,脚步如风,更胜在耐力好持久性强,再加上又比他们快一步,所以即便后面跟出来的人一路拿着棍棒猛追她,时间一久,也鞭长莫及。

她拐进了街道一处脏暗的角落,见甩开了那群人,便又迅速赶往了家中。

哪料回到了家里,却是异常的安静,她才刚伸手推开了院落的栅栏,就又被一阵急促突然的‘唔嗯’声吓了一跳。

她转身看向了发出声音的角落,只见是几个官兵被人五花大绑在旁边,纷纷瞪着眼睛,嘴被布块堵住,只能脸急得通红,目光迫切地看着她。

她心里一惊,这几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即便被人这么严实地绑着,东倒西歪在墙角,也依然很有威慑力。

尤其是那一身刺眼肃穆的漆黑军服,她一眼就能认出这是黑铁城的士兵。

“你回来了?”

身后突然响起的不冷不热的声音,更是又吓了她一大跳。

“啊!小谢——你怎么走路一点没声?吓死我了!”

她回头只看见他面无表情的脸,不禁又嗔怪道。

“还有这几个官兵是怎么回事啊?你绑的吗?他们怎么会找到咱们家里?”

她只是又伸手指向了下方的士兵,急声又询问他道。

“……阿颜,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跟你说。”

他想了想,只是又皱了眉道,“其实我是唐国的细作,这些人是来抓我的。”

“什么?!”

她大吃一惊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早对你说你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吗?只怕会是将我扫地出门,以避灾祸。

谢宏静默看着她,心里不禁一阵失落。

他又微微侧了眸,没有说话,对于她,他实在没有底气,更不敢拿性命去赌。

若非迫不得已,已经被人找上家门,没有再掩藏的必要,他更不想告诉她实情。

不过虽然身份暴露,但这段时日至少养好了伤,保住了性命,他内力恢复得也差不多,即便被发现藏身之所,他也还是有自信能够成功逃脱出去的。

但就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自己走,如果她不愿离开家乡……但这里也已然不安全了。

他还一直没走,就是因为不放心她。

“阿颜——”

他看着她惊吓到煞白的脸色,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