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颜目光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人的背影,这回换成她窝了一肚子火气。

“你个死人妖,穷鬼一个还敢骗人占便宜!”

她真是越想越气,怒骂他尚还感觉不够发泄,更是又弯腰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狠狠朝那娘里娘气的男人扔了过去,尽管没有砸中。

“呼!真是快要气死我了!”

她又叉腰愤怒道,亏她当初还拉着小谢不叫他打他,如今看来当时真该叫他好好教训一下那死人妖,叫他再也不敢轻易招惹良家男子。

回眸又见小谢铁青着一张脸,她这才意识到此事伤害最大的人是他。

“小谢——”

她温声道,正想对他安慰几句,然而手才刚触摸他的衣袖,便被他弃如敝履地猛然甩开。

她看着自己空了的掌心,目光不禁有些呆滞。

“这就是你想的好办法,出卖色相尊严,更是什么样的人的钱都敢收!”

他终是再也忍不住,朝她又发泄怒火。

如果不是因为她那些自作聪明的损招,也不至于会经历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是被那些令人恶心欲呕的人侮辱。

他感觉自己经历的所有不堪,都不及今日颜面扫地,而这些却都是拜她所赐。

这个始作俑者,压根就没有丝毫将他当做人看,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够出卖。

他情绪不禁激动,双眸染红,但比起鄙夷,看她的眼神里更多的还是心痛,其中夹杂着爱恨交加的悲愤,以及失望。

他复杂的目光不禁叫她内心五味杂陈,自己确实是急功近利,但也并不是丝毫没有顾及他的想法,若是真想出卖他,此刻他应该早已经被那贵妇人买走了。

因为自身经历不同,他大概也很难体会到自己对金钱需求的迫切,但她本以为两人一起共患难这么久,即便不能感同身受,至少是能对她产生几分理解的。

老实说,她对他也生出了些许失望,以及心痛。

“饿了这么久,难道还没有将你饿清醒吗?我早就与你说过,在活命面前,尊严根本就不值一提。”

她也淡漠了神色,收了手只是又与他冷声道,“我也不是非要改变你什么,但不管你能不能理解,我就是这样的人,即便你不认同我的做法。”

“你是这样的人吗?”

“我以为你早就应该了解我了。”

“呵,是!是我太蠢,才会对你心存幻想!”

他气极反笑道,比起愤怒,他更觉得羞辱。

现在他才意识到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多么的愚蠢,竟还妄想她待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原来他与那些形同陌路的贱民,在她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不想与他争辩,留他是为了汲取温暖,而不是相互折磨,这已经严重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小谢,争论这些又有什么意思?除了平添生气离间感情外,并没有丝毫的用处,凡事不要想那么多,我只想和你好好过日子,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咱们讲和不好吗?又不是外人,难道还非要争出谁对谁错不可吗?很多事情往往都是挣得了理,却失了情,真真假假的,有那么重要吗?”

她只知道唯有怀里的钱才是实打实的安全感。

“你看,这些钱都很安全,至少……他们想讨要你得先打一架分个输赢再说,毕竟又不是只收了一人的钱,先把钱拿了再说,有这功夫,我们也早就溜之大吉了。”

毕竟谁跟钱有仇?就算会有危险,手上的钱就是底气,有钱能使鬼推磨,干什么都不怕,也总有对策后路的。

她一边说着,只是又将手心里的银子捧至他的眼前,满怀期翼的眸里更染了一层憧憬的高兴,闪闪发光。

然而却不是因为他,只是单纯因为喜欢这笔钱。

“你有真心吗?”

“额——”

她看着他,目光不禁一愣。

“你又有真情吗?”

哪料他却只是又轻笑一声道,并摇了摇头,“是我不该对你认真。”

情与理,在一个根本就不在乎你的人面前,无论如何都已是枉然。

他已经不在意那些真假了。

如果她从未对自己有过真心,更不曾心动。

冷风吹拂他的衣袂,他只是又转身,声音平静如水,“我先回家了。”

今日探查街上情况,如今的形势,倒也没有那般严峻,也许他也是时候该离开了,这黑铁城不宜久留。

城门的守卫总有松懈的时刻,再摸摸底,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便能全身而退。

所以眼下,倒也不必与她执着。

毕竟他们也终将会迎来形同陌路的那天。

所以……便求仁得仁吧。

成全她,更成全自己。

他这么想着,心里突然就又松了一口气,即便分不清这究竟是否算是自欺欺人。

话落,他只抬步默自离去。

至少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