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宏给了她一个白眼,虽然不情愿,但也还是乖乖听她的话转过了身去。

“哗啦——”

只听见身后一阵水声,然后便是窸窣穿衣的声音。

“……喂,你好了没有?”

等了许久,也没听见她说穿好了,他不禁又有些不耐道。

女人就是麻烦,她究竟还要自己等多久?

正当他心烦意乱之际,肩上突然被人一拍。

“喂!”

她穿好了衣服,顺带还把头发擦了擦,然后便悄悄来到了他的身后,打算来个突然袭击吓一吓他。

她心情愉快,更期待看到他惊慌失措的表情,然而他回身看到自己的目光,却显得有些奇怪。

谢宏看着面前‘脱胎换骨’的女子,不禁目光惊异。

“怎么?你这是什么表情?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阿颜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诧异的目光有些疑惑道,“我不过就洗了个澡,换了身漂亮干净的衣裳,难不成变天仙了?”

“不……你的样子……”

看着她洗干净的白皙小脸,他这才仔细看清了她的真实面容,比起惊讶于她明珠蒙尘的过人美丽,他更惊叹于她的相貌。

没想到这世上竟有如此肖像之人。

“嗯?我的脸怎么了?”

她不禁又看了看自己抚摸脸颊的掌心,“这也没脏东西啊?难道我的脸还没有洗干净吗?”

“你的脸……没有脏东西,而且……”

没想到还生的挺好看的……明明初见时还又瘦又黑,看着土气,没想到脸洗干净了,倒也还算个清丽脱俗的小美人。

谢宏看着她,此刻也说不上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怪怪的,有些不自在,但自己却也并不排斥这种异样的心态。

眼前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但音容笑貌却又完全没有变,她明明还是她,陌生中透着温暖的熟悉感,叫人忍不住想亲近。

此刻像是又回到了初认识她时那般,只不过这次,谢宏面上还有可疑的红晕,即便转瞬即逝,看着并不明显。

他的心口莫名跳的飞快,此刻他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心动。

直到后来他回首往昔,才明白原来自己对她的爱,早在开始时就已经注定了,即便这是一段苦挣无望的爱情。

“嗯?而且什么?”

她的出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谢宏淡定了神色,只又故作平常道,“哦,我的意思是,你这身衣裳挺好看的,没想到像你这种寒酸的女孩,家里居然也能有一件像样的衣裙。”

这确实是他没想到的,更令他感到有些匪夷所思,明明她身上这裙子,看着价值不菲,倒不像是一般平民能有的东西,而像……宫里出来的。

思及此,他的眉头不禁又一皱。

她究竟是什么身份?果真如眼前所见,仅仅只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苦女孩吗?

还有,她的脸……

“嘿嘿,好看吧?我穿着这绿罗裙是不是特别漂亮?”

对于他这算不上是夸赞的意味深长的话语,她也并没有生气,反而因为身上这件华丽的绿罗裙而心情愉悦。

她轻提了裙摆,并又脚步轻盈地在他眼前转了一圈,眼前的她,在绿罗裙的映衬下,不禁越发美得耀眼动人起来。

“我说得是裙子好看。”

他看着她目光痴了一瞬,只是又别过脸,蹙眉别扭道。

“嗯?”

“当然……人也勉强还算凑合吧。”

听到她略显迷茫的轻哼声,他不禁又继续口是心非道。

“算了……我也不指望能从你嘴里听到好听赞美的话,我就全当是你在夸我啦!”

她只是又继续好心情道,并去到墙边角落处,从一面裂纹的镜子里照了照自己的脸。

“我就知道,自己即便算不得漂亮,但也肯定不丑的,当然还要感谢这绿罗裙,它可真是娘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她看着镜里的自己,不禁又找到了些许自信,即便谈及自己的母亲,脑海里并没有什么印象,连她长什么模样,影子都记不起来。

“你说……这绿罗裙是你娘的?”

后面又传来他狐疑的询问声。

“是啊……不过我记不得我娘长什么样子了,都是婆婆她告诉我的,临终前她把匣子里一直锁着的这件绿罗裙取出来给了我,还说这是娘亲生前最爱的一身衣裙,更是留在世上唯一的遗物,叫我一定要保管好,哪怕再落魄也不能卖掉,更不能叫外面的人看见……我想她一定是怕这么好看的裙子被偷吧?”

阿颜只是又回忆道,想到母亲,她不禁想象道,“虽然我没有见过娘亲一面,但我想,娘亲她一定长得很美,是个大美人,肯定不会像我这般相貌平平无奇。”

她的目光中不禁充满了美好的憧憬,目光认真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试图透过自己这张脸,能够从中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