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徐康晨家出来,天公便不作美忽然刮起了大风,冷风如刀子一般划过季心露的脸颊,竟会有微微的刺痛感。季心露下意识的往上搂了搂围巾,尽量把自己裹得严实点,然后匆匆上车,躲过这寒冷的气候。

是啊,又到了一年寒冬。

不知不觉间,马上就要和沈司微迎来第十二年了。

想到这里,季心露睫毛微微颤动,然后抬眸看着车窗上的点点水渍。

十二年了呢。

沈司微。

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再不回来的话……

再不回来的话,我就不等你了。

季心露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摇摇头,把脑子里不该存在的东西晃出去,然后调整座椅系好安全带,又调整后视镜准备发车回家。

但是,她一抬眼便看到了挂在后视镜上的吊坠。

照片是两个人读大二的时候照的大头贴。季心露一直都保存着,后来买了车,便把两张一样的照片全做成了吊坠,一个在沈司微车上,另一个在季心露车上。

经过时间的洗礼和太阳光的照耀,吊坠颜色已经泛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季心露楞楞地看着微微晃动的吊坠,好像突然明白了刚刚徐康晨为什么会出神——

原来,刚刚自己不想让徐康晨知道沈司微和自己的关系只是在杞人忧天罢了。徐康晨那么精明的人,一看这个吊坠,一定会知道自己和沈司微的关系的。

怪不得,健谈如徐康晨一路上竟沉默寡言。

不过,季心露也懒得去关注他人的想法了。让徐康晨自己发现自己非单身身份并且另一半是沈司微也挺好的,毕竟……经过这几个小时的相处,季心露能感觉到徐康晨对自己的心思不纯,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晦涩不明,炙热又若即若离,虽然不是过于直截了当,但是心思敏感的季心露还是能感到徐康晨似有似无的偷瞟。

这让季心露非常尴尬。

虽然季心露并不讨厌徐康晨,甚至因为两个人爱好相同,有很多共同语言对她还颇有好感,再加上中间有徐康阳和秦之欣做调剂,季心露对徐康晨印象还是不错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季心露喜欢徐康晨。

且不说季心露和沈司微还保持着恋人关系,并且长达十二年。就单说季心露被沈司微折磨的这两年,让季心露已经对爱情失去了信心。

爱沈司微的这十二年,已经花光了季心露所有的力气和勇气。她真的没有精力再去掏心掏肺地爱另一个人了。

……

回到自家小区后,季心露久违地看到了沈司微的公车停在楼下停车位。

距离上一次吃完炒河粉不欢而散到如今,季心露已经小半个月没见过沈司微了。

如果是以前,两个人太久不见面时季心露还会给沈司微打电话,叫她回家陪自己过周末,让她多注意身体……总而言之,季心露有各种理由去联系沈司微。

后来,沈司微的冷漠刺痛了季心露。她麻木了,她终于明白自己真的喊不动一个心不在自己这里的人。慢慢地,季心露发现沈司微回不回来,好像根本影响不到自己的生活。沈司微回来,她就多做一人份的饭;沈司微不回来,她乐得清闲。

这房子好像成了她一个人的单身公寓,只是偶尔沈司微会过来暂住几天。

上楼后,季心露发现关萌也在家。

关萌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文件夹,毕恭毕敬地站在沈司微身边。听到门锁响动,知道是季心露回来了。等到季心露进门,她礼貌地朝她鞠了一躬:“季经理。”

季心露点点头,然后脱下了厚重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准备进卫生间洗手,直接忽略了坐在沙发上的人。

“小露,你过来。”就在季心露准备关门的时候,一直坐在沙发上巍然不动背挺得很直的沈司微轻轻出声了。声音深沉,像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的疲惫。

季心露这才转身拿正眼打量沈司微。

沈司微像是刚开完会,穿了一身正装,白衬衣配灰色西装显得格外干练,衬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细腻柔滑。西装纽扣被她一丝不苟的扣到了倒数第二颗,袖口处挽了一个弧度,正式中又不乏休闲。披肩的长发被她随意的拿鲨鱼夹扎了起来,散落下来的碎发有的挂在她的脖子上,有的披在肩头,格外性感。

“我入了一份保险。”沈司微用眼神示意关萌,关萌会意,把手中的文件夹平摊在桌子上,以便于季心露查看。

季心露挑挑眉,悠悠走到客厅,拿起文件一瞧,发现沈司微并不是在开玩笑。文件一共两份,白纸黑字上赫然是沈司微买的意外险,而另一份则是储蓄型保险,两份文件的底部,受益人一栏填着自己的名字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买这个。”一目十行看完了文件条例,季心露把文件夹合上,然后随意地扔在了在桌子上,挑挑眉问道。

她从来都不相信这些所谓的保险和理财产品,她觉得这些东西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