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司微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压力很大。向来不长痘的她,眉心和嘴角都爆起了红红的压力痘。

过去,公司之所以能顺风顺水的发展,是因为有迟玉航这个大佬在背后扶持她,帮她搞定资源和拉拢人脉。可是,自从两年前她和他断绝不正当关系以后,自己公司的效益比过去低了许多,同时,合作伙伴也被报复心极强的迟玉航挖走了。

沈司微心知肚明自己和季心露的冷战已经过了好几天,按理说,她应该去找季心露解决矛盾,可是沈司微完全没有时间再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在感情问题上,因为公司的事情实在太繁琐了——收益惨淡的明源终于和在传媒行业中属于佼佼者的梦娱谈成了合作,沈司微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工作上。

最近一段时间,沈司微忙到了吃住都在公司。

明源设计部因为没有了左膀季心露,只剩一个右臂的胡敏在岗位上艰苦奋斗,所以比其他部门压力更大一些。沈司微了解从一开始就跟随自己打江山的伙伴,她清楚的明白,如果只是普通的小单子,胡敏是可以应付得来的,但是一旦遇到大单子,胡敏一个人属实够呛。

为了让项目平稳进行不受影响,沈司微甚至都低三下四去祈求季心露回到工作岗位上来,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这件事,季心露居然还跟自己吵了一架。最后,她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亲自上阵来和胡经理一同完成即将要交稿梦娱的服装设计稿。

当初上高中时,沈司微和季心露两个人都是学校出了名的绘画才子。知道她和季心露的关系的人总会调侃她们两个是本世纪最般配的“美术妻妻档”,不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的人则是会感慨闺蜜两人都长得漂亮还优秀。可是天不顺意,沈司微高考失利与首都美院失之交臂,只上了F市一个三本院校,不得不放弃了绘画这一领域;而季心露则是得偿所愿考到了A市首都美院,接受更好的教育。

再后来,沈司微消沉过一段时间,每天都和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吃喝玩乐,挥霍父母给的生活费。后来沈司微醒悟过来,完全是因为季心露每个月都坐绿皮火车A市F市两头跑,只为了陪伴沈司微,带着沈司微往阳光的地方发展,沈司微才重新振作了起来,大三时醒悟,凭借自己原有的绘画基础跟着导师在外接单,慢慢积累了一定的人脉资源,和季心露共同创办了明源。

沈司微忙碌的这段日子里,顾长漫主动来找过她几次,但是,每一次沈司微都让关萌找借口把她打发走了。

因为沈司微这一个月里很少联系自己,除非自己主动给沈司微打电话,否则沈司微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本来因为这件事顾长漫就很不开心了,但是这几天自己都主动放下身段来找沈司微,沈司微仍然是避而不见态度,顾长漫彻底心有不满了。

但是她也属实不敢激怒沈司微。

她明白自己对于沈司微来说只是一个一时新鲜的甜点,沈司微随时生气了、腻了都会离开自己。所以顾长漫不敢太造次,就算沈司微会迁怒自己,会躲着不见自己,她也会选择忍气吞声的咽下这口气,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司微有时间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想来,她已经和沈司微认识快两年,跟了沈司微快一年。当初和沈司微相识,是因为导师带着她来参加沈司微的酒会。她是F市XX艺术学院的大二学生,也是导师的得意门生。当时导师有意提携自己,她是知道的。可是没想到,在一个本是生意场的酒会上,她遇到了沈司微。

顾长漫永远忘不了沈司微那一天光鲜亮丽的样子——她端着酒杯悠闲的在宴会上与人交谈,一袭火红红裙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她洁白无瑕的肌肤在红裙的映衬下更是脂若凝霜。流苏耳线给她增添了一番灵动,红唇明眸,盈盈笑意。

导师带着她和沈司微打招呼,聊了什么顾长漫听不懂,只记得导师喊她沈总,脸上的的笑容都要带着他的褶子堆到一起去了。沈司微无意间的与顾长漫的对视,顾长漫就知道,她沦陷了。沈司微生的好看,纵然顾长漫在本市最好的艺术学院里读书,见过的俊男靓女也不在其数,可是在遇到沈司微的那一刻,顾长漫觉得那些人都黯然失色了。

后来不知某一次的机遇,顾长漫如愿以偿和沈司微关系近了一点。彼时她还是一个没有踏出象牙塔的大二学生,第一次遇到沈司微这么有魅力有能力的女强人,觉得沈司微就是她的命中注定,顾长漫本性争强好胜,家境优越父母又宠爱她,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失过手,如今长大遇到了“真命天子”沈司微,她自然也不会放手,百般纠缠,只为得到沈司微的青睐。

沈司微一开始对顾长漫并不感兴趣,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关系好的妹妹,沈司微对季心露的深爱已经蒙蔽了沈司微的双眼,她根本看不到其他人身上的闪光点,可是,她一直走不出季心露和张钧则的那道坎,所以在沈司微遇到越来越多的人的时候,逐渐觉得对季心露的爱好像在慢慢减淡了。

关系的亲近让沈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