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变得怎么比翻书还快?

季心露余光瞥到了沈司微的动作,不由得在心底冷笑。她觉得自己太恶劣了。看到沈司微吃瘪的样子,她竟然不由自主地弯了弯嘴角,心情也转变了些许。听着车载音乐,偶尔还会哼哼几下曲调。

沈司微见季心露心情稍有转晴,便生生把心口那口气咽了下去。算了,无非就是被凶了一下而已,是自己太过于玻璃心了。换位思考一下,自己每一次凶季心露,人家也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恶劣的脾气而和自己翻脸过。

沈司微的反应出乎季心露的意外。她以为,自己这样和沈司微说话,她虽说不会大发雷霆,但一定会给自己摆那个臭脸色,没想到这一次她竟然可以忍住心口那一团恶气,还真是不容易。

果然,这一个月来沈司微的确改变了很多。不过,更多的应该是装的。

除了发生这一段小小的插曲,两个人一路上倒是相安无事,终于抵达炒河粉店。

……

两个人一起走进店里,屋内一如既往的人声鼎沸,烟酒味十足,只是几年过去,昔日脏破卫生堪忧的小店,已经重新装潢了一番,少了那股熟悉的油腻气味和擦得锃亮的黄木桌子还有被烟熏黄发黑的墙壁。

就像季心露和沈司微的这份感情,看似和过去一样,其实内里早已变得物是人非。

听说老板因为身体原因,把店铺交给了他的儿子和儿媳,不知道味道有没有变,反正环境的改变让两个人食欲大增。

进店后,年轻老板把白毛巾搭回膀子上,殷勤地过来迎客。

季心露挑了以前喜欢的位子坐下,轻声开口:“老板,一盘炒河粉,爆……”辣字还没吐出来,她突然想起,沈司微因为饮酒无度,这几年肠胃已经出了毛病,终归还是改了口:“微辣的,谢谢。”

老板回头朝厨房喊了一声,待到厨师答应后,他就准备离开了,没成想,一直没有开口的沈司微把他叫住了——

“我也要一盘炒河粉,爆辣的。”

老板有点惊讶,好意提醒道:“小姐,您二位共点一盘就够吃了,我们家的河粉量很足的。”

“可以吃的完,放心。”沈司微礼貌地回绝了。

老板张了张嘴,终究没有驳了客人的回头,他再度回头冲厨房里喊了一嗓子,给沈季二人摆好餐具后就离开了。

边走还要边回头多看了几眼,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

应该是第一次吃他家河粉的客人吧!他这样想。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