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季心露提出要搬出去的这一要求后,沈司微不知是真的被季心露这一次动真格的吓坏了,还是良心发现外面的酒水饮料再好喝刺激也始终比不上家里的白开水有营养。总而言之,沈司微对待季心露仿佛回到了过去那般上心,只要公司没有什么紧急会议,一下班就会准时回家陪着季心露。

就连秘书关萌也被沈司微这反常的举动震惊了。要知道,过去玩野了的沈司微,只要公司没什么要紧事,一下班就会往夜总会跑,或者参加各种酒局,再或者去顾小姐那边取乐……反正,能不回家就不回家,对于沈司微而言,那个家就像是一道厚重的枷锁,容易让她窒息。

也不知道沈总最近是不是被季经理下了什么蛊。

……

“沈总,今天的行程安排已经总结好了,需要我现在发给您吗?”就在沈司微忙碌了半个上午,放空自己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时,关萌女士不适时宜的敲响了门。

如果不是因为沈司微的办公室拉上了百叶窗,让关萌无法知道自家老板在办公室里的一举一动,否则就是给关萌十个胆子也不敢在沈司微休息的时候去打扰她。

当她听到那一声略有冰冷的“请进”时就知道,自己踩雷了。

“发过来吧。”沈司微被惊扰了安神,心情十分不快,她紧蹙眉头说完,又补充一句:“哦对了,今天中午帮我约一下徐总,再聊一下合同的事情,梦娱这家公司是真的难搞啊……”

关萌刚在平板上记录了下来,突然,她好像看到了日程表上的什么,瞳孔猛缩了一下,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忤逆老板的安排,但是出于良心,她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嘴:“沈总,您之前订好的行程上显示,今天中午要去仁和医院……”

沈司微转笔的手瞬间僵住,重量很足的派克钢笔砸在桌面上发出闷闷一声“咚”,仿佛是一块石头狠狠砸在了沈司微的心上,震的沈司微心脏微微发疼。

是啊,今天是十二月七日。她应该去医院的。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

今天,是季心露父亲出车祸导致他成为植物人的第三年。可是……为什么今天早上吃早餐时季心露压根没有和自己提这件事情?

沈司微感到头一阵阵微痛。她撑着额头俯下身去,趴在桌子上,她的肩膀微微起伏,像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关萌没有催促,静静的站在一边等待老板的发号施令。

她知道,沈司微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行,那就先不用约徐总了。等会儿你把手头工作放一放,去超市买点水果之类的礼品放我车里,今天中午我自己去医院就好,你不用陪着了。”良久,沈司微坐了起来,边整理文件边抬手看了看手表,刚过九点四十五——“十一点之前,全部给我准备好。”

“是。”接到新任务的关萌微微颔首,转身准备退出了总经理办公室,却又被沈司微叫住了。

“那个……谢谢你,关萌。”沈司微抬手扶了一下散落在耳边的碎发,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又格外认真的对关萌点了点头。

关萌微笑颔首,退出了办公室。

……

也许沈司微会忘记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但是季心露永远不会忘。

三年前的今天,季心露的父亲季正祥拖着病体从老家S市千里迢迢赶来F市看望自己最记挂的女儿,为了给沈季二人一个惊喜,老爷子特意没有告诉她们自己要来的消息。可是不曾想到,下火车之后他被黑车司机的甜言蜜语所蛊惑,老爷子一生也没出过几次远门,见司机除了说话有点飘忽起然以外,“心善”并且价格优惠,便毫不犹豫的上了车。可是,待车行驶开之后老爷子才后知后觉——原来司机是一名酒驾司机,超速行驶直接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卡车。

当时的季心露刚刚研究生毕业不久,意气风发,和沈司微共同经营的公司蒸蒸日上,季正祥出事的那个时候她正在开会,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接听起来却只得到了一句冰冷的“请问是季正祥先生的亲属吗,他在南环路出了车祸,请速速赶到XX医院……”

那一瞬间,季心露感觉整个人的血液都凝固了。她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再之后就什么都浑然不觉了。见警察、和另外两个当事人的家属商讨解决事宜等等一系列麻烦事,都是沈司微一手操办的,季心露全程都未曾干预。那段时间,沈司微既要照顾她又要照顾自己的父亲,而且还有公司的一些烦心事,的确受了不少罪。

季心露还记得,沈司微那半个月最少瘦了十斤,原本就消瘦的她突然掉秤十斤,看上去甚至几近病态了。

这场车祸在F市也轰动一时,老爷子命好活了下来,却落了个植物人的下场;而酒驾的司机命运就比较悲催了,当场丢了性命;卡车司机同样受了重伤,但是运气好苟活了下来,但是因为是季老爷子这边的司机酒驾全责,卡车司机治好病之后,这件交通事故也就没有了下文。

沈司微为了让季心露安心,把季正祥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