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宇飞此刻的处境是有些尴尬的他虽然勇敢追爱,喜欢就坦然地表达出来,但还不至于没皮没脸。

他确实没想到成岩是真的结婚了更没想到他丈夫就是那位“监工”的帅哥。

其实肖宇飞表露心思的时候连成岩的性取向都还没确定不过他就是这样的个性遇到心动的绝不会犹豫。他已经很久没碰到过像成岩这么对胃口的人了,哪知已经名草有主。

邂逅得晚了些。

可惜。

肖宇飞的腰上被朱宇绕了一圈保鲜膜,他仍旧光着膀子,举手投足间透着不拘小节的豪迈劲他朝成岩伸了手:“不好意思,确实是没想到成老师是已婚人士是我冒犯了。”

虽然江暮平刚刚教育成岩有些事不需要亲力亲为,成岩也勉强将这句话解读为不要跟不相关的男人有过密的肢体接触,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都主动道歉了再摆架子不依不饶的就显得有点小气了。

而且成岩挺欣赏肖宇飞这种潇洒劲儿的。

成岩在江暮平的注视下跟肖宇飞握了握手。

肖宇飞表达歉意:“抱歉成老师刚才是我冒犯了。辛苦你帮我纹纹身效果特别好,我很喜欢。”

“不客气。”

江暮平的眉心几不可察地蹙了一下目光从成岩的手上收回来。倏尔,他的耳朵里灌进一股温热的气流成岩忽然扭头贴近他的耳边,低声说:“这不算是不必要的肢体接触。”

江暮平的目光直视着肖宇飞听到成岩接着说:“我只会跟你发展感情不管我们的婚姻是不是有效。”

成岩不知道这样的表示算不算明显这应该算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表白尽管言辞含蓄。

江暮平侧头看向成岩,成岩撩了一下他垂在镜架下方的金属镜链,说:“这眼镜戴着挺祸害人的。”

肖宇飞看不下去,背过身去,问朱宇:“小帅哥,能把我的衣服给我吗?”

“你的衣服?”朱宇环顾四周。

“被那个短头发的小姑娘拿走了。”

“应该是帮你放外面的储物柜了,我去找她过来。”

“麻烦了。”

再多的调情的话也不能再当着肖宇飞的面说了,成岩和江暮平走出了工作间。

“你现在下班了吗?”江暮平问。

“还没。”成岩倒了杯水喝,“还有个小图。”

“那你晚饭又不能跟我一起吃了。”

“没事,小图,花不了多长时间,我能正常下班。”

江暮平嗯了一声:“那我回家做饭。”

成岩呛了口水,笑道:“江教授,你确定吗。”

“那你想在外面吃吗?我现在订位置。”

“不用了,还是在家吃吧。”成岩说,“想吃你做的。”

江暮平失笑:“好。”

毛毛将肖宇飞的衣服拿进了屋里,忍不住道:“大哥,你说你刚刚尴不尴尬,我都给你使了多少次眼色了。”

肖宇飞接过衣服穿上,笑着说:“我哪知道成老师他家属就在我跟前,你别说了,我社死,死得透透的。”

毛毛觉得这人实在有趣,笑道:“不过你倒是蛮潇洒的嘛。”

“哪能怎么办,你们老板都有那么帅的对象了,我再死皮赖脸算怎么回事,丢不丢人啊我。不过你们老板是真的帅,我就喜欢他那种长相的,可惜英年早婚。”

毛毛抿着嘴笑:“你是不是以为我们老板年纪还小啊。”

肖宇飞眯起眼睛:“你这么说,那肯定不小了。三十?”

“三十五。”

肖宇飞懵了一秒,不由地感叹:“长得真年轻。我以为他比我小呢。”

“你多大岁数了?”

“二十五。”

“那你看着比我们老板显老。”

肖宇飞套上外套,笑着控诉:“你这小姑娘怎么回事,说话真不中听。”

“我都二十六了,我还喊错你了,不应该喊你大哥,而且你还应该叫我一声姐姐。”

“你长得也显嫩,姐姐。”

毛毛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江暮平离开工作室后,成岩接到了一个电话,从他老家江州打来的。

来电的是成岩住在乡下的姨妈,成岩很少回老家,但每年都会给他的姨妈寄钱。每年的这个时候姨妈都会来电话,她年年让成岩回家过年,但成岩回去的次数寥寥无几。

成岩在那片土地没有什么深重的留恋,也不愿在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刻被一群不相熟的人包围。

他孤独惯了,习惯一个人过年。

姨妈是个很好的人,但不是成岩最愿意亲近的人。

成岩接通了电话:“姨妈。”

“小岩啊,在干嘛呢?”

“没干嘛,歇着呢。”成岩不想听姨妈那些拐弯抹角的寒暄话,直接反客为主:“您是不是又让我去您那过年啊。”

姨妈笑了:“你知道我要说啥了,那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