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为径走后江暮平直接接到了副院长的来电。

“徐院长。”

“江教授,教管邮箱里的新通知收到了吧?”

“收到了。”

“依你所见,同行的博士生选择廖凡柯可行吗?”

江暮平不置可否只能陈述事实:“廖凡柯确实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

“那选择他你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吧?”

副院长会亲自打这通电话,就是来通知的,江暮平哪有提出异议的权利,更何况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没有。”

“嗯那就这样定下了,还麻烦你到时候通知到位辛苦你了。”

“不会。”

电话挂断,带廖凡柯一起去外地参加会议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廖凡柯的父亲是城大法院的院长,带学生出差这种小事,能劳烦副院长亲自给江暮平打电话必然是院长有过指示只是为了避嫌院长本人不太好直接跟江暮平通气。

可以理解毕竟学生在读书期间参加的这些会议活动都能丰富将来的履历,而且廖凡柯成绩优异各方面表现都很突出,选他同行参加会议无可指摘。

不过江暮平对此还是有些抵触倒不是他不愿意带廖凡柯去,只是他一向反感这种靠关系走捷径的行为。

江暮平一共就带了两个博士生廖凡柯确实是更优秀的那个于情于理江暮平都会选他但凡副院长没有亲自下场跟江暮平提这件事江暮平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反感。

除此之外,还有些别的原因

虽然廖凡柯从未对江暮平明确表示过什么,但江暮平能看出来他对自己怀有超过师生的情愫。

这样的人很多,江暮平每年都要遇到好几个。困扰算不上,因为大多数情况下,江暮平都会选择直接不予理睬。

学生自尊心强,也懂得自爱,没有得到回应,久而久之,自然会悄无声息地放弃。

江暮平三十多了,不是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谁对自己有没有意思他不至于看不出来。

廖凡柯是他的博士生,平时接触的机会那么多,总能感知到什么。

江暮平之前对此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顶多有时候廖凡柯请教问题太频繁会让他觉得有些烦躁。但他现在跟成岩结婚了,是个已婚人士,心境自然也变得跟过去不同。

他有作为已婚人士的自觉,无论是意识还是行为。

江暮平下班回家前,收到了成岩的信息,成岩不在家,去了他爸他妈那。于是下班后,江暮平直接回了他爸妈的家。

李思知已经回国了,江暮平进门的时候,成岩正跟她在正厅聊天。

“这么晚才下班啊。”李思知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江暮平。

成岩顺着李思知的目光转过头,与江暮平对视一眼。江暮平手里拎着保温罐。

李思知垂眸看了一眼那个保温罐,问:“什么东西?”

“爱心晚餐。”江暮平复述林为径的说辞。

成岩太阳穴一跳。

“爱心晚餐?”李思知嘴角溢出笑意,用暧昧的目光向成岩投去一瞥,“真的假的?不会是你做的吧,成岩?”

成岩无法否认:“嗯。”

“真贤惠,真有情调。”李思知眼神戏谑,夸成岩的话却是真心的,“江暮平跟你结婚是捡了个大便宜啊。”

成岩看向江暮平。

他是给江暮平做了点东西,可那只是玉米排骨汤,什么时候变成爱心晚餐了?

八成又是林为径满嘴跑火车。

“爸妈呢?”江暮平拿着保温罐走进厨房。

“出去散步了。”成岩跟在他后面。

“这么冷的天还散步。”

“爸说他最近体重长了。”

江暮平简短道:“贴冬膘。”

成岩低头笑了一声。

成岩没问江暮平排骨汤有没有喝完,也没问他味道怎么样,只是在江暮平打开盖子的时候悄悄往罐子里瞄了一眼,发现里面是空的才心情不错地勾起了嘴角。

“江教授。”

江暮平背对着成岩嗯了一声。

“排骨汤是我给你加餐的,不是爱心晚餐。”

这话太不解风情了,江暮平差点就要不高兴。

哪知成岩下半句又讨人欢心。

“爱心晚餐我不至于做成这个水平。”成岩为自己正名,“你别听阿径胡说。”

江暮平无声地笑了起来,从背面成岩看不到他在笑,只看到他的肩膀轻微地耸了一下。

“我说真的。”成岩凑过去,从他身侧探出脑袋,“哪有这么寒碜的爱心晚餐。”

江暮平侧过头来,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他睫毛浓密乌黑,被灯光照耀着,在镜片上投射出浅浅的影子。

成岩与他目光相视,因为他英俊的长相而陷入持久的惘然,他沉默太久,也盯着江暮平看了太久,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他拙劣地挑起话题:“你是不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