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一过这温度便直线下降,天气越来越寒冷,来纹身的人也没有天气暖和的时候那么多了。虽然冬季才是最适合纹身恢复的季节但冬天确实是纹身的淡季。

林为径来工作室难得见成岩不在纹身。成岩坐在前厅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铺了一张巨大的画纸,铺满整张桌面,成岩伏低身子,正拿着毛笔在纸上画画。

林为径没出声怕打扰到成岩。

成岩凝神工作的时候眉头总是轻轻皱起。

林为径在原地站了会,成岩忽然抬了抬眼皮。

“哥。”林为径咧了咧嘴。

成岩放下毛笔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

“你继续啊,不用管我,我就过来看看。”

“累了,一会再画。”成岩下意识从口袋里摸烟手伸进兜里又倏地停住从里面抽了出来。

“这么大一幅画呢?”

“客人约的稿。”

“我记得你很久没画过毛笔画了。”

成岩笑了笑:“钱给得多。”

成岩是个财迷还是个败家精钱赚得多,花起来也不眨眼。

“那得是给了多少啊。”林为径笑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能让你挤出时间画这个。”

成岩看了眼手表,是放学的时间。

“你是不是放假了?”成岩问林为径。

“对啊今天刚考完最后一门。”

“已经考完了?”

那江暮平也该放假了。

“你老师江教授呢?他还没下班吗?”

“没呢,估计在批卷子昨天考的他的课。”

朱宇从旁边的屋里走了出来脸上还戴着口罩跟在他身后走出来的是纹好身的客人。朱宇摘下口罩脸上一圈口罩勒出来的印子,他看了眼林为径,出于礼貌,微微笑了一下。

林为径本来绷着一张脸,朱宇的客人从他身后探出半张脸后,林为径的表情就变了。

“学长?”那位客人面露惊讶,“你怎么在这啊?”

朱宇的客人是林为径的直系学弟,就是这位学弟,曾说过朱宇是他的男朋友,而林为径也多次在学校见到过朱宇和这位学弟同行的身影。

林为径可还记得之前不小心撞见朱宇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这会看见这位学弟跟朱宇站在一起,不知道是该自己尴尬,还是替他们尴尬。

朱宇显然不了解其中渊源,他表情有点茫然:“林哥,你们认识吗?”

林为径点了下头。

“他是我同系的学长。”学弟说。

朱宇哦了一声,跟林为径对视着,林为径移开目光,表情漠然。

“学长你也来纹身的?”学弟问林为径。

“不是,我哥是这的老板。”

“真的啊?网上好多人推荐这家店呢,我慕名而来的。”学弟的目光追随着朱宇,朱宇正在饮水机前倒水。

林为径心道你是慕名而来,还是慕人而来啊。

朱宇把学弟送出了门,两个人站在门谈了一会。

成岩拿起毛笔继续画画,林为径的视线在门口的方向停留了一会,不怎么高兴地说:“哥,你怎么看得上这种人。”

“嗯?”成岩抬起头,“什么?”

林为径也没有压低音量:“我知道你带的徒弟里最喜欢的就是朱宇,但你不觉得他这个人人品有点问题吗?”

“你”成岩有点懵,“从哪得出这个结论的?”

林为径义愤填膺:“他这个人就是八面玲珑,会来事儿,你看把你哄得六亲不认的。”

成岩笑了:“六亲不认?说人话,听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林为径语气酸溜溜的:“我的意思是你跟他比跟我亲近,我是你亲弟弟不?还是说他是你亲弟弟?”

这个问题江暮平之前就跟成岩讨论过,成岩虚心认错:“是我的问题。”

“不管这个,”林为径继续刚才的话题,“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人是朱宇的男朋友?”

成岩一愣,往门外看了一眼,继而收回了目光,道:“你搞错了,朱宇他没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有男朋友他还能跟你说?”林为径耳朵渐渐红了起来,“而且你知道吗,我之前还见他跟其他男人抱在一起呢,不是我学弟!”

“谁?”

“不知道,就在店门口看到的,穿了身西装,看起来年纪不小。你说他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有大问题好吗。”

成岩大概知道他说的是谁了,“那是他舅舅。”

林为径呆住:“啊?”

“朱宇他就没谈过恋爱,你听谁说他有男朋友的。”

“那个学弟啊,是他说朱宇是他男朋友的。”

“我看你那个学弟才有问题。”成岩垂目,继续画画。

成岩不由地想笑。

为什么他的弟弟到了这个年纪还是这么傻白甜。

说话间朱宇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往林为径的方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