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暮平确实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可谁让他也最满意这一张抽烟的。成片没出来前,他是想着要把穿正装的结婚照挂在客厅,可是没想到看到街头风的那一张就打脸了。

江暮平暂时还没考虑要怎么应付他爸那边反正自从他从家里搬出去住后他爸来他家看他的次数屈指可数估计也不太会来这边。

“你现在抽烟了啊?”邵远东问。

“没有。”

邵远东看了一眼照片上的江暮平,那蹲在矮墙上咬着烟的样子,明显就是真抽了。

邵远东继续欣赏那张照片。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结婚照,太有个性了。

“你们怎么会拍这样的结婚照?”

“成岩选的。”

邵远东赞赏道:“挺酷。”

他也是第一次见识江暮平穿这种风格的衣服感觉很新鲜。

邵远东的目光从江暮平移到成岩,成岩的五官变化不大但是精神气质变了很多,高中的时候是个阴郁的拽哥,眼神总是很阴沉而现在,照片上的人虽然嘴角还是紧抿着向下撇出一个桀骜的弧度但眼神很明亮。他抬头望着蹲在墙垣上的江暮平脚下踩着一块滑板。

“成岩现在是纹身师?”

“嗯。”

邵远东还记得他与江暮平之前的交谈内容里面有一些重点,比如江暮平不喜欢成岩但是想好好经营这段婚姻。

想来也合理,成岩应该不是江暮平喜欢的类型。

就邵远东来看他也觉得江暮平和成岩完全不搭。

如果不结婚,他们的人生轨迹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相交的一天。邵远东不明白江暮平为什么会调整平行线的角度强行跟成岩的那一条相交了。

“我还是想不通”邵远东看着江暮平“你怎么会跟他结婚,有那么多人可以选择,你为什么选了一个离你的世界最远的人。”

“你根据什么判断他是离我的世界最远的人。”

邵远东没说话。

“远不远的,你怎么会知道,再说现在我把他拉进来了,他就在我的世界里,没有距离。”

邵远东以己之见,猜测:“他应该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其实他对成岩还是有些偏见的,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你怎么到这个年纪了,还是这么傲慢。”江暮平说。

“我怎么又傲慢了?”

“偏见就是傲慢。”

江暮平莫名笑了:“你知道我喜欢哪种类型?”

邵远东不知道,没听江暮平说过,但他潜意识里就认为江暮平不会喜欢成岩那样的,身上没有文气,又过分漂亮,职业也跟江暮平天差地别。

“s,你不仅傲慢,还不太聪明。”

邵远东噎住。

“成岩是我最喜欢的那个类型。”

成岩刚结束掉一个活,他倒了杯水,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江暮平可能是怕打扰到他工作,没有给他打电话,只发了一条信息,就在两分钟前。

邵远东已经到家里了,说想去你的工作室看看

成岩喝着水,单手打字:来

江暮平的电话打了过来,成岩接通了。

“工作结束了?”江暮平在电话那头问。

成岩哑着嗓子说:“还没,还有个小图。他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闲的吧。”

成岩笑了一声。

“你的嗓子怎么这么哑?”

成岩又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润了润嗓子,然后才开口:“三个小时一口水没喝,喉咙太干了。”

“我们一会过来。”

“嗯。”

“他想吃火锅,我等会去买食材。”

成岩坐了下来,看了一眼下一位客户的信息,随口道:“我去买,你不会买的。”

电话那头沉寂了两秒,说:“对我这么不放心。”

成岩愣了愣,然后笑了一下:“倒也没有。”

跟客人约定的时间到了,助理进来通知客人已经在外面等候。

“我继续干活了,先不说了。”

“嗯,我们马上过来。”

江暮平开车带邵远东去了成岩的工作室。

工作室规模不小,一进门就有接应的:“是要纹身吗?请问有预约吗?”

前台晃了一眼才看见邵远东身后的江暮平,笑道:“是江老师啊,你来找成老师吗?”

江暮平嗯了一声。

前台看了一眼邵远东,问:“你呢,是要纹身吗?”

邵远东笑了笑:“我不纹身。”

“他是我朋友。”江暮平说。

“好的,”前台把他们领了进去,态度熟络地跟江暮平说着话:“成老师还在干活,江老师,你们先坐一会吧。”

江暮平和邵远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邵远东环顾四周,发现工作室里有好几个房间,有的房门半开,有的房门紧闭,屋里传来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