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的声响终于停止,李思知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会她正趴在小床上,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好了?”李思知问了句。

成岩点点头,许是太久没说话,一出声嗓子有些哑:“好了。”

他本来的嗓音就是那种有些低哑的烟嗓,只是这会声音听上去没什么气力。

李思知作势要起来,成岩拦住说:“先趴一会,背上还在流组织液,要观察一会。”

“那我坐起来给你观察行吗?趴太久了,我不舒服。”

成岩摘下口罩,脱掉乳胶手套扔进垃圾桶,转头看了李思知一眼:“现在纹过的地方还不能碰任何东西,你没办法穿衣服。”

李思知点了点头,了然。

她是在后肩的位置纹了个图,刚才是成岩的女助理给她脱的衣服和内衣,她现在没有穿上衣,女助理给她裹了一条薄毯,用夹子从背后夹住,只露出肩膀的部位。

李思知等待被观察的当儿,开始跟成岩闲聊,她叫了一声:“成岩?”

成岩正收拾工具,头也不抬:“嗯?”

“听那个短头发的小丫头说你还没结婚?”

她说的短发小丫头应该是成岩的助理,李思知是成岩的旧识,是他曾经的老师,两人已经许多年没见过了。前不久李思知寻摸到这间纹身工作室,想纹纹身,才发现工作室的老板是位老朋友。

这几天,她几乎天天来这里看成岩工作,还喜欢跟这里的小姑娘聊天,聊成岩。

成岩应了声:“嗯。”

“也没谈恋爱?”

成岩似笑非笑,走到她身边看了看伤口:“没谈,怎么了。”

“你喜欢男的?”李思知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带着疑问的语气,但目光笃定,看上去还很明亮。

“也是我们小丫头告诉你的?”成岩问道。

“是的。”李思知很浅地笑了一下,她快四十了,面相十分年轻,留着过肩的乌黑大波浪,气质娴雅,性格却很爽利。

成岩承认:“嗯,我喜欢男的。”他拿干净的毛巾在李思知的肩上轻轻按压,听到李思知说:“我想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领我这个情。”

成岩在李思知的肩上抹了一层纹身药膏,撕开保鲜膜贴在纹身处,问:“哪种介绍?”

“还能是哪种?”李思知直言不讳,“介绍伴侣的那种介绍。”

“相亲啊。”

“你可以这么理解。”

成岩没回答,朝门外唤了一声:“毛毛。”

“哎!”

“过来帮客人换一下衣服。”成岩吩咐着,“把纹身的效果拍给客人看一下。”

“好嘞。”助理应声进屋,手里拿着李思知的衣服。成岩随之走出了工作间。

对话中断,片刻后,李思知穿戴整齐地出现在成岩的办公室。成岩端起一杯水仰起头猛灌,李思知拉了张椅子在他办公桌前坐下。

“纹的图小丫头拍给我看了,我很喜欢。”

成岩放下水杯,用手指蹭了下嘴角的水珠,“你喜欢就好。回去六个小时之内不要碰水,洗澡不要用沐浴乳,每天记得抹药膏,伤口结痂不要抓。”

成岩简洁又干脆地交代着注意事项,李思知继续方才的话题:“怎么样?愿意领我的情吗?”

成岩握着水杯沉默了会,如果是别人,他应该会直接结束这个话题。李思知是他曾经的老师,教过他一段时间的美术,虽然只大了他几岁,但对他有知遇之恩。直到现在,成岩还是会称呼她一声李老师。

于是成岩顺着她的话头问了下去:“什么人?”

“我表弟,跟你同龄。”

成岩问了个很现实的问题:“他是做什么的?”

“学校里教书的。”

成岩摇摇头,他高中都没毕业,不是什么有文化的人,不合适。他说:“不太适合。”

“什么原因?”

“或许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李思知笑了:“你怎么年纪轻轻思想这么保守,你以为他是那种之乎者也的老学究?还是Polo衫秃头大叔?”

“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叫江暮平。”李思知郑重道,“很帅,也很优秀。”

江暮平一进院就闻到了浓郁的饭菜香,院子里放着一张石桌,桌上摆满了菜肴,保姆阿姨端着刚炖好的鱼汤从厨房间里走了出来。

“先生回来了?”

江暮平在大学里教书,是教授,保姆阿姨年纪大,思想传统,喜欢按照旧时代对老师的尊称称呼他为“先生”。

“蔡姨。”江暮平打了声招呼。

“哎,快去屋里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今天这么多菜?”江暮平扫了一眼餐桌。

江暮平的父母住在一间四合院里,江暮平走进正房,江母坐在沙发上看图纸,说:“思知今天也过来,说是纹了个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