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冬第一次喊他的名,周起寒三个字绕在嘴边还挺好听,放下狠话,她继续往前走,越过了他。后者在原地站了好一会,看了瞬纠起的衣角,他抿抿唇,眸子里闪过什么,前方的负责人适时停步,喊了他一声。

周起寒这才迈步,视线落在容冬身上。

负责人包了挺大的包厢,加上她和周起寒,七七八八也就十个人不到,哦,秘书小姐姐也在,还自然的坐在周起寒另一边,和容冬一人一边。

呵,美人计。

容冬算是看破恶心的商场了。

她看向秘书小姐姐,也不嫌冷,漏肩开叉裙,呦呵,还去换了身衣服。

容冬非常想体会——

孙悟空一棒子打死妖精的快乐。

周起寒似乎习以为常,懒散坐着,负责人热情似火,问都不带问的直接点菜。容冬知道这些人都是人精,请人吃饭一定抓住命门,点菜这们绝学怕是不用教,她正好趁这次吃饭记记他爱吃的菜,好对症下药。

“周总,您喝茶。”秘书小姐姐张惠今娇娇说,又干起了自己的倒水绝活。

容冬比她快,把自己的杯子递到茶壶底下,回笑,“张秘书,麻烦你了。”

张惠今手停了会,“不客气的容秘书。”

容冬笑盈盈地,杯子却握紧了,张惠今也同样微笑,杯中水没过了她都没停。

还好,水不烫。

容冬手背被水润湿,她哎呀声,“张秘书,你这倒茶水平也太次了吧。”

张秘书脸一白,在负责人苛责眼里,稳住心绪,“抱歉,没烫到容秘书吧。”

又委委屈屈的看向周起寒,眨巴眼道,“周总,我不是故意的,您不要见怪。”

低级茶艺就想搞定周起寒,做春秋大梦吧。容冬收了手,指尖在上面摁摁,淡淡的红痕显出,她比张秘书还要委屈,“周总你看我这手,都红了,幸好水不烫,要是开水我这手得褪一层皮,想想就有点后怕呢。”

周起寒淡淡看她眼,若有若无嗯了声,像得到了肯定,容冬扬了扬下巴。

非常骄傲了。

张秘书不说话了,默默生气。

容冬摸摸被水侵湿的地方,揉了揉肚子等着上菜,这么晚了确实有点饿。

她喝了点水充饥。

周起寒目光停在她手指上,浅红早就消散,刚才某人像只骄傲的小孔雀。

他抿口茶水,镜片染了薄雾。

要不说很多国人都是劝酒大师,周起寒明确表示不喝酒,但这些人喝了酒后像天王老子一样,端着酒杯就朝他敬,还是兄弟一口闷。闷你个大头鬼,劝人喝酒牢底坐穿,她冷言冷语都把那些人推个一干二净。

“周总不喝,容秘书可以代喝啊。”某负责人,好像叫张什么,暂时称为张总吧,礼貌点。张总喝大了,嘴里酒气冲天,压根忘了周起寒这尊大佛坐旁边,“哪有吃饭不喝酒的,要不容秘书赏脸和我喝个几杯。”

张总眼神色眯眯地,盯了容冬许久,这会壮着酒胆过了来,说着就要拉小手。

容冬气啊,正要怼他。

一杯冷水直接泼了过去,张总晃了晃头,周起寒冷冷道,“清醒了吗?”

张总没清醒过来,“你他妈——”

周起寒二话不说第二杯水泼了过去,语气森冷,“还不清醒就滚出去。”

容冬捧脸。

她家周周好帅!

张总终于清醒了点,张惠今反应过来,赶紧去拦他,“不好意思周总,我们张总喝多了。”

其余人一开始还嘻嘻哈哈看张总逗小姑娘,这会谁也笑不出来,一个个清醒的不得了,谁也不愿出声替张总挡刀。周起寒端坐在哪,眸光冷意尽敛,不点头也不应和,张惠今顿时头大,扶着张总坐到位置上。

饭局不欢而散,周起寒起身走人。

容冬赶紧跟上,明亮大厅里他步子迈得极大,她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

“周总,你等等我。”容冬在后面唤他。

周起寒像没听见,直接出门,泊车小哥很快把车开来,钥匙给了容冬。

氤氲雨气里,容冬看不清他的神色。

上了车,谁也没说话,容冬呼呼大喘气,好一会儿缓过来,“周总,您是回家还是?”

他在桌上基本上没吃。

不知道是不是菜不合口味还是人不对味。

“回柏悦。”周起寒道,靠在椅背上,盯着外面夜色。容冬点点头,驱车离开。

夜晚的灯光格外迷离,周起寒眼前闪过无数画面,树影,光影都路过他眼。回国后他看得最多的就是夜景,每天忙完坐在车里是他最休闲的时光,没有繁杂的会议,没有各色的嘴脸,无尽的黑夜是他的港湾。

柏悦和容家在一条线上,容冬认识,不需要导航,她安静的不出声,很快到了地方。

雨还在下,周起寒道,“继续开。”

容冬不解,“周总,柏悦到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