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什么?

谈恋爱吗?

容冬不切实际的想,脚步打了个转,面对他,白皙面颊上笑容愈发明丽。

“周总,您说。”

“容小姐,我的话够直白了。”周起寒起身,直直望向她,“别白费力气了。”

“您在说什么啊周总,我不过是工作需要来给您送咖啡和文件,您别多想。”容冬不避开他的眼神,她昨晚回去后去百度和某乎搜了关于“如何追高冷男神”的帖子,贴主说高冷的人需要热情,明目张胆来融化。

所以,她一改之前羞涩,手脚放不开的状态,明目张胆是吧,她最会了。

久经商场,周起寒见多了人,对方一个表情他都能看透,容冬也不例外,明着不承认,但眼神骗不了人。她看着人时是很直接的,情感外放,不遮掩喜欢和讨厌,周起寒从她眼里看到了明晃晃的对他的好感。

始之于皮囊。

周起寒垂眸,嘴角讽刺勾了勾,皮囊欺骗来的喜欢能有多长的保质期呢。

“最好是。”他淡淡说了句,复又坐下,拿起文件低头审阅,“出去吧。”

窗外日光透过玻璃照进,大片光影照拂在他身上,白衬衫上都染了细碎的光芒,颈侧露在外的冷白肌肤和下颚形成明显的阴影,显得他轮廓更加立体。容冬呆呆看着,心里涌起的喜欢正一寸一寸吞噬她的心。

很奇异的感觉。

她很难想象,自己会一见钟情。

一开始,她深陷于他那张脸,后来怀疑他是机场帮她的人,然后就沉迷了。

哪怕被无情拒绝,也没死心。

这种感觉她第一次经历,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别找了,就是他。

对。就是他。

容冬傻乎乎看着他,眼底毫不掩饰的喜欢,周起寒发现她没走,刚要拢眉,就撞进了她眼眸里。

他很快转眼,曲指敲桌。

容冬猛地回神,转了转目光退出去,门关上,她捂住脸,耳朵尖通红。

门内,周起寒放下笔。

刚才的一瞬间,他差点溺在她眸里。

从里面出来,容冬心情愉悦了不少,打印东西时都哼起了歌。连子悦神神秘秘的凑近,恍然大悟道,“原来容容你也是醉翁之意在周总啊。”

“哎呀,被发现了。”容冬大方承认,“但是呢,我们家周总太难搞了。”

“咦——”连子悦抖抖身上的小疙瘩,“还你家你家的,周总承认了吗。”

“早晚的事。”

“那我要喜糖。”连子悦顺着她话说,眼睛光亮亮的,“吃到饱地那种。”

容冬捏她脸,“应有尽有。”

连子悦笑嘻嘻地,以前也来过人要追周起寒,但藏着掖着,装得很,容冬不同了,大大方方说出来,反倒博了好感。她们闹了阵,继续投入忙绿的工作,没一会儿,周起寒出来,带着将昱出了总裁办,赚钱真累。

-

容冬打印完所有东西,转了转脖子,看到将昱走了过来,不时抬手看时间。

“怎么了?”容冬问。

“周总临时要去培盛开会,我要去接洽耀华的事,你们谁有时间替我开车送周总去。”将昱道。他临时接到通知,去喊司机时才想起早上司机告了假,其他部门的司机也都外出有事,偌大的公司一时不好找人。

此时接近下班,万非遥要去接女儿,连子悦驾照刚到手,将昱看向容冬。

“会开车吗?”他问。

“会啊,贼溜的那种。”容冬笑着应承,接过将昱递来的钥匙,“他人呢?”

“车在地库B座1号位,周总在会议室开会,还有十分钟结束,你把车开到公司楼下。”将昱交代清楚,“和培盛的会是六点半,结束后记得把周总送到柏悦。对了,如果结束后约了饭局,记着要替周总挡酒。”

这个时间点开会很明显为了约饭,谈判桌上不好说得事饭局上就容易多了。

容冬点头,收拾东西。

将昱低头看了她的高跟鞋,提示道,“开车不能穿高跟鞋,你有替换吗?”

容冬低头看了看,笑说,“没事。”

她拿着钥匙前往车库,乘坐电梯直接下到B座,1号位上周起寒的宾利车明显,她摁了开关。容冬自小接触豪车,挺顺手的,车子开出来时才发现下雨了,氤氲雨气里,她车刚停下,周起寒从容的从里面走出。

周起寒迈着长腿,一步步地像走在她心上,容冬取了伞下车去迎接他。

“周总。”容冬撑开伞,先把自己放进去,再去管周起寒,“我送你去。”

“将昱呢?”周起寒看着直怼在眼前的伞尖尖,没进去,眉眼被雨打湿。

“将助有事,让我送您去培盛。”容冬看他淋雨,把伞抬高点盖过他,人也凑近些,伞的容量本来就小,她一凑近,两人差不多衣服蹭着衣服,在凉凉的雨丝里,徒增了暖流,“雨下大了,我们赶快上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