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冬啪得一声合上。

许惜尔哈哈大笑,勾着她的肩膀来回晃,“都跟你说了这男人难搞,迷途知返吧。”

“返个屁!”容冬斜眼看她,“他今天当着我面说我的喜欢廉价,这我能忍!”

“所以你沙发咚了。”许惜尔说。

容冬点头,开始作起示范,“我就这样,趁他不注意一下给怼到沙发背上。”

许惜尔还没反应,容冬就跨了上去,整个人被困在沙发和她之间,眨眨眼,有些懵。容冬盯着她的反应,哎几声,“对对,他和你表情一样。”

“容容,你牛逼!”许惜尔不得不夸,她老总也算大人物,和周起寒说话时都收敛了锐气,毕恭毕敬,没想到到了容冬这,又扯又抱还被咚。

“我牛逼大发了我。”容冬坐回原位,手机提示音响起,是祝眠若发了语音,她点开听。

【打工人的一天结束了。】

那天她们见面之后,祝眠若又回了影视城拍戏,这会才换下单薄的戏服。

许惜尔拿起自己手机回。

容冬退出,划到周沸雪的界面,他没收钱。容冬想着他可能没看见,发了消息提示。

没想到的是——

她收获了一枚红色的感叹号!

容冬:“……”

什么情况?不想加别加啊,搞得人很尴尬哎。容冬一口老血梗在心口。

她也没了喝饮料的心思。

许惜尔和祝眠若回复完,见她脸色不好,“怎么了?还在想周起寒啊。”

“没有。”

“哦,那行,出去吃饭去。”许惜尔起身。容冬也饿了,点了点头,等她换衣服。

四月天里昼夜温差大,还起了风,容冬紧了紧外套和许惜尔从楼里出来,司机等在外,两人直接去了最近的商业街。回榕城后,她还没自在逛过,吃过饭她们也没闲着,各种名牌包包店鞋店衣服店去了个遍。

差不多后,东西交给工作人员送去车库,许惜尔在试包包,她一眼相中了,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容冬百无聊赖看着。奢侈品店里接待的客人很少,相对来说挺安静,正试着,由远及近的高跟鞋哒哒哒的走来。

“关小姐,您来了。”

“嗯,有什么新货。”女人嗓音娇俏。容冬看过去,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关倩倩。

最近挺火的女星。

容冬对娱乐圈不关注,因着祝眠若的原因,她对关倩倩有一定的了解。

还有就是,她是F.R的代言人。

容冬在F.R新品发布会上看到过,她戴着珠宝首饰站在闪光灯下,夺目。

“容容,这个怎么样?”许惜尔问。容冬回过神,“非常好看,买它。”

“我也喜欢。”许惜尔喜滋滋的,转眼看到关倩倩,“糟心,她怎么来了。”

“打过交道?”

“别提了。”许惜尔冒苦水,“上次采访周起寒时撞到她了,矫情的不得了。”

祝眠若也不喜欢关倩倩,两人搭过戏,片场里关倩倩架子大得很,目中无人。

容冬耸耸肩,“别看了,走吧。”

许惜尔点头,让工作人员把东西包起来,她们都是办过卡的,直接扣费。

没想到的是,关倩倩看到了许惜尔。

她恍然几秒想起,扭着腰走近,“这不是天扬的小记者,怎么,消费得起?”

许惜尔顾及着公司以后和她的合作,没撕破脸,保持微笑道,“好巧啊,关小姐。”

关倩倩腕大,平时也记不起许惜尔,不过是那天被她撞了后整个倒在地,还被路过的周起寒看到了,让她丢面。她艳丽红唇弯了弯,看向许惜尔身侧的容冬,皱了皱眉,感兴趣道,“这位是?我看着有点面熟。”

“是嘛。”容冬笑,“我可不认识你。”

关倩倩话音被堵,对方气定神闲,话里倨傲,一副“你算老几”的表情。

她冷了脸,哼了声走开。

许惜尔作了鬼脸,拉着容冬离开。

容冬本以为是萍水相逢的一面,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再公司又撞上了。

翌日的工作内容丝毫不改,容冬忍着烦听的打印机嗡嗡响,连子悦抱着手机神神秘秘的贴过来,小声道:“容容,你看,前台说关倩倩来了。”

嗯?容冬低头看。

她够大张旗鼓的,一抹红裙,戴着墨镜,走在F.R总部大楼里。关倩倩是新品代言人,过来无可厚非,但也不至于被人在群里大肆宣扬吧。

“我数十声,她马上就回出现在这。”连子悦道,盯着电梯口的方向。

容冬整理文件,在连子悦最后一声数里看向电梯口,红裙正正好出现。

她来找周起寒?

容冬手顿住,看到她如无人之境朝周起寒办公室去,连子悦也没表现出惊讶。

“她找周起,周总?”容冬好半天听到自己的声音。连子悦自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