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昱推开门瞬间呆滞,不可思议盯着沙发上交叠的两人,经典的女上男下姿势,容冬的裙摆散开遮住了西裤,两人贴的很近,周起寒的手还扶在她腰上,怎么看都充满了暧昧感,“抱歉,我不知道,打扰了。”

说着,就要关门出去。

周起寒出声止住他。

他深吸气,抬手想扶额,发现他和容冬贴得实在太近,细小的动作都会碰到。

周起寒重复道,“可以下去了吧。”

尴尬不足以形容容冬此刻的表情,讪讪一笑,她小心翼翼的从他腿上下来,脚落地时轻微不稳,差点又崴上去。稳住身形后,她乖乖站到一边,看了他一眼后把目光投向将昱,僵硬笑笑,“我来送个文件,而已。”

将昱淡定点头。

虽然他不明白,什么文件需要坐在腿上送。

容冬呆不下去了,赶紧收拾心情出了办公室,门合上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眼,周起寒恰好目光转来,逐渐变窄的门缝里,两人视线撞个正着。

“周总,耀华的收购差不多可以收尾了,他们许总今晚想请您吃个饭。”将昱道。

“嗯。你来安排。”周起寒起身,转向办公室后的休息室,很快换了身衣服出来,脸色恢复如常,“以后我的办公室,外人不允许进来。”

“知道了。”将昱应下。

周起寒继续坐下看文件,容冬送的文件还摆在桌案上,他虚虚看了眼,心里暗自奇怪,贯来睡眠浅的自己竟然没第一时间发现有人靠近。回了工位的容冬也是懵逼,她怎么就那么胆大的直接爬上周起寒的腿呢?

真是脑子一抽干了件大事。

她趴在位置上,想哐哐撞地。咔哒,将昱出来了,容冬抬起身子看过去。

将昱也看过来。

无形中两人又感觉到了尴尬,容冬撇开眼,“将助,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将昱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听他的语气,正儿八经的,容冬更不放心了,但也不好再说什么,意思意思点了头。

休闲了一上午的容冬,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事,还是将昱故意的,给她安排的工作就是打印文件。短短四小时的工作时间,容冬除了喝水上厕所就没离开过打印机,满脑子都是嗡嗡声。

想她堂堂高材生,好好的研究员不当,在这当打印小妹,当事人很后悔。

期间,她再也没见过周起寒。

临近下班,许惜尔发消息问她第一天上班感觉如何,和周起寒有没有进展。

容冬哀凄凄地,拖着疲惫的身体收拾东西,和连子悦她们打过招呼,慢悠悠的往电梯方向走。打字不好打,她直接跟许惜尔发语音,极尽控诉,“我一下午都在打印东西,现在脑子还是懵得,像揣了无数打印机在里面。”

“怎么回事啊?”许惜尔道,“就一天下来一个正事都没有吗?玩呢。”

“还不如玩,我去买买买都比这爽。”容冬看了眼玻璃外暗下的天色,叹气道,“我感觉我又得罪周起寒了。”

“……”许惜尔揣揣问,“你又做了什么事?”

“我做得事你做梦也想不到。”容冬走到电梯口,摁了下后,抱臂道,“我沙发咚了周起寒。”

“……”

许惜尔佩服死她姐们了。

容冬苦哈哈道,“本来我上午很闲的,沙发咚之后,开始了嗡嗡嗡的日常。”

她有理由推断,是周起寒在搞她,因为她打的文件都是前年的收购文件。

许惜尔直接傻了,无法想象容冬把高冷的周起寒咚在沙发上是怎样的情景,想想就渗人。她无奈道,“容容啊,你听我的话,回来吧,我养你。”

容冬苦了脸,从遇上周起寒后事事不顺,没一件留下好影响,叮得一声,电梯开了,她专注着电话,看也没看,直接和里面人撞了正着。熟悉的香水味钻入鼻腔,她瞬间反应出是谁,抬眼懵懂的看向沉默的人。

周起寒眼神淡淡的落在她身上。

许惜尔那头还在继续,透过话筒嗓音还挺清晰,“对了,沙发咚是什么感觉?”

“他什么反应?”许惜尔又问。容冬第一时间掐断电话,跳离周起寒,退出了电梯。

周起寒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或者是听到了有没有听懂,神情没什么变化,完全把她当陌生人,绕开后直接走开。容冬泄气,她来F.R是最糟糕的决定,近水楼台什么的在他身上根本没用,还不如距离产生美。

出了公司,许惜尔电话再次打来,容冬什么也没说,上了自家的车,直奔许惜尔家。

路过许惜尔家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时,容冬鬼使神差地让司机停下了,自行下车进去,想买点吃的。她在里面转了一圈都没看到想要买的,最后转到饮料区,看到上次周哥买的那瓶,想了想,往货架上伸出手。

余光里,冒出一只白皙的手,目的和她一样,指尖相撞,冰冰凉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