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冬觉得自己可能出门没看黄历,上任第一天闲聊就被当场抓获,那感觉,着实很尴尬。

周起寒薄凉的目光轻飘飘地压到她身上,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有点害怕,瞬间挺直腰板,眼观眼鼻观鼻盯着自己空白的电脑桌面。

将昱回身,喊了声,“周总。”

周起寒视线略过容冬,意思意思点了头,摸了摸袖扣径直往电梯方向。

将昱交代她们一句“好好工作”后跟上他,越靠近越感觉他今天气压极低。

等他走远了,容冬松了腰,往后一倒,新同事连子悦一改刚才的惊恐,椅子滑过来,“吓死我了,周总怎么走个路跟猫一样连个声都没有。”

可不是嘛。

猫高冷,他也高冷。

“不过你刚才说得月亮是怎么回事啊,F.R哪有月亮?”连子悦还挺好奇。

容冬冲她眨眨眼,“你猜。”

连子悦坦白:“我猜不出来。”

容冬初来乍到也不想把话所那么开,模棱两可糊弄过去后,开始了解总裁办秘书室的工作流程。秘书室人手不多,除了她和连子悦外,就剩对面到现在一句话没说的小姐姐,精简职业装,全神贯注盯着电脑。

连子悦是年底到F.R的,人相对活泼好相处,对她知无不言,先把办公室所有可用设备大致讲解,又给她科普秘书每日事宜,不过她们虽在同一办公室,但各司其职,连子悦也不知道容冬接下来该干嘛。

将昱走时没交代,容冬也乐得清闲。

午饭时间,她们三个一道,职业装小姐姐万非遥一改工作时的严肃,对她的到来表示欢迎。

容冬初来时被许惜尔千万告诫,大公司人际关系非常复杂,进去要留个心眼,别被人算计的骨头都没有。现在看来,凡事都有例外,连子悦和万非遥就目前来看是很好的工作伙伴,满眼真诚不像是有坏心思。

F.R的员工食堂非常大,可同时容下几百人就餐,她们到时,其他部门人已经围得满满当当,闹哄哄的。容冬看着乌怏怏的人群,向前走的步伐停住,连子悦怕她掉队,拉了她,才让她继续往人群涌动。

“别看人多,一会儿就空了。”万非遥道,“看看你喜欢什么,都可以点。”

容冬笑笑:“我有点不适应。”

她之前在研究院的伙食都是舅妈特意送来的,从来没去挤过食堂,这样的场面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大学时候,她和许惜尔为了买到二食堂的特色排骨,硬是在人高马大的汉子群里挤到最前排,整个人凌乱无比。

“没事,习惯就好。”万非遥挑了可口的菜和水果,“你之前哪个公司的?”

容冬属于空降,没来前丁点儿消息也无。

她还真不好说,礼貌性笑笑,万非遥也不是追究问底的人,很快转了话题。连子悦热心带着容冬打了饭菜,拿了水果,三人找了空桌坐下。

F.R里女性职员不少,大多围在一起,容冬她们的到来无疑成了谈资。

“新来的?没见过啊。”

“估计来头不小,前台说是将助特意请上去的。”

“又是哪家的小姐吧。”

“可不,这些有钱人一天到晚没个正事,追男人追到公司来,不害臊。”

“搁你,你不来?”

“周总那样的谁不爱呢。”

……

女人们话音尖锐,完全没避着人,容冬听得一清二楚,夹菜的手停住。

连子悦也听到了,无语道:“别听她们瞎说,一群八婆整天就会意.淫。”

容冬道:“她们说得“又”是什么意思?”

万非遥把水果装进自带的饭盒里,笑了笑,说:“其实没什么,不过是你这位置空得这三个月里,有好几家老总的女儿入驻过,但好景不长,都是被请出去的命。”顿了几秒,又说,“所以你是容家的小姐吧。”

容冬:“……”

连子悦道:“对啊,容容姓容。”

她挺单纯的,压根没多想,万非遥聪明多了,猜得透又做足表面工夫。

容冬不承认也不否认。

三人不咸不淡吃了饭,连子悦接到将昱的电话,挂完电话后满脸愁容。

容冬好奇:“你怎么了?”

连子悦哭丧着脸,“将助理说让我送一份文件,啊啊啊我都准备出去了。”

“你有事?”

“嗯,我约了人去附近商业街看衣服。”连子悦目光看向万非遥,后者晃晃手里的饭盒,耸耸肩,“帮不了你,我要去幼儿园给女儿送水果。”

连子悦愁容更大,容冬道,“你看看我。”

连子悦反应过来,对哦,还有容容,立马笑开,“那,容容你帮我吧。”

“可以。”容冬答应,“送到哪?”

“周总办公室。”

-

容冬乘坐电梯上了总裁办,按着连子悦的话从将昱桌上找到那份文件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