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路的魔音穿耳,容冬下车人都是懵得,等想起来去和他打招呼,车早没影了。她忍不住翻了白眼,许惜尔果然没骗她,冷漠的很,难搞哦。

她浑浑噩噩往家走。

客厅传来比征服还要难听的钢琴声,间或一两声笑,容冬耳尖的听到容振青的声音。她几不可察皱了眉头,推门而入,沙发上,本该在公司开会的人翘着腿靠在沙发上,半搂着翁文英,两人含笑看着容如。

容冬只觉得可笑,嘭得一声关门。

忘我的几人终于察觉到她的存在,愣了愣,还是翁文英反应快,从容振青怀里起来,佯装揉了揉腰,温和道:“容容回来了,没淋着雨吧。”

“怎么,你希望我淋雨。”容冬说话带枪子,不给她好脸色。

容振青在场,翁文英掩饰的很好,笑了笑,“怎么会,我就是关心你。”

“不需要。”

翁文英回头看了眼容振青,委委屈屈的,看得容振青心疼,给了她一个安抚眼神,继而转向态度不善的容冬,微叹声,开口道:“容容啊,不可以这样说话,你去了这么长时间,又下着雨,你翁阿姨是关心你。”

“哦。我不需要。”容冬无所谓,说完不理他们朝楼上去,被容振青喊住。

“等等。”容振青起身,“爸有话跟你说,书房聊。”

容冬身形停几秒,饶了方向,改去他的书房。

容振青随后跟上。

翁文英盯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容如走过来,疑惑道,“爸要和她说什么?”

翁文英也不知道。

容冬已经好久没进他的书房了,记得以前她最喜欢窝在书房的沙发上,盯着看文件的容振青,然后吴黛水会拿着牛奶和松饼进来,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现在看来,物是人非,连书房吴黛水喜欢的摆设都换了。

她撇撇嘴,寻了地坐下。

容振青坐到她对面,说是有话说,半天也没出声,容冬等得都不耐烦了。

“不说我走了。”容冬没那个耐心待在翁文英精心布置的书房,她话落人跟着起身,也不管容振青欲言又止的神情,刚走到门口,翁文英端着盘子立在门外,要敲门的姿势,盘子里是温牛奶和现烤的松饼。

她嗤笑,假殷勤。

翁文英没想到她会走这么快,脸上僵硬几秒,“你这一来一回饿了吧,阿姨给你做了松饼,和你爸边吃边聊,到午饭时间我再来喊你们。”

她侧身进来,把东西放茶几上。

翁文英看看容振青又看看她,感觉两人氛围不对劲,内心暗自窃喜,若无其事走了出去,还贴心关上门。容冬盯着门上暗色的纹路,心情宕到谷底,脾气也大了,“你说得有话就是让我在这吃松饼喝牛奶!”

“容容。”容振青扶额,“你坐下,我们好好聊聊。”

容冬哼一声,不情不愿地坐回原位,看都不带看一眼翁文英端来的东西。

“你回来也快半个月了,爸看你每天也挺无聊,就给你安排了份工作。”容振青道。

容冬第一反应:“你要让位了。”

容振青失笑:“不是。不是咱家公司,是F.R总裁办在招秘书,我想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过去跟在周总身边学学东西,将来也好接手自家。”

“……”

卧槽!她没听错吧?

容振青的意思是把她安排到周起寒身边当秘书,这突然而来的征服机会。

容冬嘴角不自觉弯了弯,没逃过容振青的眼,他顺势道:“我跟周董他们商量好了,只要你答应,随时可以去。哪天你厌了烦了不想干了,提前跟爸说,咱随时回来。”说完容振青去看她的反应。

差事是好差事,但是吧——

容冬一想到刚才车上的社死现场,着实有点害怕,真去了不就坐实了自己征服他的想法?

周起寒肯定又要对她放冷箭。

她久久不语,容振青也不催促,“不着急,你考虑好,F.R那边暂时不急。”

容冬哦哦应下。

容振青就是想说这事,聊完后拿起牛奶喝了口,还示意她吃,容冬哪有心思,她撑着下巴凝眉深思,然后重叹一声起身出了书房,直奔二楼。

回了房间,她掏出手机,找到许惜尔微信界面,立马跟她说了这件事。

许惜尔回得很快:【近水楼台的好机会啊,去!】

容冬踌躇:【可就在刚刚,你发的语音被周起寒听到了,我再次社死。】

许惜尔:【……你绝了!】

容冬发了哭唧唧的表情:【还可以去吗?他肯定一眼看出我是带有目的性的。】

许惜尔:【不发生这事你的目的也很明确,都当面对人家的腿腰亵.渎了。】

容冬啪啪几个刀过去:【是姐妹别提当年勇。】

许惜尔白眼过来:【行,我不提。不过这绝佳的机会你错过可就没有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