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许惜尔朝容冬晃晃手机,“姐们带你去刺激刺激。”

容冬以为的刺激是酒吧、帅哥。许惜尔带来的却是深夜无人马路无情的冷风。

她紧紧抱住自己。

许惜尔在跟许危尔打电话。

挂断后,她紧着外套走近,倒吸口冷气,开口道:“危尔他马上就来。”

容冬吸吸鼻子,“我要冻死了。”

下过雨的马路干得差不多,飘飘落叶随风旋转急下,为深夜更添萧瑟。

“怪我怪我,你到我家脸色太吓人,我想着你心情不好就跟危尔说带你出来兜风,没想到外面这么冷。”许惜尔抱住她取暖,“我刚才打电话给他想说算了,我们回去,但危尔说他们转个弯就来了。”

说话的功夫,轰隆几声巨响。

许惜尔一喜,“来了。”

容冬循声看去,空无一人的街头,酷炫的红色机车呼啸而来,一个漂亮甩尾稳当停在她们面前,许危尔皮衣皮裤一身黑,摘掉头盔后,单脚支地,摆出自以为很帅其实很中二的姿势,扬着下巴递给她们骄傲的眼神。

容冬往他身后看,不call他的造型,问:“就你一个人怎么带我们俩?”

许危尔忿忿道:“看不见我的帅吗?”

容冬哦一声,“帅没看到,看到了骚包。”

许危尔神情一哽,卸掉力气坐在机车上,“容姐你夸我一句会死是不是?”

“嗯,会死。”

许危尔不说话了,许惜尔笑笑,接了话,“你不是说有新朋友过来,人呢?”

“后面。”许危尔向手一指。

她们向后看去,空空如也,许惜尔不确定问,“新朋友车技怎么样,稳不?”

许危尔说:“特别棒。”

容冬来了兴趣,许危尔在圈子里出了名喜欢刺激玩意,跑车、机车、越野,越刺激他越喜欢,其中最溜的就是机车,圈里没人玩得过他,能被他夸的人更是寥寥可数,看来这个新朋友车技有点东西啊。

随着他话落,轰隆机车声再次响起。

容冬转眼看去,明亮路灯下漆黑的车身像一把利刃划开光明,疾驰而来。

她只觉眼前一花,人机到了跟前。

黑色机身又酷又飒,她先注意到的是人落地的长腿,黑色机车服包裹住,裤口收紧。

许危尔喊:“周哥。”

又给他介绍:“这是我姐姐许惜尔,容冬。”接着对她们说,“这是周哥。”

周哥不说话,点头意思。

他没下头盔,看不到长相。容冬她们打过招呼,接过许危尔递来的头盔。

许惜尔压根没人性,抬腿就跨上许危尔的车,容冬收回迈出去的脚,不得不转战周哥,他安安静静,等她过来好像笑了,很轻的一声。容冬边过去边扣头盔,半天没对上眼,急得手指都用了力,不耐出声。

“呵。”极短促的笑声。

容冬停住手,安静的周哥突然有了动作,单手循着她手的地方轻巧扣上了。

搭得声,清脆。

容冬愣几秒,“谢谢你啊。”

周哥不言语,动动屁股让出更大的位置,容冬不耽误,踩着踏板长腿一跨坐到他后面。

许危尔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看容冬坐好后就没了动作,提醒道:“容姐,你手可别闲着,抓紧!小心速度快飞出去。”

“哦哦。”容冬差点忘了。

她贴近前方的人,双臂伸到最长搭在油箱上,不可避免碰到他的腰,距离很近时,鼻尖涌上的淡淡香味,分外熟悉,好像在哪闻过。容冬来不及细想,机车轰隆几声打破沉寂的夜,黑色机身如箭脱弓飞弦。

风声灌进耳朵,容冬眼睫飞眨。

起初,他和许危尔的速度还算温和,后续情绪起来,速度骤然加快,容冬双手特无措,想抱紧前面的人又不好意思,毕竟不熟,可不抱吧,实在没有受力点,有点虚。两难之际,她双手被戴着皮手套的手包住。

下一秒,引领着搭到了他的腰上。

容冬还没反应过来,他突然来了压弯,惜命的她火速圈紧他的腰身,顺着他的方向,视线里地面触手可及。耳边的风声,机车声,让她暂时忘记周起寒带来的棍和枣,只想跟风一起随着速度激情放声大喊。

她也确实喊了。

速度与激情过后,周哥停在许惜尔家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双脚踩地。

容冬还没缓过劲。

周哥拍拍她的手,“好了,可以松手了。”

动作轻柔,和开起机车时的疯狂不同。容冬手指颤颤,听话的松了手。

周哥抬腿下车,进了便利店。

容冬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想起他刚刚那句话,嗓音温柔,但非常熟悉。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