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容冬憋了半天,不听话的眼泪还是盈满眶,她抽抽鼻子,鼻音明显。

周起寒回神,收回奇怪的想法。

“你哭了。”他难得皱眉,耐心消失殆尽,他讨厌别人在他面前哭。周起寒认为,这是一种软弱。

容冬紧咬下唇,本能摇头和反驳,“怎么可能,我就是淋雨感冒了。”

越说越有泣音,周起寒会信才有鬼!容冬一点面子都没有了,蹭得起身,吓了对面人一跳,微微后仰身子。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快速朝他看了眼,低低说声“再见”就提包冲出包厢,好像他是洪水猛兽。

周起寒顿了几秒,才慢条斯理起身。

来时的细雨趋势变大,容冬跑到外面呼吸了新鲜空气才舒服点,看着绵绵不绝的雨,她满眼愁绪,看来老天也是知道她今天要经历什么,下得快赶上依萍去找她爸借钱那天的雨了,更主要的是,她还没有带伞。

容冬到的时候不确定会和周老夫人谈多长时间,没让自家司机等,谁能想到她进去了不到十分钟就狼狈出来。她摸出手机,打算找许惜尔诉诉苦,吐吐槽,排解自己还没开始就被完美扼杀的心动那些事。

电话响了好几声,许惜尔没接。

今天是周末,这会估计她还没起,容冬收了手机,准备打车直奔她家。

抬眸看了会雨,她泄气。

一时半会也不见得会停,容冬抬脚迈入雨中,刚下一阶台阶,雨停了。

容冬眨眨眼,感觉自己被一层阴影覆盖,她往上看,看清那方阴影是一把伞,银色伞骨和纯黑伞面的视觉效果挺强。她顺着伞骨转过身去,本该在包厢的周起寒悄然站在她后面,身形修长,眉眼拢在薄薄雨雾里。

他唇抿着,镜片折射流光。

容冬呆愣愣地看他,直到周起寒轻咳声,方回神喃喃道:“还,有事吗?”

周起寒平时极少说话,他下巴轻点,伞骨往她倾了倾,自己半肩反而被雨水打湿。

容冬后知后觉,反手指着自己。

“给我的?”

“嗯。”周起寒说,“拿着。”

他不想和她过多纠缠,送伞不过是因为她是被卓风月骗来的,算是补偿。

不容拒绝的语气,容冬视线下落在伞柄上,他的手指很长,绕在银色伞骨上,和着钻进伞里的雨雾好看极了,她移不开眼。雨势渐大,还有风来,周起寒见她不接,强势把伞塞进她手里,无意识碰到她手。

容冬心跳猛地加快。

周起寒的指尖温度很低,点在肌肤上有点凉。

容冬握着还残留他温度的伞柄,张口想要谢他,只见人漫步于飘雨里。

周起寒冒着雨,背影挺阔。

容冬感动啊,虽然被拒绝了,但他连愿自己冒雨都要把伞送给她,真的是——

还没感动完,她看到周起寒上!了!一!台!停!在!门!口!的!宾!利!车!

容冬:“……”

对不起,她终究是错付了。

-

“这狗男人太狠了!”容冬窝在许惜尔家沙发上,抱着抱枕跟她抱怨,“车就停在门口,没说送我一程,好歹我也是被他奶奶忽悠过去的。”

“说了这么多,就是你被他拒绝了。”许惜尔听她扒扒完,直击要害。

“……”

“算是吧。”毕竟她没承认喜欢他。

“那歇火,周起寒pass。”许惜尔抬高手臂搭在沙发背上,侧身向她道,“本来吧他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人,你偏偏还起了不可能的心思。”

“pass个鬼!”容冬其实在他拒绝后什么想法也不敢有了,可他又给她送伞,虽然他最后上了宾利车,但!是!他也算是为她淋了一小段的雨,西服都湿了呢,当头一棒再给个甜枣,她不否认她超级可以。

这男人虽狗,但该死的迷人。

许惜尔不相信道:“别跟我说,他拒绝后你更喜欢了,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怎么可能!”容冬立马反驳,直起腰道,“原先我对他可能有浅显的喜欢,但现在完全变成了征服欲,他不是冷淡吗?我要让他不冷淡。”

“死了这条心。”

“相信我。”

“不,我是相信他。”

“……”

“干点实事吧姐妹。”

“他,算吗?”

“……”

许惜尔无言以对,女孩子开起车速度真是吓人,她换了姿势腿搭在茶几上。

容冬满意点头,“算。”

许惜尔翻白眼,直言道:“你老实说,是不是想睡他?”

容冬还真没想过,可许惜尔一说,她想了想,画面突然生动起来了呢。

她不吭声,许惜尔以为自己说中了,“果然,你不对劲!”说完,看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提示灯闪了下,她探身拿起打开,是弟弟许危尔发的信息,快速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