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冬塞住耳朵,等许惜尔平声音弱下,才好奇道:“他来了很奇怪吗?”

“当然了。”许惜尔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说,“他可是大忙人,我们那次采访可是约了三次才约上。而且他很少参加这样的宴会,上月周董七十大寿他都没出现,何况这小小的不值一提的非常无聊的相亲会。”

她一连几个形容词。

容冬深刻感觉到了周起寒能来的稀罕。

她目光又落到周起寒身上,他的到来无疑引起了巨大轰动,商业场上的人聚过去,名媛们都面带羞怯看着他,可见他受欢迎程度。

容冬的视线紧随周起寒的长腿迈动,见他熟视无睹的走到周厉时身旁,唇角弯了弯,点头算作招呼。

看了半天实在看不仔细,她淡定收回眸,看向捧着脸犯花痴的许惜尔,嫌弃道:“快收起你那丑恶的嘴脸!”

许惜尔星星眼,“容容,这男人太帅了。”

容冬微叹,捏了下她软脸,迫使她回神,说:“再帅也不是你的,收敛点。”

“话不能这么说,姐们我也不差啊。”许惜尔不乐意她的话,又是掐腰又是撩头发,试图让容冬发现自己美貌,“说不定我瞎猫碰上死耗子。”

容冬呵呵,冷箭直放:“这等级别的死耗子你碰不到。”

许惜尔:“……”

容冬不跟她废话,拉着人往画廊走。

画廊不长,里面人不多,想较于宴会厅安静许多,容冬从第一幅画开始看欣赏,越往后越惊叹于周老夫人的鬼斧神工的绘画技术,堪称一绝。

“容容,是飞天。”许惜尔指向她左侧的画。

容冬顺着她指得方向看过去,顿时惊为天人,星眸一瞬不瞬望着那幅画。

敦煌飞天。

线条飘逸,色彩明亮。

容冬不自觉露出笑容,循着画的边边角角看了通透,恨不得钻进画里。

“好美!”

“色彩中和有度,裙袂飞扬如仙人之姿。这般画工,没个五年十年是画不来的,周老夫人真厉害。”容冬视线下移,看到左下角的名字和印章,卓风月。她笑,“风月佳人。周老夫人画画得好,名字也很有韵味。”

许惜尔嗯嗯点头。

蓦然,身后传来一阵笑声。

容冬她们回头,画的主人正站在身后,面容温婉,双眸弯弯看着她们。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感到丝丝尴尬,庆幸没说些不好听的话。

“周老夫人。”

“周老夫人。”

她们同时问候。

卓风月笑意微敛,目光温和的压在容冬身上,温声问:“容小姐也懂画?”

容冬惊讶她认识自己。

她说:“其他画不懂,敦煌方面有些涉足。”

容冬大学主修文物修复方面,刚毕业就被在敦煌研究院工作的舅舅喊过去,一待就是半年。她这次回来,舅舅吴清华原是不让,说了一通道理发现留不住她,只好红着眼百般不舍的亲自把她送到了机场。

“哦?你跟我说说。”卓风月闻言,来了兴趣,忍不住拉住她的手贴近飞天画。

容冬想缩手又不好意思。

她看向许惜尔,后者肩膀耸耸,跑得比兔子还快。容冬苦哈哈的皱眉。

卓风月对敦煌感兴趣,容冬从一开始的不适,到后来的随意,越聊越投机,直到有人小跑过来,喊了卓风月,她们兴致的话才结束。容冬看向来人,米色衣裙,腰肢纤细,长腿芊芊,容貌与卓风月七八分像。

“妈,您让我好找。”周卓雨道。

“怎么了?”卓风月问。周卓雨无奈道,“爸在前厅找您半天,快过去吧。”

“好。”

卓风月应,目光转向容冬,笑说:“谢谢你陪我聊天,有时间我们再续。”

容冬:“好的。”

周卓雨看她一眼,点头算作招呼,搀着卓风月往宴会厅走,半路还回了下头。

容冬畅快舒气,继续欣赏画。

-

画廊结束。

容冬意犹未尽。

她从画廊出来,没看到许惜尔,看来看去注意到翁文英带着容如在和卓风月说话。

说说笑笑,好不开心。

容冬漾开抹冷笑,去了和她们相反的方向,她肚子有点饿,准备去吃点东西。甜腻蛋糕区是她最爱,容冬边过去边顺手拿了杯香槟,抿了口,刚才说得话有点多,喉咙有些干渴感,酒水润过才舒适些。

蛋糕区琳琅满目,容冬挑了几样想吃的,正要走,手机响了声,估计是许惜尔发的消息。她把瓷碟放置桌上,点开手机,除了刚才那一条,许惜尔发了好几个信息过来:【asl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周起寒啊,近距离真是美爆!】

【那腰那腿看得我不争气的眼泪从嘴角留了出来,吸溜~~[图片][图片]】

……

容冬无语。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