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城。三月末。

夜色弥漫。金碧辉煌的凯金酒店门口,红色超跑一个漂亮的甩尾,稳当停在正门。

许危尔单手撑在方向盘上,摆了自以为很帅的姿势,看向副驾驶脸色乍白要死不活的人,眉毛上挑几分,“怎么样,容姐,弟弟车技帅否?”

容冬忍住上冒的恶心感,手在胸口轻抚几下。

半天,她淡定回:“否。”

许危尔洋洋自得的表情立马垮下,正腓腹容冬不懂欣赏时,听到她问:“姐姐漂亮否?”

“……”

容冬平复好,眸色看他。

许危尔迎着她的眼睛说不出单字否,本能的把人上下打量几眼,凭心论,容冬是个极好看的人。

细白软皮,鼻骨秀挺,漂亮的凤眼里似润着水色,看人时总让人浮想联翩,笑起来的时候,一张俏脸明艳生辉。

自诩见惯了美女的许危尔,看呆了。

容冬见他呆愣,抬手在他眼前挥挥,“炫技炫傻了?姐问你话呢,回答。”

许危尔回神,真诚道:“漂亮。”

容冬满意了,看他还傻乎乎的样子,没忍住上手捏了捏他包子脸,推门下车。

许危尔摸摸脸,目送她摇曳生姿往酒店大厅里,裤袋里手机响了声,他掏出看,是他亲姐许惜尔发得消息:【你把容容送来了吗?】

许危尔:【进去了。】

他收了手机,超跑轰隆跑远。

容冬闻声回头看,只看到华丽的车尾,想到许危尔的生死时速,不禁后怕。

后怕后,也挺爽的。

她笑笑,继续往里走。酒店大厅金碧辉煌,来往的人皆西装革履,衣裙动人,容冬跟着酒店侍者,往主会厅去。许惜尔看完消息,从里面出来,老远看到她乌发红唇,一袭黑色星空曳地裙,行走间贵气逼人。

“容容。”许惜尔走近她。

“惜尔!”容冬有点激动,急走几步迎上她,“我亲爱的惜尔宝贝,想死我了。”

“呵呵。不信。”许惜尔挽住她的胳膊,带着她往主会厅里走,“你来的时间正好,你父亲他们刚到,还没来得及去见周家人。不过,真有你的——”她扫了眼容冬身上的裙子,别有深意道,“某人能气出血。”

“容姐出马,效果拔群。”容冬想到许惜尔说得结果,嘴角笑意多了些。

“不愧是你!”

-

主会厅里,容如跟着容振青他们一同来参加周家举办的宴会,刚进来,认识的各家名媛立马围了过来,对她今天的穿着从头到脚夸了个遍。

“容如,你这裙子也太好看了吧!”

“是啊,blingbling的像天上的星空。”

“我可听说这是翡家新款,全球限量十套,你也太幸运了,竟然买到了!”

……

容如乐得嘴巴上翘,骄傲扬着下巴听着别人的奉承,压根没听出她们只是在夸裙子。

名媛们话题绕得快,很快从裙子上转开。

“听说你姐从敦煌回来了,怎么没来?”和容如交好的赵卉左右看看。

容如闻言,上扬的嘴角瞬间拉下,“谁知道。”

商语道:“听说敦煌那边风沙大,日头强,你说你姐不会晒得黢黑吧。”

“有可能。我去玩几天皮肤就干的不行,你姐倒好,直接待了半年,皮肤得干成啥样。”赵卉道,有点幸灾乐祸,“难怪今天这么重大的场合她不来,肯定是皮肤黑得见不得人,不好意思出来,怕被你比下去。”

“哪岂不是又黑又丑。”

“哈哈哈还真想看看……”

赵卉嘴甜,说话合容如心意。

她一边暗笑,一边为容冬挽尊,“你们不要乱说,姐姐天生白,晒不黑。”

名媛们嘻嘻笑笑,没把她话当真。

隔着几米远,翁文英举着香槟朝容如抬手示意,她身边除了容振青,还有今晚的主角,周家掌权人周厉时。周厉时年过古稀,身形不似老年弯曲,精神抖擞,一头白发全梳了上去,浓眉下的双眼看人锐利至极。

容如接受到讯息,不跟赵卉她们胡扯,准备往翁文英哪去时,厅门传来动静。

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不绝于耳。

容如皱眉看过去,看到来人后,立马瞪圆了双眼,不可置信盯着她的衣服。

黑色。星空。长裙。

容冬穿了和她一模一样的裙子,容如一口老血梗上喉咙,浑身气得发抖。

她故意的!

俗话说: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不久前还被人吐槽变黑变丑的人突然出现,不仅白的发光,还更加明媚,细腰长腿,肌肤细腻的像上好羊脂玉,每一处都浑然天生不需雕饰。

同样的衣服,却生生把容如比了下去。

“卧槽!容冬绝了!!”

“这TM的是精灵吧,太太太好看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