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里是因为订阅比例不够哟前方正正在解锁,感谢支持

贺曦想起昨天在餐厅里那人离开时的冷峻脸色,叹息着摇了摇头。

她没尊师重道吗?

她当时的态度语气已经很尊敬师长了。

从实验室再出来正好碰到其他实验室的同学见到她就问:“贺曦,明天你们实验室的时老师过来吗?什么时候过来?”

说实话这个贺曦还真不知道。

时砚之还没通知她这些。

“哎那明天时老师的选修课是几点,在哪个教室?”

几个女同学问这话时都有些激动又期待的看着她。

“我看一下。”

贺曦没任何隐瞒直接拿出手机调了董毅课表出来给她们看。

从实验室出去的一路上,光是“时老师”三个字,贺曦都听了不下于十遍。

一直到教学楼的十字路口前,其他同学要去食堂贺曦则要回公寓几人这才分开。

已经快要到点陆苗苗今天没课,在宿舍里睡了一天,下午的时候就给她发了消息让她带一份烤冷面。

贺曦今天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袖短下身是到膝盖的紫色短裤,裸露在外的纤瘦小腿白的发光,未施粉黛的脸上因为这一会的走路在路灯下微微透着几分粉色。

黑发下耳垂上的那抹白色越发清晰。

接到时冕之的电话时贺曦正给陆苗苗买着烤冷面,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清丽的脸颊上透了一丝明显的放松:“冕之哥。”

“贺曦”时冕之应该是刚上车助理问他要去哪里,他停顿了一下,又转向电话“贺曦,现在方便吗?”

“我去z大接你,出来吃个饭吧。”

于是原本窝在床上打着游戏正满心欢喜的等待着贺曦喂食的陆苗苗接了个电话后,认命般的唉声叹气起床下楼拿晚饭。

贺曦就在小区门口,除了书包,就只有手上的一个袋子。

陆苗苗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住。

她总觉得,贺曦的背影太过孤单,就像现在,形单影只的一个人站在路口,明明是最鲜艳的花,该开在最美丽的地方,却又被收敛了所有的光芒。

耸了耸肩,陆苗苗也没再想太多,贺曦不想说,她也不会问。

听到贺曦说要去见时冕之,陆苗苗再一次语重心长的“规劝”:“宝贝,我说真的,真不考虑考虑?”

“时冕之长得又帅,家世又好,人品又正,对你又照顾,你们两人还是从小就住在一起的邻居,你让谁说不是一对天造地设的青梅竹马,可你们两,怎么怎么就,郎无情妾无意呢?”

唉!

陆苗苗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

贺曦早已习惯这些评价,把晚饭递给她后又提醒:“你早点上去吧,一会吃完早点睡,明天你八点还有课。”

陆苗苗美丽的丹凤眼一抛,“知道了,宝贝,快去吧,在家等你。”

等陆苗苗转身进了小区,贺曦这才抬脚向路边走去。

路灯的暖黄色在公路上投下一个个斜长的光影,来往经过的车辆响起时长时短的鸣笛声。

贺家和时家是世交,贺曦和时冕之也不算是从小一起长大,时家的两位小少爷从一出生便跟着父母在国外生活,要说两人真正有交集的时候大概还是她10岁之后。

回想起那时的初见,好像冕之哥从第一面给她的感觉就更像是一个类似家人的哥哥。

时冕之来的很快,听见喇叭声贺曦扬起笑容开了后座的门:“冕之哥。”

时冕之穿着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装,长腿随意的交叠,一手正松着领带,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眉目硬朗。

贺曦知道他忙,上了车也不说话,安静的坐在一边等他打完电话。

时冕之这个电话打得有些长,一直快到饭店这才结束。

“抱歉,最近在出差,有些忙,也没联系你。”

“我知道,”贺曦转过头,“上次跟我说过了,你是今天刚回来吧。”

“嗯,公司最近在开发新项目。”

车子停下,贺曦也没多问。

时冕之带她来的是一家别有特色的川菜馆,贺曦喜欢吃辣,他也是这两年才发现的。

老板应该是提前知会过的,直接带两人去了里间,热情的推荐着本店的拿手菜品。

“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时冕之把菜单递过去,又给她烫了烫杯子。

把杯子递过去的时候,时冕之视线在她耳垂上停住:

“颜色好像比之前深了一些。”

“什么?”贺曦抬头,注意到他的目光,手指下意识的抚向右边耳垂,又不在意的低下头,

“嗯,时间久了颜色有些淡,暑假没事的时候我又去补了一次。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