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过年的前两天贺曦已经把驾驶证拿到了贺永楠已经打电话催过她几次,因此贺曦学校一结束就收拾了东西回家过年。

家里这两天明显喜庆多了,大门外已经提前挂上了大红的灯笼周围也挂了一层层的装饰物之前圣诞时装饰的圣诞树还没拆除,就摆放在院子间算是这雪天里的一抹亮色。

贺永楠已经把公司放了假,这两天正在家里书房练书法看书准备过年时亲自写对联。

殷圣曼也没得空闲,在家一边要准备年货一边还要准备年后去各家拜年的礼物。

贺曦放下包进厨房转了转又出来“阿姨,怎么没看见小博宇啊好不容易放假他怎么不在家?”

“他啊”殷圣曼装着糖果“现在跑出去跟其他小朋友玩去了,让写的作业也还没写完对了,他最近啊尤其念叨时家的那位教授老师。”

“自从上次在饭桌上见过就忘不掉了一样,整天念叨着砚之哥哥。”

“一放假就说要去时爷爷家找砚之哥哥人家这么忙哪有空。”

“忙?”

贺曦坐在沙发上帮忙装糖果“阿姨,你怎么知道他忙的?”

现在学校都放假了,应该好很多啊。

而且不是前段时间刚从国外出差回来吗?最近应该忙完了才对啊。

“好像我上次听你爸提过一次,说是时家的儿子儿媳回来了,人家爸妈这么多年没回来了家里上上下下能不忙吗?”

时家的儿子儿媳?

那就是时叔叔和成阿姨了,上次聚餐时时爷爷好像提过一次。

“对了,”殷圣曼拿纸擦了擦,“你爸还说明天要去拜访一趟,我这礼物还要再仔细挑挑,第一次跟人见面不能大意了。”

她说着就起身去忙别的,走了两步,“贺曦啊,你帮我上去问问你爸,人家有没有喜欢的或者不喜欢的,让他给我参考参考意见,别老练他那字了,行了,可以了,我不嫌弃。”

贺曦憋着笑,“好,阿姨,我现在就上去。”

“哎哎,贺曦,”殷圣曼又想起一事,走到贺曦面前,“这明天要去时家拜访,主要是去见见那两位刚回来的人,自然我们贺家这边也不能失了礼数。”

她提起来有些犹豫,攥着,“所以贺曦,你看看今年能不能让贺静提前回来一天,大家一块过去。”

贺曦点点头,“好的,阿姨,我会给贺静打电话的。”

往年贺静都是大年十那天回来,午在孙宁那边过,晚上来这边和贺家的亲戚一起聚个餐,吃完饭贺永楠再给她送回去,近十年来,几乎没有改变。

今年让二十九就回来,不知道孙宁那边愿不愿意。

正想着已经到了书房门口,贺曦敲了敲门,听见一声“贺曦,进来。”

“爸,你怎么就确定一定是我啊?”

贺曦探着头,“你是不是刚才听见我在楼下的声音了。”

贺永楠招叫她进来,“这个家里能这么敲门的人只有你,小博宇啊从不敲门,你阿姨,敲门又敲的快,这规律的声音一听就是你。”

贺曦甜甜一笑,拿起几张纸欣赏着,“爸,你真不用练了,可以赶紧题字了。”

“这里,”

贺永楠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不大不小的正方形纸张,“这呀,就是我对你们个孩子的心愿,你,贺静,博宇,你们个以后能做到这样,我就满足了。”

正方形的白纸上用毛写着四个大字:“知足常乐”

贺曦看了许久,“会的,爸。”

这是贺永楠到时候打算裱起来挂在家里的,因此又把它小心翼翼的放进抽屉里。

贺曦这才说出了上楼的来意,“爸,阿姨问你,给时爷爷家准备的拜访礼物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

贺永楠摘了眼镜,“他们两也都是老熟人了,不用太讲究,你阿姨,就是瞎讲究!”

贺曦默默给她爸竖了大拇指,“那这话啊,还是你下去跟阿姨说,我不去传啊。”

“算了算了,”他一放,“我还是下去看看吧,这要不过去,还不知道午怎么唠叨呢。”

这两人,都十多年了,还是一点没变。

午的时候小博宇也从外面玩回来了,大冬天的跑得一头热汗,一进屋看见贺曦就跑过去,“姐姐,你回来了。”

“对啊,一上午出去玩什么了?这么开心啊?”

贺曦给他擦着汗,耐心的听着他一点点重复上午跟别的小朋友玩的游戏。

贺博宇从盘子里拿一块糖剥开递到贺曦的嘴里,“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去找砚之哥哥玩啊?”

“明天吧,明天我们去砚之哥哥家里好不好啊?”

“好哦,”

贺博宇开心的拍着小,等贺曦给他擦完了汗,又歪着头问,“姐姐,贺静姐姐什么时候回家啊?我都想她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