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两人情形怎么有点像掐架的意思?

殷圣曼在桌子下掐了一下贺永楠举起杯子,打着圆场,“来老爷子,先喝点茶吧。”

贺博宇凑到贺曦的耳边,“姐姐这个老师不是在夸你吗?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太高兴啊?”

高兴……

对她是该高兴。

几天不见时砚之果然又恢复了本性。

没过一会,时冕之也终于来了因为会议推迟了出行时间上了桌后直接自罚杯。

“以茶带酒吧。”

时砚之拦住他的动作“你不是胃不好?酒这些刺激类的还是别碰了。”

他们两家人吃饭本就没有这么多规矩时冕之经常穿梭应酬酒局这会也糊涂了笑着赔礼。

贺博宇和时冕之也是很熟了,小小年纪古灵精怪的“冕之哥哥你来这么迟是不是跟小嫂子约会去了?”

嫂子这个词现在对时家人来说已经极其敏感了。

时老爷子那精明的双眼一转,完全是意料之内的看着时砚之。

贺永楠听着小一辈聊天放下筷子“说起来冕之最近有情况了吗?”

“有什么有?”时老爷子恨铁不成钢“一个比贺曦大五岁一个比贺曦大四岁,你看看,现在一个都不急算了,他们自己都不慌我这个老头子跟着忙什么?”

话音一转,“不过,贺曦在学校应该有不少男生追吧?”

一被e,全饭桌都静止了。

贺永楠知道自己女儿这性格的,举起酒杯,“哎,他们子女的事随便他们吧,我都行,他们开心就好。”

时砚之因为开车没喝酒,若有所思的端起茶杯摇了摇,听见他哥问,“贺曦,上次听你说,最近在学车?”

两人间还隔着一个时砚之,因此贺曦前倾身子,“对,还有两关,准备寒假再继续。”

老爷子一听,立马发话,“贺曦,好好学,等你拿驾照,爷爷送你一辆车作为新房礼物。”

这礼物就贵重了。

贺永楠和殷圣曼自然不同意,两边大人你一句我一句已经明显酒劲上头了。

小博宇没怎么吃菜,倒是饮料喝的多,这会摸着肚子,“姐姐,我想上厕所。”

“那我带你去。”

贺曦正要起身,就见贺博宇小脸都皱在一块了,对着贺曦说,“可是姐姐,我是男孩子要上男厕所,老师说了,女孩子不能和男孩子一块去厕所。”

“……”

贺曦苦笑不得,可现在这会贺永楠也喝多了,叫他根本不可能。

“我带他去吧。”

时砚之擦了擦,“过来,带你去洗间。”

贺博宇转着乌黑的大眼珠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最后,“姐姐,那我和砚之哥哥一起去吧。”

“谢谢砚之哥哥。”

时砚之挑眉,拉开门让他先跑出去。

屋内暖气烘得时冕之解开了腕,坐了好一会现在才意识到位置的问题,摇摇头,“爷爷,你有没有发现砚之最近有些不一样了?”

两人低声说话其他人也没注意,老爷子低着头别扭的“哼”一声,“那有什么用,只要没到在我这就是空谈!”

“还有你,你这个做哥哥的别光顾着帮他了,自己也上点心,我上次跟你说的周家那姑娘你见了没?”

时冕之一听这些就头疼,应付着,“知道了,爷爷。”

给博宇的碗里又剥了几只虾,贺曦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跟殷圣曼又说了声也起身出去。

卫生间在走廊东边的尽头,饭店设计比较复古,空气还漂浮着淡淡的沉浮香味,穿过拐角时还要经过一个类似花廊的小隔间,一边的花盆绿植上还带了一个银光闪闪的圣诞帽。

贺曦刚走没几步,身后一阵浓烈的香水味传来,紧接着肩膀一疼,一个波浪长发的女人从她身后走过,像是没发觉撞了她,穿着棕色连衣裙脚步连停都没停一下。

啧啧,这可是大冬天啊,光着腿真的不冷吗?

下意识揉了下肩膀,没等鼻尖那阵刺鼻的香水味散去,那女人已经叫起来了,“喂,你这小孩怎么回事啊?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很贵的,我这是可是普拉达最新款,还有你这一的水,弄湿了我的表,这可是paeplpnes,你赔的起吗你?”

被骂了的贺博宇看了看自己的小,表情无辜,“姐姐,我刚洗的,不脏的。”

“你说不脏就不脏了,谁知道你上有多少细菌,你家大人呢?就让你这样出来乱跑撞人的?”

贺曦怒意直接就冲上来了,脚步都已经踏了出去那边时砚之却出现在贺博宇的身后。

他上正拿着纸巾,不紧不慢的走过去给贺博宇擦着指,慢悠悠的抬眼,“他家大人在这,有什么问题?”

那女人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帅哥,脸色比刚才红了一些,特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