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结束回校的那个星期,实验室的任务尤其繁重,实验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二,观察菌落的分布状态,以及失败的重新涂布都要提前安排,因此贺曦那一个星期基本泡在了实验室。

星期五放学陆苗苗给她发消息的时候,贺曦便让她直接来实验楼。

剩下的就是观察实验数据,因此贺曦也没让其他人在一起干等,询问时砚之同意后,就让林佳怡他们三个先回去了。

看电脑数据分析的时候贺曦有一个数据表怎么看怎么不对,可偏偏电脑显示又是蓝色正确数字。

贺曦只好请教另一位还待在实验室的人,“时老师,这个数字麻烦你过来看一下。”

“这个H的变色圈直径和其他几组相差太大了,但是按照这个计算出来的酶活又是正确的。”

时砚之站在她身后看了几秒,然后突然弯下腰右手拿过鼠标,“上面的取样时间间隔是相同的吗?”

“一样的,都是12分钟。”

贺曦话音一落才察觉不同。

时砚之的下巴跟她的头顶感觉就差了两三厘米的距离,近到她能清晰的听见这人平稳的呼吸声。

他的白大褂没有全部扣上,衣扣处那一块应该是碰到了贺曦的头发,时砚之一说话,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

除了衣服上清淡的香味还夹杂着实验室标配的药水试剂味。

贺曦不觉得难闻,反而觉得这种味道很干净清澈。

大概是她安静的时间过长,时砚之刚低头想看一下,意识到不妥,又站起来退了两步,“看一下……”

话音一转,“贺曦,你在脸红?”

想起刚刚的事,时砚之微挑眉梢,拿起刚刚放在桌子上的本子,低头写实验结语,

“难得,你这是在,害羞?”

最后那两个字被他说的尤其散漫。

没等贺曦回头,时砚之又抬起头,“贺曦,我跟你除了师生关系不会再有其他任何关系,你也不要抱有任何幻想。”

贺曦脸色迅速恢复正常,面无表情的询问确定:“时老师,您是只在这代课三个月吧?”

“是,因此我希望我在Z大代课的三个月能够平静度过,但很明显,这个想法已经不可能,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我希望我的校园生活是安安静静,没有那么多的乱七八糟。”

“即便是一个半月后的结束,我不是Z大的代课老师了,你的那些想法也最好独自消化掉,既然不可能就不要影响到任何其他人。”

对,就一个半月了,就一个半月。

贺曦觉得她还能再忍忍,再忍忍就结束了。

她深吸一口气,“您放心,时老师,自从上次我经过您的悉心教导后,已经深刻意识到自己那没经过大脑思考的话是有多么错误,所以从那之后,我便下定决心,要认真改正,绝不能再犯相同的错误。”

“所以到现在我对…您…的喜欢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风吹的越来越淡了,估计今天就能吹散了,您以后只会是我人生道路上指引人生方向的恩师,我这个学生以后一定不会忘了您,对您绝对只有尊重和尊敬,除此以外,绝没有任何心思。”

虽然知道她这番话八分假两份真,但听到贺曦说的这些,时砚之还是几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不动声色的继续道:

“没有那份心思最好。贺曦,我没有成为你妹妹男朋友的打算,也没有要做你男朋友的打算,所以你的那些其他心思最好都收起来,好好把心思用在该用的地方,我没有耐心也没有兴趣来应付学术以外的事情。”

说完这些话人家实验本往桌子上一扔,白大褂一脱,仗着动作帅气,直接连声招呼都不打的走人,那不礼貌的背影看起来真不是一般的欠揍。

看那样子,就算贺曦现在趴到他耳边大喊几声:“时老师,我喜欢的不是你,我喜欢的另有其人”估计也会被当成虚伪的借口。

像时砚之这种人,只有直接把证据甩到他脸上才能看见他那精彩纷呈的表情。

回想完这些,贺曦靠在沙发上,狐狸眼尾微微上翘,“所以你当时看到的并不是全部。”

“天啊,”陆苗苗呆了,“时教授说话原来这么狠的吗?居然一点情面都不留?”

“果然,还是长得帅的人任性啊,没办法,人家有颜有才,还有资本,也难怪。”

陆苗苗说着又过来抱她,“没关系啊,宝贝,我们不伤心,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我姐们这么完美的条件要什么样的没有,咱们别想他!”

贺曦:“……”

行吧,作为姐妹,只要你开心就好。

…………

虽说一开始时砚之的文化课绝大部分学生都是仗着他的脸去的,但没想到,这课已经上了几个星期,每次一到时砚之的课依然是座无虚席。

受欢迎的程度,还真不是Z大老师能比得了的。

一个星期就两节课,每次还都要提前来占位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