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冕之对他这突然的电话倒是意外,“砚之,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随便问问,”时砚之胳膊车窗玻璃望着那一高一矮越来越远的背影,“我记得贺叔叔不是只有贺曦和贺静两个女儿?”

“的确是这样,你刚回来,一些事情还不知道。”

时冕之想了一下,“贺静这几年不在贺叔叔身边,贺叔叔家现在主要是贺曦和她一个十岁的弟弟。”

“另外,”时冕之停了一下,“在贺叔叔面前不要提以前的事,在贺曦面前也不要提她的……母亲。”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时冕之都在想,当年那么善良大方的孙阿姨做的那些事真的能称之为贺曦的母亲吗?

听到这里,时砚之也大概明白了。

“知道了,那先挂了。”

“等等,砚之,明天的中秋节,别忘了,爷爷叫你回去。”

挂了电话,助理提醒:“时总,廖氏集团的廖总已经来了,说想和你谈谈关于开发权的问题。”

时冕之微皱眉按了按隐隐作痛的胃部,“带他到会议室,我马上就过去。”

…………

5岁那年的中秋节是贺曦在贺家度过的第一个中秋节,再之后,每年的中秋节,春节,端午节,甚至于她的生日,唯一会一直出席的人只有贺永楠一个。

因此,对于贺永楠这个爸爸,在贺曦心底的位置无可取代。

她到家的时候贺永楠和殷圣曼正在厨房,佣人通报的时候殷阿姨手中还择着菜就赶忙出来了,

“哎,我瞧着这孩子怎么瘦了,是不是又没怎么吃饭?”

贺永楠脸色微板,“贺曦,你是不是又不舍得花钱了,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

“爸,阿姨,”贺曦无奈的捏捏自己脸上的肉,“你们才一个月没见我,哪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我可没不舍得花钱啊,放心,你们不用担心。”

两人又跟着说了几句,直到保姆把贺博宇带下来贺曦才终于“逃过一劫”,“博宇,过来,让姐姐看看长没长高!”

“我肯定长高了,”贺博宇一见贺曦更高兴,嘴巴一咧,掉了牙的前面尤其滑稽,

“姐姐,你都不长高度了,我以后肯定会超过你。”

“那可不一定,现在还是个小矮子。”

“我才不是小矮子呢,我是高个子,以后会更高。”

见两姐弟打闹,殷圣曼和贺永楠笑着摇摇头又继续进了厨房。

金碧辉煌的客厅里两姐弟坐在沙发上你一句我一句,欢闹声不间断的响起。

佣人给两人端了茶水,笑着说,“大小姐,先生和太太知道你今天回来特地给厨师放了假,说要亲自下厨。”

贺曦正揉着贺博宇的小脸蛋,这一个月不见,这小大人又敢跟她动手动脚了。

“我告诉你,再不投降,一会题目我可不教你了。”

贺博宇嘴上说着“宁死不屈”,两只手却还是没出息的收了回去。

给他整理了下弄乱的衣服,贺曦才问道,“公司这段时间忙吗?爸回来的还晚吗?有没有熬夜?”

“没有,”佣人看了一眼厨房,小声:“自从上次小姐你和太太一起说了先生后,先生现在每天都是准点下班。”

“不过先生毕竟年纪大了,以后公司还是迟早都要交给小姐打理。”

贺曦没说话,拍着贺博宇的头,“博宇,以后爸爸的公司交给你来管好不好?”

“我才不要,”贺博宇拒绝的摇了摇头,“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以后要当医生。”

“当医生?”贺曦还真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自己的理想职业,“跟姐姐说说,为什么想当医生啊?”

“因为姐姐的这里,”

贺博宇手指摸贺曦的耳朵,贺曦却是身子一震。

“以后我要当最好的医生,给姐姐做最好的手术,帮姐姐这里的疤痕恢复,这样姐姐就不用再去纹花朵了。”

贺曦心脏像是被人狠揪了一下,久久没有缓过神。

直到那一刻,贺曦才知道,现在的这个家可以带给她的憾动原来一直都是无限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贺永楠才提起另一件重要的事,“对了,贺曦,我跟你阿姨商量过了,最近想给你在学校附近买套房。”

偌大的饭厅里飘满了饭菜的香味,贺曦却是被这惊吓吓得直接饱了,怎么突然要给她买房了。

“买房?”

贺曦立马摇头,“爸,我现在住的挺好的,不用买。”

“那哪行,”殷圣曼不赞同,“有自己的房子我跟你爸过去看你也方便些,再说,你们两个女生住在一起,以后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

“阿姨,我……”

“贺曦,你们两个女生肯定要谈恋爱的,这谈了恋爱有男朋友了,住在一起肯定不合适。”

这话一说,贺曦瞬间安静了,陆苗苗最近的确谈了恋爱。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