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烫了烫杯子。

把杯子递过去的时候,时冕之视线在她耳垂上停住:

“颜色好像比之前深了一些。”

“什么?”贺曦抬头,注意到他的目光,手指下意识的抚向右边耳垂,又不在意的低下头,

“嗯,时间久了颜色有些淡,暑假没事的时候我又去补了一次。”

“不疼?”

“还好。”

贺曦眼皮轻眨,把菜单递过去:“冕之哥,我点好了,你再看看。”

知道她是在逃避这个话题,时冕之也不揭穿,又加了两个菜后,这才随口问道:“我听说砚之去你们Z大代课了?”

“和他见到了吗?”

“时老师啊,”贺曦点点头,“已经见到了,任命通知已经发下来了。”

时冕之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看着她说,“他从小就在国外,在国内的时间不长,你跟他见面的次数少,应该对他没什么印象。”

何止次数少,在贺曦的记忆里,两人好像就见过一面吧。

“有什么事也可以找他帮忙,都在学校里找他也方便。”

贺曦嘴角忍不住轻抿,“时老师为人正直,严以律己,以身作则,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还是不要给时老师添乱了。”

时冕之眉梢一挑,敲了敲桌子,“不用跟他客气。”

两人还没聊几句话的功夫,贺曦放在一边的手机响起。

她瞥了一眼,又有些无奈和烦躁的调了静音。

时冕之注意到她的动作,看了一眼她的手机,了然:“又是那个学长?”

追了这么久,时冕之自然也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我上次跟你说的方法你还没用?”

“没,”贺曦叹了一口气,“找不到合适的时间。”

冕之哥说的方法可行是可行,但也要挑时机。

服务员敲门进来上菜,盘子上红艳艳的辣椒油看的贺曦食欲大振,整个屋内也顿时充满了辣椒的香味。

时冕之给她夹了几块鲜嫩的鱼肉,继续说道:“不用有什么顾虑,我这个做哥哥的给你挡枪还是可以的,实在不行,”

他话音一停,引得正低头吃鱼的贺曦抬头看他,时冕之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实在不行,也可以拉你们时老师出去挡枪。”

贺曦:“……”

拉时砚之出去挡枪,她想想那画面……

贺曦因为喜欢吃辣,所以一顿饭下来倒也没什么感觉,相反时冕之则是比较清淡的口味,因此除了跟她交谈过程中动了几筷子,基本上只是喝茶。

见贺曦吃的差不多了,他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随口道:“本来给砚之打了电话,那时他在忙,看这样子,今晚应该不会过来了。”

刚接手,还有H大的工作要转移,应该是挺忙的。

于是贺曦,“时老师工作比较认真负责。”

时冕之听到她这话眼尾被笑意拉长,连带着说话声音都带着愉悦:“砚之从小学就开始跳级,年龄上比你大四岁,私下来也可以不用叫他老师,算是你的哥哥,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跟叫我一样叫他。”

“……”

冕之哥,砚之哥?

贺曦在心底默念了两遍,总感觉哪都是别扭。

吃完饭结账时时冕之手腕挂着外套,从口袋里拿出卡时忽然想到什么,抬头有些犹豫的看着旁边正在低头等他的贺曦。

右耳垂的那绽放的罂粟花尤其美丽,中间黄色的花蕊染着晶莹的露珠,明明该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危险标识,在此刻却又清晰的不夹杂半点世俗的尘气。

时冕之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在收回卡时还是提了一句:“我今天见到孙阿姨了。”

贺曦要抬脚的动作一顿,又继续向前走:“哦。”

“阿姨问了你最近的事情。”

“哦。”

时冕之就料到贺曦会是现在的反应,但有些事情越是逃避越没用。

回去的时候贺曦在距离学校门口一千米左右的商场就下了车,她站在车外,摆手,“冕之哥,那你回去的时候注意点,我多走两步,消消食。”

前面都是路灯,距离学校又近,因此时冕之点了点头,“到宿舍的时候给我发个消息。”

车子重新启动,直到后视镜里贺曦的身影逐渐淡化成一个小光点,时冕之才收回目光,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砚之。”

…………

说是去消食,贺曦真的去商场逛了一圈,只是出来的时候手上除了一个甜筒其他什么也没买。

甜筒才刚咬了几口,手心里已经被冰的通红。

贺曦抬头仰望那只有零零散散几颗星星的天空,直到奶油的黏腻感滴到她手心上她才眨了眨酸涩的眼皮,重新低下头来。

九月天,吃冷饮,看来还是太冷了,差点把她眼泪都逼出来了。

才刚走出商场没几步,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