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里的茶水已经又续了一轮,饭桌上的菜也已经全部上齐,除了碗筷碰撞的声音,便是两位学者间的交流了。

谢露露和周旭完全没想到自己刚考上研究生就会有这么大的运气,时砚之三个字一上网搜索,满满的都是个人信息介绍和学术资料。

能跟着他做三个月实验,可想而知多令人激动。

贺曦因为昨天已经知道一些,所以也没太惊讶。

倒是林佳怡,从进门到中间去了一趟洗手间,再到现在回来,就没停过对时砚之的彩虹屁。

“贺曦,时老师实在太帅,这脸蛋和身材,绝对秒杀所有我见过的帅哥,真的赚到了啊!”

“三个月啊,三个月我都能在这男人的眼皮底下出现,他眼睛里三个月都有我。”

贺曦拿出振动的手机,思考了一下,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消息是室友陆苗苗发过来的,她早上直接去了学校,两人因为中午都有事所以还没来得及见面。

贺曦擦了擦手,点开消息:

“宝贝,你是不是在学校附近的学府轩啊?”

“我们专业今天在这里聚餐,我刚刚好像看见你了。”

最新发的是一分钟前的一条:

“卧槽,就是你吧,我刚刚去洗手间看到了你们实验室的林佳怡!

还没等贺曦要回复,手机又连着振动了两下:

“我要告诉你,你最好一会出门的时候注意点。”

“我们钱征学长今天也参加了我们班的聚餐,辅导员特地叫上他的,我估摸着他应该也看见你了,刚刚还过来问我。”

看到钱征两个字,贺曦微微叹气。

钱征是和陆苗苗同专业的学长,他毕业后直接留在本校硕博连读。

贺曦是在研二上学期的时候通过陆苗苗偶然认识他的,两人来往也不多,倒没想认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人就跟她表白过两次了。

而且偏偏这人丝毫不在意贺曦明明白白的拒绝,一次不行,继续第二次,两次不行,别急,人说了,还有第三次。

反正是个把“四个坚持”原则贯彻到底的认真人。

因为同在生科院,难免有时候会有学习上的交流任务,就连微信,贺曦也没法删,只能尽量减少见面。

现在光是看到钱征两个字,她都有些无奈头疼。

“你们几个,”饭桌上的董毅突然转头看向几个学生,“接下来要跟着时老师好好学习。”

这话一说,大家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依着座位顺序一一起身敬茶。

轮到贺曦时,她往茶杯里又加了一些水,对上时砚之望过来的目光,她又把唇角的弧度扯得大了些,“时老师,以后费心了,辛苦了。”

像是故意的。

其他人敬他时,他都是点头喝了茶水一言不发,可轮到贺曦时,时砚之却是淡淡瞥她一眼,漫不经心地开口,“辛苦谈不上,都是尊敬师长的学生,倒也不用费心。”

贺曦:“……”

一桌子上其他几人包括董毅都没听出任何古怪,但只有贺曦,放下杯子晃了晃手臂,她现在只想抬手揉揉自己僵硬的嘴角。

饭吃到后面,该走的流程也走完了,基本上没有她们学生什么事了,贺曦找了个借口出去一趟。

因为陆苗苗五分钟前给她发消息说在外面等她。

陆苗苗整个暑假都在外面旅游,所以皮肤明显比上学期晒黑了一些,不过因为脸上常做护理,所以也只是露在外面的胳膊颜色暗了一些。

大概是因为今天学校聚餐,陆苗苗没画太精致的妆容,但那双颇有辨识度的丹凤眼仍然颇具气色神韵。

“怎么样,钱学长是不是找你了?”

贺曦无奈摊手,“是找了。”

问她在哪个包厢,贺曦还没回复。

说着陆苗苗又往身后包厢看了眼,“我刚刚亲眼看着他走的,所以一会肯定遇不到了,放心。”

两人趴在走廊边的栏杆上,听说她连宿舍还没回,贺曦问:“那你行李呢?”

“我到学校下车了,直接让司机给我送到小区门口保安室那里的,”

陆苗苗抬起手腕转了转,“两大箱呢,累死我了,一会帮我拎上去。”

这人每次回家一趟都能增加一倍的行李回来。

董毅下午就动身离开了,贺曦下午也没事,准备一会吃完饭正好和陆苗苗一起回宿舍,两人说好刚要进去,从转弯的拐角处传来有些欣喜的男声:

“贺曦,你真在这啊,”

两人同时抬头望过去,穿着白色T恤的钱征从走廊尽头处走来,看见贺曦脸上明显洋溢着意外的惊喜。

“钱征学长。”

贺曦打了招呼后又和同样意外的陆苗苗对视了一眼,后者在身后朝她摇了摇手,表示:我真不知道

“学长,你是去洗手间了吗?刚刚我还以为你走了。”

早知道钱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