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开学季,校园里随处可见拉着行李箱送子女来上学的家长们,行李箱拖拉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

婺城夏天的晚风似乎夹着几丝燥热,扬起的头发吹到贺曦白的发光的脸颊上,眼睛被戳的有些酸涩。

贺曦眯了迷双眼,右耳垂上白色的罂粟花若隐若现,她面色平静的从面前一对父母的身上收回目光,继续向实验室的方向走。

实验室在三楼,贺曦到的时候生物实验室的门口已经站了两个学生,一男一女,看见她时有些受宠若惊的打招呼:“学姐好。”

说完又像是确认一般,歪头看了一眼她耳朵上的印记,更加兴奋了。

贺曦也不在意,想起导师让她过来迎接两位新生的嘱咐,她笑了一下,“你们好,是今天过来的研一新生吧?”

两人忙点了点头,似乎没想到自己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校花,跟着贺曦开门进去时有些激动的说了自己的名字。

贺曦跟的导师董毅今年刚从生科院招了两个新入学的研究生,男生叫周旭,女生叫谢露露,是生科院数一数二的两位学霸。

贺曦带他们参观了一下实验室,简单介绍了下平常要使用的仪器,靠在台子上耐心地问他们:“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

两位学霸对视了一秒,谢露露眨了眨眼,有些期待地问:“那学姐,以后我们是跟着你做实验吗?”

在实验室的导师一般都不会经常出现,下面新上来的研究生都是跟着实验室的其他学长学姐一起学习,等到后期磨炼的差不多的时候导师才会带着做项目。

“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会在实验室,”贺曦回答,“不过实验室里还有一位你们研二的学姐,加上导师,我们实验室一共有五个人。”

董毅的实验室本来就难进,加上他每年收的人又少,所以整个团队的人也不多。

等到重新锁上实验室的门后已经过了半小时了。

周旭和谢露露站在门口问她:“学姐,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不了,你们去吧,明天导师会过来,记得来早点。”

贺曦一笑,精致的五官变得更加明艳,生的那双狐狸眼越发灵动,两人看的一愣,就连周旭也红了脸,低着头:“学姐,明天见。”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

贺曦在原处站了一会,恍惚想起自己当年来实验室学姐迎接她的画面,一晃两年过去,现在她已经研三,倒是成为这个实验室里最大的学姐了。

再出去时,天色又比刚才来时暗了两分,校园主干道上两旁的路灯已经接连亮起,在干净的路面上投射出一道又一道的人影。

隔了两个月的暑假,Z大校园里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贺静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来的。

贺曦边接电话边朝着大门口走去,声音平静,“贺静,”

“姐,你在哪,今晚有空没?赶紧来H大,晚上请你吃饭,必须来!”

贺曦看了一下时间,蹙眉道:“我不去了,今天有些累,晚上准备早点休息。”

“不行啊,”贺静立马接道,“今天是我男朋友请吃饭,第一次谈的男朋友,姐,你必须过来给我把把关,不来不行!”

“男朋友,”贺曦重复,下意识的问道,“你跟你妈说了吗?”

“什么我妈,姐,那也是你妈,”贺静嘟囔,“你怎么又忘了,你不承认也没有办法,血缘关系可是没法变的。”

贺曦望着此刻已经放下行李,带着自己孩子出去吃饭的家长们,嘴角的弧度有些嘲讽,“哦,没法变吗?”

另一边的贺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后悔的打了下自己的嘴巴,赶忙转移话题,“姐,反正今晚吃饭你一定要来啊,到我们院门口就行,到时候我让老施出去接你,”

贺曦拧眉:“老师?”

“我男朋友,他姓施,大家都叫他老施,你就叫他老施就行。”

说起他,贺静的声音还带了几分腼腆。

“就这样说了,我等你啊,一定要来啊!”

姓施?

挂了电话,贺曦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总感觉“老施”这称呼二字有些别扭。

这边属于大学城,H大就在Z大的隔壁,因此十分钟后贺曦就出现在了贺静所在的大二学院门口。

一路上被不少人打量,贺曦似乎已经习惯,走到一处昏暗的柱子旁正要拿手机给贺静打电话,听见背后的声音,转头望过去。

贺静今天扎了利落的丸子头,穿着白色的小雏菊短裙,仰着头正跟面前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男人说着话。

一群人来来往往中,男人却是第一眼就能看见的出众焦点类型。

贺曦走了两步,站在离两人三米远的位置停下,打量了几秒,点点头,不得不说,贺静看人的眼光挺不错。

这“老施”光是一个侧脸都看的赏心悦目,脸颊两边的流畅线条利落分明,狭长的眼角在暮色下更显漆黑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