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我是比较看好他的,所以不管花多大代价,都会争取。

就是这个女主比较难办,年纪大的不符合,年纪小的演技又不过关,过关的那几个又出身太好了,没农村生活习惯。

我怕演不出那味,就一直搁置了。

你说巧不巧,你还真的蛮适合。”

梁思思完全没想到,自己只是搭了一趟顺风车,闲聊两句,突然被幸运砸中。

她旁边坐的是秦传明,在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导,每部片子销量都遥遥领先不说,国内外奖项更是拿到手软。

更何况,秦传明一直以选角严格著称,能在他戏里饰演角色,哪怕是配角,都被业内演员当成镀金的经历。

正是因此,不知多少公司想将自家艺人塞进秦导的戏里,去客串个角色或者露露脸,贴上“实力派”演员的标签。

很可惜,自梁心恬那次后,秦传明对选角严上加严,再也没出现一次翻车事件。

毫不夸张地说,秦导的戏,像一道演技考核标准线。

能进秦导戏的演员,实力得到认可,进不了的,抱歉,还欠些火候。

“您确定我可以?”

即便是对演技有自信的梁思思,也不敢保证能胜任秦导戏中的女主角,毕竟她没有影视剧表演经验。

“可不可以,你先看看剧本,到时候试试戏不就行了,我感觉你的可塑性挺强的。

刚好,今天我准备争取的男主角也在,你们碰个面,看能不能擦出点不一样的火花。”

秦传明倒是看得挺开。

一路上,梁思思一边消化秦导带给她的震撼消息,一边翻剧本

兄妹是一部年代戏,讲得是一对农村兄妹彼此扶持的故事。

兄妹两学习成绩都很好,原本都有机会考大学,却因为父母在一场意外中去世,妹妹准备将读书机会让给哥哥,自己辍学去打工。

而哥哥的想法跟妹妹一样,直接撕掉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给妹妹留下一封书信,连夜就南下打工了。

妹妹也没辜负哥哥的期望,怀揣着哥哥的梦想,认真读书,年年成绩优异。

可就在她高考前夕,突然接到哥哥工地上来的电话,说哥哥工伤,生死未明。

妹妹放弃了高考机会,奔赴哥哥所在的医院。

路程有限,梁思思只读了小半本剧本,但越看越觉得心惊。

这个故事跟她和哥哥的经历好像啊,虽然他们没有念书的主事件,但彼此扶持的那种感情却完全一致。

她在看这个故事时,甚至能联想到年少时的一幕幕,连哥哥对她说过什么话,都清晰如昨,在耳边嗡嗡回响。

“思思,别看了,到了!”

秦导见她的目光还聚焦在剧本上,喊了声。

梁思思摸了摸脸上冰凉的泪水,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擦了擦,合上剧本,应了声:“嗯。”

秦导瞧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愣了下,随后一喜:“怎么样,我这是个好本子吧?”

“好本子!”

梁思思哽咽着回。

她刚才全情投入看剧情,脑海里闪现的,一幕一幕全是与哥哥的日常。

当初在石杨县小山村时,一起上学,一起去上山的。

母亲查出癌症,她失声痛哭,哥哥安慰她的。

母亲去世当天,将他们叫在床前,交代后事的。

哥哥意外,她慌张失措往医院跑,默默守在手术室外面祈祷的。

为了怕拖累他,哥哥留下书信不告而别的

随着剧情的推动,她脑海中的场景也在不断变化,每一幕都是过去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就好似那些日子并未走远,就是昨天。

就好像,哥哥也从未离开,一直一直都在她身边。

“那就行,走,我先带你去见见人。”

秦导以为她被剧本感动,还有点开心。

梁思思缓了缓情绪,跟上秦传明,问:“秦导,您打算争取的男主角是哪位影帝,还要劳烦您将剧本研讨会地点改在这里。”

月明山庄里面车不给开进去,几人在停车场往里走。

入目的是大片青山,而月明山庄的门头不似国内大多数山庄那般的中式风格,相反是梁思思蛮喜欢的欧式。

远远看去像一座梦幻清新的城堡。

再往里,能看到大片绿植,酒店前台服务员没骗她,这里空气好,景色好,情调也蛮不错的。

梁思思刚刚欣赏了个大门,便听到不远处有人喊了声:“秦导。”

声音清润有力,梁思思有刹那的失神,实在是那声音与记忆里某个声音太像了。

像到她以为自己还沉浸在剧本里没回过神来。

她揉了揉太阳穴,想让自己清醒点。

就这时间,她听到秦导爽朗地笑了声:“哈哈,这么巧,你也刚到。”

随后秦导碰了碰她,小声嘱咐:“看看,这就是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