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绿绿的,像小孩子喜欢的糖果纸,童趣又纯真。

沈昊军接过,朝对方礼貌一笑:“石县长,后续的事,您跟我联系就行。”

石县长很懂行地点头,提起包恭谦道别:“易总,那我就不耽误您了,再次感谢!”

易淮川微微颔首。

待人离开,他侧头看向窗外,端起咖啡轻抿一口。

他的目光又平又淡,整个人虽被阳光罩着,却依旧呈现出如雪松般清冷矜贵的气质,让人看不透。

“易总,这信?”沈昊军举起手中的档案袋,问。

易淮川目光未动,依旧盯着窗外,声音仿佛也从远处穿山涉水而来,是看破一切的淡漠疏离:“你看着处理。”

也就是,他不会看的意思。

沈昊军不是很懂他们易总的想法——明明每年都往石杨县捐助投资不少钱,你要说他是为了名,可除了石县长,谁都不知。

要说他对那里有独特的感情,他从不过去看一眼,对孩子们的来信也漠不关心。

真是矛盾。

“那月明庄园,您要去看看吗?”沈昊军再次试探。

易氏对石杨县的投资中有个月明庄园,多年建设和打造,今年终于可以对外营业了。

这庄园的地址是易淮川选的,连名字都是他亲自取的。

石县长此次来,除了拿到今年的投资外,更想邀请易淮川去看看成果。

易淮川那会没给答复,但沈昊军觉得月明庄园对他应该是不同的,才再次重提。

“不去。”易淮川放下咖啡,起身稍微整了下袖口,语气寻常平淡,“让他们照顾好那片小雏菊。”

沈昊军应道:“好的。”

易淮川往外走,沈昊军赶紧跟上,想到刚才会面过程中收到的信息,他忐忑地唤了声:“易总。”

包间的门打开,易淮川停步,扫了沈昊军一眼:“说。”

“《最佳演员》节目组那边来了消息,苏总亲自保了思思小姐,苏总还说……”沈昊军停在易淮川身边,硬着头皮汇报,“您追加多少投资,他双倍奉陪。节目组问怎么办?”

易淮川目光微微一沉,还未开口,斜对面包间的门打开。

下一秒,沈昊军口中的主角苏程出现,跟他并肩而行的,是一袭白裙的梁思思。

两人视线相交,低声交流,一个高大挺拔,一个清秀漂亮,画面感十足,登对般配,像出席盛典的一对璧人。

直至他们察觉斜对面的视线,纷纷驻足看向对方。

时间如他们的动作一般,在这一刻停滞。狭长的走廊里,四人的视线相交,却无人开口,唯有微妙暗涌的空气在流动。

连走廊的绿植,似乎都收起了展开的枝叶,缩进了角落。

梁思思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易淮川——

他着一件质地良好的黑色长风衣,清隽挺拔,白衬衫黑领带一丝不苟,如他本人一样严谨规整,极致的颜色对比给他增添了禁欲。

只立在那,矜贵迫人的气势便如高山之巅的雪松,让人无法忽视。

有那么一瞬,她慌了神,下意识想往旁边挪一步,离苏程远一些。

但很快,她镇定下来,蜷起的手指缓缓展开,试图抬起的脚也定住。

她跟易淮川已经分手,现在跟谁在一起都是她的自由,更何况她与苏程清清白白。

他们同在晏城,今后一定还会再见面,她总不能次次躲避逃走。

过去四年,她从未做过对不起易淮川的事,今后也不打算跟他有交集,坦荡面对更自然。

思及此,梁思思大方迎接易淮川递过来的目光,不避不让。

过道里寂静无声,暗潮涌动的空气似乎也凝滞了。

“思思。”片刻,易淮川开口唤她,凉薄的语气里有命令,“过来。”

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如冬夜冷雨,寂寂无声却让人发寒。

长久的习惯宛如深入骨髓的意思,他一个眼神都让梁思思想要妥协退让,更何况他还明确下令让她过去。

如若她一人,她可以转身就走。但现在苏程还在,她怕自己一言一行会给他带来麻烦。

正当她不知该如何应对时,身侧的苏程轻笑了声。

“易总对我的女伴未免霸道了些。”他语气不重,但气势很足。

他的发声让成功让易淮川转移了视线。

两个男人目光交汇,明明安安静静,却仿佛一时间有电石火光在两人间迸发涌动。

“苏总还有关心别人家事的习惯?”易淮川轻眨了下眼,淡漠的目光里有沁凉的寒意。

苏程不以为意,勾了下唇,颇具深意地反问:“家事吗?”

易淮川身上的寒意陡然一重。

眼见事情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梁思思赶紧看向身侧的苏程,低声请求:“苏总,我们走吧。”

苏程丝毫不念战,立刻迎上她的视线,再没对上易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